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一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49 2019-06-01 05:52:59

  隔壁搬来了一个新邻居。

  沈绵透过猫眼往外看,穿着西装的两个男人来来往往在打开的房内搬东西,轻松搬完不算多的行李,对着背对她的少年行了一礼,干脆离开。

  期间那少年就沉默的站着,一句话也没说。在他们走后才缓缓把插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

  沈绵的目光落在那双手上,无他,那双白皙漂亮,骨节分明,握着深色门把手的时候更像玉一样。他好像是要进屋了,却在门口顿住,似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侧头过来,半张脸映入视线,沈绵呼吸一窒,身体快过大脑,唰的蹲了下去,脸上通红,心里噗通噗通狂跳。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她安慰自己:隔着门呢,怎么可能被发现。

  这才松了口气,也有心思注意其他。见身旁凑来一张带笑的毛脸,她也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大狗的脑袋,“金金真乖。别急,姐姐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了。”

  说着慢慢起身,小心的又凑到猫眼儿上看了看,见对面房门紧闭这才低头笑笑,“好啦,没人了,咱们出去玩。”

  她打开房门,牵着大狗出去,临走前对着里面喊道:“小红你们看家哦。”

  屋内没有声音回答,她牵着迫不及待的金金下楼。

  电梯打开,金金哈哧哈哧的带她进去,沈绵见里面还有人,忙站在角落,眼观鼻,鼻观心。金金不怕生,一屁股坐在旁边,湿漉漉的眼睛看了一眼那人,尾巴甩个不停。

  那人被逗笑,说了句:“你的狗真可爱,是金毛呢。”

  “啊!啊!”意识到是在和自己说话,沈绵一阵慌乱,手足无措的回答,“嗯……嗯……谢谢夸奖?”

  那人挑挑眉,似乎奇怪她的反应。

  沈绵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顿时攥紧了拳头,里面一片湿濡,金金的拾便袋都被无意捏变了形。她脸上刚退去的热意再度上涌,她死死低着头,不自觉往角落里缩。

  见她畏畏缩缩,黑发间隐约露出的耳朵都红透了,那男人面上不露声色,却在心里叹息一声,有些忧愁。

  沈绵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幸好这时到了一层,电梯打开。见男人没有出去的意思,她赶紧拉着金金跑了。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我就这么可怕?”边在电梯又按下数字,十二亮起。

  他本来就是要去看看不省心的弟弟,谁知道恰巧遇见了沈绵,便又跟着她下来,趁机观察。对这个女孩子,他们全家人都不能再熟悉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没什么特殊之处,还患有社交恐惧症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然而奈何他家弟弟喜欢,非要搬过来近水楼台,碍于他的性情,也没人敢拦。

  想到这里,褚冀又深深叹了口气。

  头疼。

  那边沈绵对此一概不知,这个小区居民不多,平时也很少有人在外面,路上零星才能遇见几个。每当这时,沈绵都低头快步走过去,假装自己没看见。

  她知道有条小路,人很少,每次散步都去那里。金金欢快的带着她跑过去,它在石子路两旁的花丛东嗅嗅西闻闻,偶尔还会去扑蝴蝶,或者在沈绵面前打滚求抚摸,非常可爱。

  少女蹲在花团锦簇之间,笑看着对面坐着的大狗,夕阳橙黄的光芒撒在脸上,目光清澈又温柔。

  电脑前的少年忍不住伸手,隔着屏幕细细抚摸她,眼睛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微微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

  好想要……

  他用手指摩挲着少女的脸,心里的渴望几乎要抑制不住。

  想要她……

  只要看见她,听见她,身体就会微微战栗。想得到她,想得五脏六腑都在痛。

  他死死看着她的身影,指甲嵌入肉中,不停提醒自己:不行的,不能冲动,你会吓到她的。

  拿起一旁粉色兔子形状的水杯,不停用手抚摸杯身,眼睛不离屏幕,嘴唇在杯上碰了碰。

  屏幕里的少女已经起身,带着金色的大狗欢快跑动。

  看着她笑,他也下意识勾起嘴角,却忽然听见门铃响起,打断了他的好心情。

  他侧头瞥过一眼,并未理会,继续看着屏幕,随着少女的移动不停变换视角。

  门铃响过两次就安静下来,有门锁转动的声音。

  褚冀打开门没看见自家弟弟,便换了鞋进入书房,果然,在门外就看见了从里面泄露出的一丝微光。

  他随手敲了两下门,便推开入内,在黑暗中从电脑的光中看见了有些模糊不清的少年。

  瞟过去一眼,果不其然,他一如既往看着那小姑娘。

  褚冀并不意外,“觉得这里怎么样?”

