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她,不要跟她说

第七章

爱她,不要跟她说 余生有雨 2115 2019-06-06 13:45:46

  原本计划愉快的周末因为突如的“车祸“而泡汤,这两天顾亚楠只能乖乖地卧躺宿舍,连午饭晚餐都靠着外卖续命,方菲、晓琳她们在宿舍闲不住,两天都是把她这个伤者独自放置宿舍,而她们快活的出去吃喝游荡,唯一还算她们有点良心的是,回来不忘给亚楠带点好吃的食物。

  经亚楠自个悉心修养,伤口开始结痂,但膝盖上的那大块淤青还是肿起未消退,让人瞧着触目惊心。

  到了周一上班,亚楠的腿伤已经有点好转,忍痛还是能走路的。但方菲还是不放心,专门找别的同事借了一辆电动车,说是要照顾亚楠,为了尽快让她康复,载她上班,亚楠被她考虑周全的细小举动感动了。

  部门的同事见亚楠举步艰难,步履蹒跚的样子,都上前关心问道“腿脚怎么了?受伤了?“

  亚楠通通笑而不答,只感谢对方的关心。心想如果每个人来问一次,她都得重复地把事故的来龙去脉讲一遍,那样她只怕说得嘴巴烂也说不完,到时候就不止腿受伤了。为了避免再受伤,说与不说,她选择了后者,沉默是应付好奇心的最好办法。

  刚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久,就见李明辉推门而入。

  他与早上碰到的那些同事一样,如出一辙地关切问道“亚楠,听说你腿受伤了,怎么回事?严重吗?”

  李明辉刚进办公室就听到方菲在跟别的同事议论着亚楠是怎么被车撞得腿受伤的,他听后一阵心慌,认为他这个领导很有必要代表同事去关心一下,所以,公文包都没放下就到了亚楠的办公室。

  “嗯,是呀,怎么你就知道了?”

  亚楠轻描淡写地说着,这问题已经被问得耳朵起茧了,仅是伤了脚而已,她很奇怪自己座椅还没坐热,消息那么快就传遍办公室?

  “我进门就听到方菲在说你受伤了,被车撞的。”

  亚楠恍然,竟然忘了方菲其实也是个有头没脑的八卦人物,不然她怎么会跟晓琳处了那么久都没闹掰,整天粘着在一起的时间比她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竟然忘记提醒她了。

  亚楠没有吱声

  李明辉见她沉默着想什么?

  继续说着“站出来,让我看下哪里受伤了。”

  亚楠听闻有点囧态地望着他那包含关心的双眸,有必要那么认真吗?他们只是领导跟下属,同事跟同事的关系,关键还是男女异性,给一个男人看她的伤口是否有点不合适呢,她觉得。

  李明辉似看出她的犹豫担忧,眉目明朗地说道“这有什么问题吗?我只是想看看伤口怎样?看看我那的药是否能用上?”

  亚楠如梦初醒地“哦……”了一声。

  呵呵,是自己想太多了,李明辉是什么人?他对谁不是这般的语调,几乎全办公室的女生,不管已婚还是未婚的,都被他调侃过。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若忽然有一天他能正经地说一句话,估计也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李明辉的药膏还是很管用的,涂抹在伤口上冰凉冰凉的,原本摸着有点刺痛的感觉,现在也好多了。

  下午,医疗设备的全体高层会议上。鄢总严肃地通知:本月的15日,也就是下周一,总部的领导会带着客户到我们康联医疗设备公司审厂考察,全体成员要做好迎接客户的准备,小到办公5S,大到技术生产规范,各部门都得积极动员起来,做好各项准备……

  亚楠用心地记录着要点,这次的考察明显地劳师动众,需要全员出动,肯定是大有来头的客户,话说在这工作了三个多月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客户来视察。也是她工作以来的首次,务必不能掉以轻心,尽管只是个小小的总经理助理,能力微小,但也要重视起来,众志成城不都是靠着小我完成大我的吗?

  会议结束出来,李明辉走过来轻触亚楠的肩膀耐人寻味地说“亚楠,接下来的时间,你可能会很忙了,我上次面试提到的问题,这次估计你得派上用场了。”

  亚楠有点纳闷,忙是肯定的,这个她会很自觉地协助领导执行工作,可是上场?

  “上什么场?“

  她反问,还有他面试提了什么问题?她一时半会竟想不起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明辉轻微生气,竟然没有想起他当时的问题。

  “面试的时候我不是问了你会不会喝酒吗?怎么就忘了,我记得你当时可是厚着脸皮红着脸回答我的。“李明辉帮着她回想。

  “……哦“,原来当时的问题是这般的深意,亚楠顿悟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整天惦记着当时李明辉说的喝酒问题,甚至在与晓琳熟络以后专门打听,总经理助理是否有着要陪喝酒的不成文的规定。

  晓琳当时很郁闷地回她从未听说,因为在她之前还没有总经理助理这个岗位,以前的一些琐事还都是方菲在兼顾着。说完还不忘哈哈地笑话她,狐疑问她“你该不会是招过来的三陪吧?”

  再者工作了3个多月了,能喝酒的场合实在太少,唯一一次还是鄢总休假回来请大家吃饭的那顿,还是顾名思义地庆祝他又当爸爸了。时间一过,她竟然差点忘了这个问题,这么说到时候客户来了,她得开始坐陪喝酒了。

  忐忑、激动、期待、排斥各种胡思乱想在脑子里翻滚,李明辉低头见她脸色红白交错,意识到她这会估计又在乱想着什么,大概还会预演着各种现场模拟,他就觉得有趣。

  “亚楠,你是在想着到时候怎么喝酒吗?既来之则安之,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李副总,这话可别说得那么满,到时还不知道谁陪谁呢?“

  ”哟,小样,这语气是不能小看你了。

  亚楠被他的话说得无语。

  事已至此,想是改不了现实情况的。不就是喝酒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转念一想,是要陪总部高层领导,还有大客户,要是招待不周出了洋相,那得怎么办,想到这她就有种赶赴刑场受刑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