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翩翩公子婀娜姑娘

白日宣淫

翩翩公子婀娜姑娘 小吋 2219 2020-03-14 08:58:06

  我国和他国开战,并且我国战事越来越糟,盖过了我的事,我轻轻的抚摸手中的灰兔,栎哥哥是将军之子,这次不知道会不会,后宫不得参政。

  “灵公主求见。”老太监弯着腰,低着头。

  “宣。”皇帝嘴角微微上扬,等的就是你啊。

  “儿臣听闻边疆战事糟糕,不知可帮上什么。”我其实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命运,宫中只有两位未嫁公主,战事一旦败,必定求和,我不受宠......如果命运早就知晓,不如少点伤亡。

  “暂无。”平静的很。

  我抬了头,一脸不可思议,我国不是很强大,而力国不论哪点都比我国强大,“请......”

  “不必多说,回去吧。”皇帝大手一挥。

  我皱着眉。“是,儿臣告退。”皇帝有何心思?

  不日,坏消息便传满天下——顾栎随父出征。后日出发,我跌倒在地,皇帝是想借机除掉将军啊,我捏紧衣袖,再次求见皇帝。

  “父皇,儿臣希望联姻求和,不必造成伤亡。”我跪在地上,眼睛紧盯着皇帝。

  “灵儿有这般心,朕深感愉悦,但朕意已决。”皇帝连头都没有抬。

  “但是,父......”我紧张了起来。

  “下去。”

  我心灰意冷,出了宫,不知去处。

  “傅灵儿,在担忧顾栎?”墨染靠在树前,眉色轻佻。

  “嗯,与你何干?”我并不想理这个采花贼。

  “我可以帮你,”他望着我的双眼,我又一时哽咽。

  “不信?”他看着我,一了自信

  “信,但是你如何帮我?”

  “大战在即,明日他便会前去边疆与我国大战,我不杀他,护他便是。”他走了过来,轻轻捏了一下我腰边的荷包,“走了,要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

  “好,你若真能救他,我便欠你一个人情,要我干什么都行。”我看着他,坚定的说。

  他停下脚步,微微回头,声音冰冷无比,“那如果是,杀死皇上呢?”

  我吓的久久不敢说话,甚至连口水都不敢咽,双手缩在身后,交缠在一起。

  “呵,”墨染咧嘴轻轻一笑,假装要离开,“做不到就算了吧。”

  “谁说做不到!”我冲着他大喊,然后又小声嘀咕,“这样子的事情,说这么大,岂不是找死啊。”

  出征的日子到了,天却挂起了大风,我在等人来通知,栎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喊人来通知我为他前去送行吗?

  距离他们离开的时间越来越接近,我慌了,拿起准备好的东西,跑向军队,急得连鞋掉了一只,都来不及捡。

  突然一个巴掌从我目前窜过,我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差点被锁死,哪个淫贼?

  “不用去了,就在这里看吧。”墨染,左手锁住我的喉,右手拿走我为栎哥哥准备好的食物。我正生气,准备开抢,一句话措不及防的撕开了我的魂魄。

  “鹋儿,等我回来,十里红妆,娶你!”顾栎抓着鹋儿的手,激动的很。

  “好,”鹋儿娇羞了脸。

  两人相拥之时,鹋儿微微抬头,她感觉灵儿好像在这周围,不料真的是。她使劲反抗,顾栎却死死的抱住她。

  “哈,”我假装淡定,笑着把墨染拉了过去,“刚才看你们......没好意思过来。”

  “这位是?”顾栎看着墨染问。

  “我的救命恩人,还有心仪......之人”我挽着墨染的手,他们都可以大庭广众抱抱,我为何不可挽手。

  。”

  “可是,你不是答应要联姻?这样他......”顾栎看了看墨染摇了摇头。

  “没事,这两件事不打紧,可以一举两得,你战胜回来变好。”我说。

  墨染皱了眉,靠在我肩旁,在我耳边低声问:“你就这么想你未来夫君战死沙场?”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打死不承认,我想他死。

  不日,墨染和顾栎就前往战场,但奇怪的是,明明一同出发,却没有人知道有墨染这个人,而且墨染到达战场递来的信比栎哥哥早三日,果真奇怪,提前写的?

  结果也很简单,战败,但顾栎没死,顾栎他父亲却去世,回来的时候,顾栎是被活着的两个士兵抬回来的,只剩下一口气,但奇怪便在这里,那口气一直被吊着,属于一种死也死不了,活着也没啥意思。我知道,是墨染吊着的,他救了他。

  十日后,我出嫁了,成了和亲公主,但到了他国,他们却羞辱我。整整两日,一群皇家子弟,讨论我这个不要钱的货送给谁,没有人要,后来不得已,便说,娶了我奖那秀丽山庄一座,他们也不愿。

  三日后,我才知道墨染不只是一个将军,还是......皇帝的叔叔......

  五日后,我终于从客房出来了,搬到墨染家,成了墨染的妻,他们不愿意娶我,不就是感觉我不配当妻吗?

  一场华丽的婚礼,我哭笑不得,在场的所有皇亲贵族无不是来看看我这个他过公主是怎样的风采,让那些皇子唯恐不避。

  但,我也是一个有骨气的公主,死也不给他们看,躲入婚房,死也不出门,把门从里面拴住,呼呼大睡起来,第二日也不出门,第三日依旧,第四日,我饿晕了......

  一睁眼,一张大脸,我差点没吓死,“你你你你......敢闯我闺房,来人,拖出去仗罚20。”

  “呵,”那大脸主人冷哼一口气,“你有种啊,连你夫君也敢罚。”

  我皱了眉,夫君?我突然瞪大眼睛,对哦,我嫁人了,嫁的是他国皇叔!我连忙站起来准备行礼,一个不巧,几日不吃,腿软,一下子就扑倒了墨染,这个姿势也十分不巧,一只手拉扯着墨染头发,一只手打在墨染脸上,下巴还磕到了墨染胸上,如此看来,怎么看都是我对墨染做了什么。

  我连忙站了起来,看到的就是墨染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脸上还有巴掌印,额头还有指甲印,我一个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呵,”墨染坐了起来,拔掉簪子,墨色头发如瀑布般,不晓得为什么,我又看了看那衣衫不整的地方,往里面瞧了瞧,刚刚下巴磕到的地方就是胸,有没有印,瞧着瞧着,鼻子一热,热血沸腾了。

  墨染勾唇一笑,看着我满脸的血,什么也不说,也不做,我瞧着墨染那青衣,又想着,如果不是他身材这么好,我怎么会流鼻血,都怪他,我连忙扑过去,用他的青衣擦鼻血。

  好巧不巧,这一幕被墨染的妹妹墨柒七看到了,墨柒七脸一红,就跑了出去,当天,城中皆传,皇叔大清早,与那刚过门的公主白日宣淫。

  我......可以解释,我没有!但是有人信吗?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