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桃花劫之云端漫步

第三章 杜文轩

桃花劫之云端漫步 山风亦岚 3098 2019-05-31 19:41:40

  林寒跑了多久杜文轩就站了多久,杜若琳也就站在旁边脸黑了多久“文轩,你就为了这么个奴隶把我晾在一边?”

  “二小姐,我们从来都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为杜家培养奴隶是我的职责,如果不是这个……”

  “如果不是这个你早就死了!”杜若琳有些气急。

  “我一直感激杜家的救命之恩!”语气淡然谦卑,让人有一种打了一拳在棉花上的感觉,使不上劲。

  “你……”这个老顽固,本小姐都不在乎那些他到底在在乎些什么?杜若琳展翅飞离高台,这个不解风情的老顽固!

  离开的杜若琳没有看到杜文轩抬手触摸自己额头上的桃花印记,年少时的挣扎和反抗就好像前世,现在的自己也不过是随波逐流中的一个罢了。

  第二天一早林寒早早的站在封院的训练场,在昨天林寒和大块头约战之后也就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寒加入封院也有半月。

  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大块头拦住了林寒,林寒扫了周围一圈所有人都在除了杜文轩。

  “小子,你身上的伤好了吧?”

  “师兄!”林寒对着大块头弯腰施礼,从约战那天开始他就知道这天迟早都会来。反正都要打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场,顺便检验一下这半月来的成果。

  “请多多指教!”

  “哼!”两边都摆开开打的阵势,大块头本就看不上林寒也没有把这比自己小了两个号的小子放在眼中。

  林寒首先出拳半道就被人拦截,不管他出什么招大块头总会在半路拦截,众人抱手在一旁看着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神情。林寒也不在乎专心对付大块头,之前的一切都是试探。等熟悉大块头的套路之后只要反其道而行就能攻破。

  不过……存在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身体素质摆在那里就算林寒有再好的招数也难以撼动大块头,怎么办?此间大块头的套路都是以静制动那就让他动起来,身体庞大动作就比不上自己的灵敏这样倒是可以试一试。

  说动就动,林寒首先向后面退了几步。大块头为了制住林寒只能上前!

  动起来了!

  大块头随着林寒的动作开始变成被动完全被林寒耍着玩。

  站在一旁的杜藏笑意加深,这个林寒不简单只是半月的时间就进步的这样快,封院三十来个人能够参加春祭的也就五人。

  如果在春祭落选就不得不离开封院回到以前的生活。

  不能,无论如何都得保住自己的地位!

  参加春祭现在有两个名额是确定的,那就是说剩下的人争取三个名额,林寒是一匹黑马随时都会逆袭必须……

  大块头虽然厉害被林寒耍了半天因为个头大体力消耗的就快,现在林寒跟他打持久战他的近身术也就用不上,体力跟不上全身上下被林寒偷袭了不少地方。

  全身又累又痛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停,你小子不厚道!”大块头说着就要停,林寒可没有那么傻如果让大块头停下来角色就会转换被耍的人就是自己,这计谋能用一次就不错了。

  能在这里的人都不傻!

  “师兄,我们之间需要比出个胜负吗?”不打也行但是得有个保障,身边的这些人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

  林寒说话间可没有停下动作大块头也只能继续被动招架。大块头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个不停。林寒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好似要虚脱一般,但还是提着一口气等着对方认输。

  动作越来越慢,林寒从大块头的身上学到了不少还得到一个免费的陪练“小师弟我们只是切磋切磋!”

  得,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林寒停手对着大块头弯腰施礼“师兄承让了!”大块头心里憋着一口气又发不出去,在林寒的面前只能憋着。

  “你小子有两下子,哼!”说完转身就走大块头的小弟赶紧跟上,走出不远就被大块头踹了好几脚又不敢发作,大家该散的都散了。

  林寒等人都散了才在训练场上坐下来闭着眼睛回想刚刚自己和大块头的对招。身上被大块头来了那么几下痛得厉害但是全身的细胞在对上的时候还是兴奋的叫嚣着。

  “这个拿去!”听到声音林寒睁开眼睛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赶紧弯腰施礼“师傅!”

  “嗯!”把手中的药瓶扔在林寒的怀中“这段时间很努力,不过,努力错了方向!”

  “……”方向错了?自己不是一直朝着训练的方向去的?

  “想要有大的提升首先得认清楚自己努力的方向,而不是这样盲目的训练。”

  “可是……”不是你要求的吗?

