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翩翩公子婀娜姑娘

我......好冤啊!

翩翩公子婀娜姑娘 小吋 1894 2020-02-08 00:49:01

  “哈,谢谢你了,灵儿,以后我和鹋儿的婚宴,定会找你。”顾栎笑着拿走了那朵花。

  他说的坦坦荡荡,我一时说不出话,一丝无名的痛感由心而发。

  “怎么了,你都不说话,傻了吗?”顾栎微微回头。

  “没事”我低着头缓缓离去,他啊,从来不知道我的心。

  顾栎看着手中的花缓缓扯出一丝笑容。

  旦日。鹋儿进宫拜访我,理由是......那朵花,她谢谢我的心意。

  “鹋儿,你旧病未好,还是少来,不然......栎哥哥可又要凶我了。”我扶了扶鹋儿的鬓发。

  “咳......咳咳,阿栎怎会凶你。”鹋儿笑了笑,神色似在怀旧,“年少时,便一直是你在凶他,阿栎......从未凶过你,”待你甚过于我。

  “公主,大将军之子顾栎求见。”

  “宣。”我不用猜便知,他第一句话是什么......

  “灵儿,听说鹋儿进宫见你了。”顾栎的声音大老远便传了进来。

  鹋儿神色紧张的看着我。

  “对啊,栎哥哥,你该不会是怕我吃了鹋儿吧,她前脚来,你后脚跟着。”我故作大方的挥了挥手,“都坐啊,站着干嘛,鹋儿旧病未好呢,待会变得严重了,传出去说是我怠慢你们。”

  “怎么会,”顾栎笑着回答,可眼神却一直盯着鹋儿,直到鹋儿也坐了下来,他才肯坐下,“天下哪个不知道,鹋儿和你比亲姐妹还亲。”

  “都下去吧,”我挥了挥手,直到那些丫鬟,奴才真的都下去了,才大呼一口气,“我这个公主,真不好当,每天扭扭捏捏,啊啊啊啊。”

  “咳......哈哈,你这般模样,若被旁人看了去,怕是嫁不出去......”说完鹋儿便低了头,紧要下唇,“那个......灵儿我......不是......”

  顾栎一个人默默听着,他不配讨论这个问题。

  “哎,”我撇了撇眉,弹了弹鹋儿额头,“傻瓜,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再说了,我.......昨日看到了一位翩翩公子,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鹋儿和顾栎都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真的,他还有腹肌呢,功夫也很高,”我唯恐他们不信一般,又笑着说,“其实吧就是因为他帅,好看。”

  鹋儿皱了眉,“何为帅?”

  我一听,也皱了眉,“应该......是英俊的意思吧。”

  “那,是哪家公子?”鹋儿有些惊喜。

  顾栎用余角观察着一切若有所思。

  “我也不知道,他说,我们还会见面,我信他”我用余角观察着顾栎,见他事不关己的模样,假装害羞,轻轻拍打鹋儿的手背,“哎呀,我也不知道了。”

  鹋儿笑了笑,见我一脸娇羞,好像是真的动了情,又看了看我的眼神,看了看顾栎,心里便发了酸,原来如此。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然是真的,今日一大早,我睁开眼,便是一男子的脸。那距离,吓得我咽了咽口水,不敢说话。

  下一秒,门开了,我的贴身丫鬟小柳端着盘子进来了,盘子拥抱了大地,尖叫吓惨了皇宫。“啊啊啊啊,有刺客,抓刺客......”

  面前的男人轻舔一下我的鼻尖,“我说了,我们还会见面的。”声音格外的撩人。说完,跳窗翻墙走了。

  我眨了眨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待我缓过神来,他已走远,我气的把枕头顺着他离去的方向丢去,使劲的擦着鼻子。

  下午,我便在御书房“喝茶”。

  “父皇,儿臣并无大碍。”我跪着地上,心中报不报平,我才是受害者!

  “你是不是感到不公平?”皇帝看也没看我。

  我吞了口口水,这怕不是有读心术,“怎会,儿臣自知有错。”

  “嗯?说说看。”

  “一,此贼人进了儿臣闺房,乃儿臣看管下人不力。二,贼人既然已经进了儿臣闺房,便应该不让众人知晓,丢皇家脸面。”

  “哦,灵灵可是在变向责问朕?”皇帝看在我,目不转睛。

  我......无话可说啊,“怎么会?”

  “灵灵,你可受到什么......”皇帝此时倒像个父亲。

  我摇了摇头,“哪有,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小柳就来了。”

  皇帝大手一挥“赏。”

  我独自走在宫中,作为嫡公主,本应该很威风,但是,皇帝不宠我,喜欢之人不爱我,无权无势又无力。失过忆,进过牢狱,爬过山,跳过崖,沉过河,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魔力,一群人巴不得我死。可能......因为我太美了吧。

  “听说了没有,灵公主昨日闺房进了贼人,被小柳撞到了。”宫女A说着。

  我缓缓从她们旁边过去,她们连忙跪下,喊着“见过公主”。说的不假,我便无视他们。

  刚刚离开,又听到一处声音。

  “昨日,有采花贼进了公主闺房,被小柳撞到了。”

  我又缓缓从她们身旁过去,来者的确可能是采花贼,听着“见过公主”,我无奈的耸耸肩。

  离开不远,又听到了......

  “小柳今早撞到了采花贼和公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是早上撞到的,谁知道那贼人是何时进去的。”

  同上......但之后,我发现,这怎么传着传着就变了味。

  “公主与采花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待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被小柳不小心撞到。”

  “公主和采花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待了一夜,二人要分别之时,被小柳撞到了。”

  “公主和一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夜,被小柳撞到了。”

  “公主和人一夜狂欢,被小柳撞到了。”

  “公主与人一夜狂欢。”

  “公主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

  “公主和人那个了。”

  “公主不检点。”

  “公主和好多人那啥了。”

  我......好冤啊!谣言真可怕,不要传谣,我谢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