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二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63 2019-06-02 06:00:00

    他在她家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客厅、厨房、卧室都有,本来想把每个房间都安装上的,但是到了卫生间却犹豫了。说实话,他想看她洗澡,但是如果她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会不会不理他了?

  而且褚冀也说这样做会让女孩子生气的。他不在意褚冀说什么,但不想她生气。

  监控和她一起搬来,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着她起床,对她说早安。会吃她吃的三餐,晚上看着她睡着。

  他的行为毫不掩饰,被褚冀知道后又唠唠叨叨,“她怎么每天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宿原你别跟着学,你还在长身体……”

  他一概不理。

  褚冀愁的头发都要白了。本来他弟弟就挑食,现在还跟着沈绵,她吃什么他就吃什么。沈绵要是吃什么营养价值高的还好,他们一家人都感谢她。但偏偏她不太擅长做饭,每次又都是敷衍了事,平常就捣鼓一些小蛋糕之类的点心,做的倒是不错,可那能当饭吃吗?!

  褚冀觉得,自家弟弟都跟着瘦了一圈。

  把家里打扫干净已经十点多了,又要准备午餐了。

  想到这个沈绵就头疼,去厨房翻菜谱,想找个简单容易的。她做饭其实还好,不难吃,也没多好吃。但刀功不行,无论菜谱上写切丝切片切条切丁什么的,最后都能切成不规则的形状,卖相实在不好。久而久之一看见做法复杂的就直接跳过。

  选出几样后她又去翻冰箱,里面东西不少,可都是蓝莓酱草莓酱番茄酱什么的,蔬菜只剩下了一根黄瓜。她拿出来想了想,要不还是炒饭吧。再一看,不行,鸡蛋没有了。

  还有金金的狗粮,都要再买一些。

  不得不出门,她换件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拿好钱包钥匙去门口换鞋。

  金金看见了,立马蹲在门口。

  毛孩子仰着脸朝她笑,沈绵拒绝不了,便给它套上牵引绳。金金知道主人是要带它出去,很乖的配合。

  照例叫小红们看家,谁知刚关上门迎面就见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了。

  她顿时一僵,下意识就要缩回家,但门都锁住了,拿钥匙开会不会太刻意了?新邻居会不会以为自己讨厌他?闹僵了可不太好……

  大脑一片混乱,她呆呆看着从对面门里走出一个漂亮的少年。

  真是的非常漂亮,长相精致,不说话也不笑,像是橱窗里的洋娃娃,但没有丝毫女气。

  对上那双黑多白少的眼睛,沈绵下意识低头。幸好那少年的视线没有过多停留,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少年克制着自己,艰难移开视线,看着她一动不动,知道她慌张,但想和她说说话,于是关上门,上前一小步,停在不会让她太紧张的距离,“你好,我叫褚宿原。”

  沈绵转动眼珠,这里没有别人,应该是在和自己说话吧?她低着头正好和金金对视,这给了她一些力量,“你、你好。我叫沈绵……”

  “要下楼吗?”褚宿原问,“一起吗?”

  沈绵想,她说回家取东西行不行?不过那少年没等她回答,又说:“能问它叫什么名字吗?它很可爱。”

  她抬头,见少年看着金金,又看向自己,视线对上,她慌忙移开,“它叫金金。”

  “很好听的名字。”少年边说边往电梯那里走,沈绵嗯了一声,稀里糊涂跟着过去了。

  在电梯里少年没再说话,这让沈绵轻松很多。她不擅长和别人交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每次都会把气氛弄的很尴尬,堪称话题终结者。

  电梯快到的时候她又紧张起来。该不该和新邻居道别呢?不说话就走好像不太礼貌,可是她要说什么?

  我先走了,再见?

  不行,忽然出声是不是太突兀了?

  很高兴和你成为邻居?

  不行不行,她说不出口。

  希望下次再一起乘电梯?

  不行不行不行!这么说太奇怪了。

  她的苦恼纠结完全写在了脸上,眉毛拧在一起。因为心里想着事情,被少年痴痴看着也全然不知。

  直到电梯门打开,少年才回神,率先开口,“下次再见。”

  “啊?啊?嗯!”