  “你想不想参加春祭?”话题转换林寒有点不在状态反应过来脑中开始思考杜文轩提出的问题,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参加春祭的吗?

  “想!”

  “这里三十多个人只有三个名额,你认为自己能够得到吗?”

  “不是……”五个?三个名额?如果不能参加春祭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就没用了?

  “剩下的人回到之前的地方接着做低级奴隶。”杜文轩没有给林寒说话的机会继续说“参加春祭的五人除非拿到名次否则全部都得交代在那里!”

  “参加春祭的不止斯汉王朝的队伍还有其他两国的队伍,还想要参加吗?”杜文轩不是多话的人,遇上林寒以后就像看到自己少年时代一般,那样的肆无忌惮又那样的无可奈何。

  望而却步吧,知天命的做个奴隶只要做到不被人欺负也能够安稳的度过一生。

  “师傅,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可是我不想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四处透风的屋棚,也不想再像以前一样的吃不饱穿不暖。”春祭的残酷不是不知道这几年去而不返的占了大多数。

  回来的也多是主人家保住的!

  “我知道了,好好努力。明天开始不用来训练场了!”

  “师傅?”以为被放弃了,林寒打断了杜文轩接着要说的话。杜文轩被林寒着急的小模样逗得笑起来,多久没这样笑了敲了林寒的头一下“听师傅把话说完,体能训练只要不落下现在就够了你需要的是其他的训练,每天在你住的地方完成基本体能训练之后再来封院找我,那个地方杜藏应该给你指过了!”

  “师傅知道?”原来那里真的是师傅住的地方,杜藏他……

  “如果你一味听从别人的话不去自己思考现在也就不能站在这里了。”被杜藏摆了一道的人不止林寒一个。

  “哦!”十五岁的林寒和二十五岁的杜文轩站在夕阳下身影被拉的老长,杜文轩给了林寒长久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类似亲情的感情。一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温暖了那颗只知道一味盲目前行的心。

  ……

  “师傅啊,你对每位师兄都这样吗?”

  “小子,不想来就滚出去!”

  “师傅啊,你说额头上的这印记能去掉吗?”

  “林寒,这是你身份的象征,不是一个奴隶而是一个人族的象征,我们应该以它为骄傲。”

  “师傅,人族为什么被兽族和魔族统治了呢?”

  “林寒,你今天的训练做了吗?”

  ……

  杜文轩避而不谈的问题,杜文轩给予的类似亲情的温暖给了林寒除活下去之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眼界开阔了整个人的心胸开阔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了。

  师徒二人的关系日渐升温,杜若琳对林寒不喜但因为杜文轩喜欢那就连带着指点一二。封院的其他人虽然看不惯林寒但是人家现在是有靠山的人也奈何不了他。

  在杜文轩训练和杜若琳的找茬惩罚之下林寒的全方位能力突飞猛进,一般的奴隶也不敢去招惹他,现在的林寒和刚刚到封院的林寒相比判若两人。

  就连杜藏等人都不敢随意接近他,临近春祭杜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来看了他们的训练也没说什么让他们继续努力也就不了了之。

  又过了两日杜若琛身边的小厮来封院找林寒,林寒和杜文轩告假之后随小厮来到杜若琛的院子。

  杜若琳看到林寒朝他微微颔首,林寒赶紧弯腰施礼。杜若琳对师傅有意,一不小心就是师母的存在,有这么个实力强大的师母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师傅好像……没那个意思!

  院子里有不少的人,除了几位主人之外其他都是奴隶。

  杜若瑄欢快的提着裙子跑到杜若琛的身边“二哥,秀秀派人来说我们不用等她,待会她直接过去。”看得出来大小姐很高兴。

  “嗯!”杜若琛点头一行人簇拥着几位主人出发,主子要去踏青林寒不知道自己充当的是什么角色。

  既然是杜若瑄提出来的,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

  这是林寒进入杜府十年第一次出门,五岁之后就没有机会出去对于出府还是怀着几分的好奇和期待的。

  主人上了马车作为奴隶的他们跟在马车旁,这倒是方便了林寒观察这个阔别了十年的外界。

  才出发不久林寒发觉马车开始提速。身边的众多奴隶都开始小跑起来,看来又是这些主人的游戏。林寒也只能加快步伐就当是在训练,偏旁边有人要找茬有人跑到他的旁边就会伸脚想要绊倒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