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戏言无道

第九章

戏言无道 夜里的月华 650 2019-06-02 21:53:48

  “报,陛下,王爷已经剿灭了燕国,诛杀皇室。特此呈上捷报。”公公急忙跑着端上来呈给龙景琰。

  “好”。龙景琰大喜。

  不过他这个王弟经过此次屠杀燕国,又是大功一件啊。

  龙景琰翻看了捷报,捷报上大致意思是:龙慕熙将整顿军队,一个月后班师回朝。

  龙景琰慵懒地靠在龙椅上又深思了一会,该给龙慕熙什么奖赏,随后又觉得还是多赏些金银玉器吧。

  如果加封亲王,无意于为虎添翼。

  两天以后,燕熵默到了龙焱国。

  在龙焱国打探了几天消息后,他才大致了解了这个国家的政情和那些错综复杂的世家关系。

  但他也还没想好该怎样去接近龙景琰,在街上和李奎逛了几圈后,他看见了三层的似茶楼却又似酒楼的地方,高挂着的楼牌上写着“怡红院”,他喊道:“停车。”

  李奎抬头看了一下怡红院,不禁脸上露了一抹红色。

  他匆匆忙忙回答道:“公子,这种地方不宜久留。”燕熵默贵为皇族,自幼养在宫中自然是极少出宫,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地方。

  “什么地方?”燕熵默纳闷地问。

  李奎放低了嗓子说:“青楼,达官贵人寻欢作乐的地方。”

  燕熵默愣了一下,又陷入深思。

  几天后,听说,怡红院来了一位极美的公子,葱嫩着,却美得很,尤其是弹得一首好琴,一曲名天下,叫作郦姬公子,小字:奴颜。

  慕名来看郦姬公子的都说着:当真是个妙人啊。

  而这个郦姬公子也正是燕熵默,他褪去了一身的骄傲,穿上了玫红色的纱衣,画着淡淡的红妆,陪着那些客人饮酒作乐,弹琴奏乐。

  “好俊的美人啊,不如过来服侍本公子。”这是高家庶子高湛嬉笑道。

  一边拉扯着郦姬的衣裳想把他搂入怀中。

  郦姬公子微微一笑,轻轻推开了他无礼的举动道:“奴颜不卖身,公子请放手。”

  “不过是个男娼,有什么可傲气的。”高湛怒道,手拽的更紧了。

  “高公子厚爱,奴颜承受不起。”郦姬冷冷道。

  两人僵持不下,一旁的老鸨笑着赶忙走来道:“高公子厚爱,郦姬确是不懂事,赶紧给高公子赔个礼。”

  “哼,怎么陪,不如叫他今夜来服侍我。”高湛盯着郦姬那张绝美的脸淫笑道。

  老鸨又道:“高公子有所不知,郦姬初来乍到,生疏得很,等过几日卖了初夜,自然就熟络起来了,还望公子到时候一定要赏个脸捧捧郦姬。”

  高湛一听这话,两眼像饿狼一样盯着郦姬公子,缓缓道:“好啊,郦姬不懂事,我可以不跟他计较了,不过这赔罪的心意可全在这酒里了。”

  “郦姬公子,这总该赏个脸自罚三杯吧。”说着,就举起旁边的酒杯,拽着郦姬,这架势硬是要他喝下。

  老鸨一听这话,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了,赶忙劝着郦姬:“郦姬快喝啊,难得高公子大人有大量。”

  此时,郦姬心里别提有多屈辱了,他举着酒杯一饮而尽,烈酒辣得他喉咙直发烫。

  一杯,两杯,三杯。

  在高湛那淫荡的笑声中屈辱的喝下了这酒,郦姬也觉得跟个男娼似的陪着笑脸。

  如果换做以前,早把他拖下去砍了,因此郦姬更加怨恨龙景琰这个残暴不仁的暴君。

  “郦姬公子果然识大体,本公子也就不跟你计较了,继续弹琴吧。”高湛道。

  一会,高湛自觉没趣,又听了几支郦姬弹的曲子后就离开了。

  临走时,凑近了郦姬的耳旁,笑着说道:“你的初夜一定是本公子的了,哈哈。”

  高湛走后,只留给郦姬心中无比的恶心。但他还是强忍下心中的作呕,面不改色的弹着琴,只是曲子里夹杂了一丝幽怨,不细品很难听出来。

  郦姬公子打发了李奎,把从燕国王宫中带来稀世之宝悉数给了李奎,让他秘密培养一支军队。

  约定每月十五的夜晚再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