  太好了,不用自己主动说话。

  对着他的背影,沈绵露出笑容,心想:这个新邻居好像还不错嘛。

  褚宿原停在角落里,看着她离开,这才又继续跟上。路上遇见的人都会打招呼,不过不是和沈绵,而是和金金。

  事实上他们连沈绵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金金就不同了,大家都认识它。沈绵出入时都不需要门卡,只要带着金金,保安大叔就会笑眯眯的放她们进出。

  说起来也是“十二层的金金啊”,提起沈绵就是“金金家的”,之类的。

  更别提带它去买菜了,一路收获香肠一根,黄瓜一根,牛肉两块,小鱼干两条,骨头几根。

  大家实在太热情了,沈绵招架不住,不知道怎么回馈他们的好意,但他们好像摸摸金金就很开心了。

  每次它回到家都吃饱了,因此她很少会带金金来买菜。不过金金实在太会磨人了,又惯常装可怜,一看它趴在自己爪子上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委屈的看她,再伴随几声呜咽,她就忍不住心软。

  今天也是这样,它一路咧嘴吃过去,沈绵便只好都买一些,最后东西实在太多了,她累的蹲在地上休息,两手心都被袋子勒出了红印。

  暗处褚宿原看得心疼,暗骂蠢狗就会添乱。忍了又忍,还是迈开腿走过去。

  头顶忽然投下一片阴影,沈绵下意识抬头看,正对上新邻居那张盛世美颜,她呆了一瞬,不等低下头,就听他说:“能帮我个忙吗?”

  沈绵连忙站起来,这才发现新邻居虽然漂亮,但个子可不矮,她堪堪到他的下巴。

  “你,你说……”

  “我迷路了。”褚宿原问,“刚好看到你,你是要回家吗?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迷路了啊……

  虽然觉得这么大了还迷路有点奇怪,不过想想新邻居才刚搬过来,不认识路也很正常,便点点头。

  她正要提起袋子带他回去,却被少年伸手接了过去。她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

  褚宿原轻声说:“我拎着吧,谢谢你愿意帮我。”

  “没什么。我也要回去了。”沈绵摇头,她的目光落在少年衣服上,没敢和他对视。因为还有口罩帽子,这给了她安全感,说话时也流畅一些,“……这个很沉,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想要拿过袋子,但少年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直接往前走。沈绵只好跟上,看着他拎着两个大袋子走的很稳,好像并不沉一样。

  没想到看起来很瘦,力气却很大。

  沈绵要不回袋子,沉默的牵着金金在前面带路。偶尔不放心偷偷回头看少年的表情,怕他是逞强的。

  不过他一直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来是否吃力。不过这倒让沈绵更加看清了他的长相。

  鼻梁高挺,皮肤非常白皙,好像是混血儿。睫毛又长又密,真是像是小扇子一样。

  沈绵摸了摸自己的睫毛,嗯,完全比不了。

  这样的眉眼显得很温柔,但偏偏他整个人非常冷淡,有种阴郁又疏离的感觉。

  她自以为悄悄打量没被发现,却不知褚宿原机械跟着她的脚步,在心里一遍遍提醒自己:忍耐。千万别吓跑她。

  两人心思各异,一路上谁也没说话,直到回到十二层。沈绵打开门,“额……谢谢你帮我提上来。”

  “不客气。”虽然很想进去,但他忍住了,只用目光在里面飞快看了一遍,把东西放在门口,“你也帮了我。”

  “这没什么……”沈绵站在门口,不知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那我先回去了。”

  “嗯……”怎么办,这时候要说什么?下次见?明天见?

  没等她想到该怎么说,少年已经恋恋不舍的转身,开门。

  见他回去了,沈绵也关上门。先把东西归类放好,整理完她懒得再做其他,干脆就又炒饭吃。

  她在餐桌上吃饭,金金在脚边吃新买的狗粮,尾巴甩的欢快,看样子它喜欢这个。

  下午没事做,她想起新邻居,犹豫着做了几个小糕点,因为不清楚他爱吃什么,所以每个口味做了一个,做好后就装在一个蓝底白云图案的盒子里。那是她喜欢的盒子之一。

  想要送过去感谢他的帮忙,却又有些不敢。

  她在门口踌躇不决,金金以为她又要出去,忙跑过来蹭她的腿。

  揉揉金金的脑袋,她鼓起勇气打开门,抱着盒子站在对面,想按门铃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好,谢谢你之前的帮忙,这是想送给你的,里面有很多口味。你放心,这是我刚做的,很新鲜很干净,可以放心吃。希望你喜欢。

  这么说应该可以吧?

  她把这句话在心底反复说了几遍,确定自己记住了。深吸口气,闭眼按上门铃。

  门铃叮咚刚响起一声,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少年的脸一下子出现在眼前,沈绵大脑一片空白,举着盒子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送、送你的……”她讷讷的说:“新鲜干净无污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