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帝女谋之清欢渡

第四章:夜王目的

帝女谋之清欢渡 花犹昔 1077 2019-11-05 19:58:28

  方到了清欢渡,就望见沈子卿在门前来来回回踱步,很是着急得模样。

  在望见白清欢得那一刻,顿时一颗悬着得心放了下来,快步上前,扶住了正在下马车得白清欢。

  “欢儿,可还好。”他得面色还是有些微微得担心,听闻她被夜王府掳走,他急急忙忙就过来了。

  白清欢虚扶了他一下,笑道,“无碍,只是夜王府请我吃个便饭罢了。”

  说得云淡风轻,却没有真正让他安心。

  “夜王,可能还会再次过府请欢儿吃饭。”她眉眼轻笑,进屋以后立马便有人奉茶过来。

  微抿了一口茶水,淡淡道,“我瞧着那夜王,内力深不可测,眉间却时常皱着,眼圈微黑,似是有很严重得头疾,应该很长时间没有睡好觉了。”

  “他想请你为他治疗头疾?可他该知道清欢渡得规矩。”沈子卿微微不悦,他自小与白清欢一起长大,他们之间犹如亲人,从无隔阂。

  然而这清欢渡得第三条规矩,他也不知为何,只知自打欢儿接手清欢渡,便立下了这规矩,从无变数。

  “他今日只是掳我试探一番,不日,说不定还要来求我。”她今天有些看透夜王此人,颇有些无赖架势。

  听闻此人杀人无数,边疆打仗,一人便能力战数百人,刀尖上舔血得人物,最后功成,却被老皇帝驱逐到此地,表面上封王得风光,实则等于贬了他,当了个远离朝政的藩王罢了。

  皇帝虽对他不义,到底他也是姓夜。

  “这个人,我不会救。”抿完最后一口茶水,便有些乏了,她的这副身子就是这样,有些虚弱。

  “欢姐姐,欢姐姐。”在沈子卿还想说什么之时,欢快的声音便响起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白清欢的眉眼有些轻柔的笑意。

  不多会,一抹鲜红便飘进了屋内,不施粉黛的小脸格外清丽。

  “子卿哥哥也在,怎么来看欢姐姐都不叫我。”谢韶瘪了瘪嘴,有些委屈的模样。

  沈子卿语带笑意,有些无奈,“韶儿莫要胡闹,你怎么自己过来了。”

  “我是跟哥哥一起来的,谁让他走这么慢。”谢韶甩了甩衣袖,有些埋怨。

  话音落,便听门口的声音,“你自己蹦蹦跳跳像个撒欢的兔子,谁跟的上你。”

  来人正是谢韶的哥哥,谢浮沉。

  他的眼神明灭有度,拱手一礼,“家父听闻白渡主受惊,特让浮沉送些补品过来。”

  白清欢笑着起身,还礼道,“韶儿自小自在惯了,倒很是可爱。”

  谢浮沉从小就一副深沉的模样,一本正经的,与他们都有些疏离。

  “大师兄。”谢浮沉向着沈子卿也是行了一礼。

  谢韶和谢浮沉两兄妹是武林盟主谢易乞的儿女,而沈子卿是他膝下大弟子,最为得意的门徒。

  “看望过白渡主,在下就领着舍妹回去了,改日再来拜访,师兄是否一起?”

  “好呀,师兄一起回去吧,改日我们再来看欢姐姐。”

  瞧着白清欢也是有些乏了,沈子卿踱步来到她身旁,低低关怀了一句,“欢儿,把暖玉时常带在身上,莫要受了风寒。”

  白清欢微笑颔首。

  而听见此话的谢韶眉色却有点暗淡。

  

花犹昔

从这章开始,章节字数减少啦,比较好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