  他四处看了看,觉得有点黑,便说:“别在暗处看电脑,我开灯了?”

  少年没理他,褚冀便摸索着打开了灯。房间忽然亮起,少年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却仍是没说话。

  褚冀最了解他,便自顾自查看弟弟的居住环境去了,除了卧室没进外都认真看过,回来后有些不放心的说:“这房子是不是太小了?你住的习惯吗?明天开始有人来给你做三餐和打扫卫生,你别把人赶出去。我交代过,绝对不打扰你。”

  少年依旧没有反应,褚冀却知道他听进去了。

  见自己来了这么久他也不看一眼,便也凑过去看屏幕,想看看那小姑娘有什么好的,把他弟弟迷成这样。

  却是出乎预料的,那个刚才遇见还胆小的小姑娘此时居然非常活泼的在和大狗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褚冀忍不住说:“我刚才在电梯遇见她,她可不是这样的……”

  话没说完,少年就直接把屏幕关闭,转头直直看向他。

  褚冀举手投降,“我知道我知道,她是你的。我不喜欢这个类型的。”

  少年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不要插手。”

  声音好听,却有些嘶哑,明显不常说话。

  褚冀点头,“你女朋友自然你自己去追。”

  前四个字取悦了少年,他微微扬起了嘴角。

  褚冀的目光又看向他手里的水杯,心想依照他弟弟的外形条件不可能追不到手,就是性格……呃……

  不管了,追不到就绑回去。

  褚冀没待多久就离开了,虽然他想留宿,但还有工作要忙,便匆匆下楼,正巧遇见了玩够回来的一人一狗。

  其实也不算巧,他是算着时间出来的。弟弟把小区监控全黑了,只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着心上人。

  他和沈绵正面遇上,这次没有说话,只在擦肩而过时多看了几眼。小姑娘仍是低着头目不斜视,估计只看见了他的鞋。

  电梯合上后她也没抬头,褚冀忽然想笑,仔细想想其实他们也挺适合的,一个偏执,一个温和。他弟弟掌控欲和占有欲非常强,正好那小姑娘因为不喜欢交际和谁都保持着距离,感情生活像张白纸。如果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开朗外向,周围有很多朋友,那他弟弟肯定受不了,到时候说不定又要做出什么事来。

  回去时沈绵又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她也才搬过来不到一个星期,加上性格原因,也只隐约知道原来对面的邻居是一家三口,她偶然在出门时遇见了几次。小孩子很漂亮,妈妈很温柔,总是很和善的和她打招呼,并不介意她每次奇怪的反应。至于孩子爸爸,她只见过一次而已,看了一眼就立马低下头去,并没有看清是什么样子的,大概是个很斯文的男人。一家人很幸福,妈妈做饭很香,有时候闻到味道她都会忍不住吞口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搬走了。

  她无意去想别人家的事,继续在镜子前梳头发。她的头发不算长,刚到肩膀下面一点,平常喜欢扎成马尾。但今天她得给金金梳毛,就干脆盘起来了。

  金金最近掉毛掉得厉害,弄得家里哪里都是它的狗毛,她得好好打扫干净。

  吃过早饭,她让金金趴在客厅地上,拿起工具给它梳毛。真是一梳一大把。

  也因为这个,她昨天把金金的窝从卧室挪到了客厅,金金还有些小委屈,在她门口哼哼唧唧的,今天还撒娇卖萌,想要回卧室去。

  “撒娇没用。”她按住金金的大脑袋,“你就在客厅陪着小红它们吧。看它们多好,从来不掉毛。”

  ……也没有毛可以掉。

  鱼缸制氧机嗡嗡的响,里面一条红尾的小鱼在同伴间游来游去。

  也不知道金金听没听懂,躺在地上摇晃尾巴,一脸享受。

  大狗就是这样,喜欢掉毛,清理起来也很累人。沈绵原本没想养狗的,她觉得自己恐怕没办法照顾好另一个生命,但是她太孤单了,鱼儿们不能陪她出门,不能陪她说话。虽然金金也不能说话,但它会认真听,还会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于是在几番考虑后还是养了金金。虽然它小时候非常调皮,但长大了真的像个天使一样。

  她坐在地上,认真给金金梳毛,却不知道隔壁的少年看着屏幕嫉妒的直冒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