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

第十章 真情难拒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 林文溪 3033 2019-05-16 09:55:22

  Bradley寻找向欣予的执着让她终日忐忑不安,甚至噩梦里都是飞机迟迟不起飞,Bradley扒着飞机窗,伸手要抓向欣予。一定是她泛滥的悲悯情怀,把她一步步推向Bradley挖下的坑。或者说,今生她是中了帅男人的毒。Bradley蓝色的眼睛,像湖水一样,干净深邃。直到掉进这蓝色的湖里,向欣予才知道,湖水有毒。但愿,Bradley不会当真追来中国。因为,重新开始的希望,伸手可及。

  唐双告诉向欣予,公司要把这次的团建活动搞成“七夕鹊桥会”,有老婆女朋友的带着,没有的,就选个潜力股带上。总之,从大老板到小员工,谁也不能耍单。最初,对这个活动,包括韩冰在内的单身同胞都是抵制的。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狂虐单身狗。但大老板一番慷慨激昂的说辞,到底把大家说服了:如果有爱情,再忙也要注意经营;如果没有爱情,那还不麻溜找起?公司不给大家创造机会,谁给大家创造机会?有了美满爱情,才能勇往前冲!道理一点毛病没有。有毛病的是,拉谁去参加主题如此张狂的团建活动?乔帆思考下周围的女性,也就向欣予估计能义无反顾陪她参加。可向欣予刻意放在乔帆前胸抚弄的手,让他心生几丝畏惧。如果,他们之间的节奏就这样失控发展,他怕以后自己会追悔莫及。

  眼看着团建活动还有几天就要举办了,乔帆还是开不了口邀请向欣予参加。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跟大老板耍个心眼儿告假不去。不去的女同志,基本都说是生理期,这理由老板无条件接受。客观原因,上不得山,下不得水的,那就一顿饕餮大餐,外加大剧院年度音乐大餐套票。男同志就没脸拿身体吃不消说事了。乔帆想,要不索性编个理由,活动前天告诉大老板老家有事,必须得回。至于有什么事,他还没想好,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手头的文件处理完毕,乔帆看看表,差一刻钟就到下班时间了。他关掉电脑,收拾要带回家去的材料,然后,喝掉下午沏好但没喝的咖啡,开始盘算,晚上健身后吃什么。唐双从他办公室门口闪过,狡黠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乔帆随后也离开办公室,准备开车踏上自由幸福的回家路。他哼着小曲,向停车场走去,远远地就看见有个女人背向他站在车旁。头发又编又盘,好不精致,和身上的碎花长裙完美搭配。也许,是借他车镜整整妆容吧。乔帆没好意思走太快,故意放慢脚步,以避免撞上人家抹嘴角口红的尴尬。可走着走着,乔帆就觉出不对劲了,那个女人明明就是向欣予。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就在这时,向欣予缓缓地回转身,正好对上乔帆惊讶的眼神。“怎么,不认识我了?”

  乔帆不好意思地呵呵一声,说:“我只是不敢相信你会在这里。”

  “我逛街走到这边,知道唐双在这里上班。本来打算约她吃个饭,但是,这家伙竟然有约,不搭理我。我一想,也许你晚上有空,索性就跟你打个招呼。你要是没空,那我就走啦。”说玩,向欣予作势要走。

  乔帆赶忙说:“别别别,既然都来了,我也是要吃晚饭的。那就上车吧,咱们车上确定吃饭的地儿。”乔帆自顾自开了车门,坐在驾驶座,系上安全带之后,才醒悟过来,绅士一般需要让女士先上车,不过,也已经来不及弥补了。

  向欣予说:“音乐广场附近有许多餐厅,中餐西餐一应俱全,咱们去那边找一家,如何?”

  “听你的。我对饮食没有那么细致的研究,味道好,能果腹就好。”

  “那咱就去卡塞尔西餐厅吧。据说,那里的尚品牛排每天限量供应60份,搭配中度酒体的赤霞珠,软嫩鲜香,一点都不腻。”

  “听你这么说,我肚子都有点饿了。那咱们就去卡塞尔。你帮我设置个导航路线,那地方我不太熟悉。”

  “不用导航,我知道路。你只要能开到音乐广场那条主路上,我就能找到地方。”

  “好。那你系好安全带,咱们向尚品牛排进发。”乔帆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盘算着,今天晚上回到家,加点什么餐。

  下班高峰时段,路上时不时出现拥堵。为了缓解尴尬,乔帆打开了车上的音乐。也可能真的是代沟的原因,在时下的音乐流行里,再难有什么歌会让乔帆喜欢到骨子里。好多歌曲明显是粗制滥造的产物,但偏偏就能一夜走红,大街小巷到处都在唱。搞得连乔帆这么爱听歌唱歌的人,都已经许久找不到手机耳机在哪里了。

  “乔帆,”向欣予趁着等红灯的功夫转过头来说,“你这个人好像还挺腼腆的。”

  “腼腆?用这个词形容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怎么感觉是个贬义词。”对于向欣予的形容,乔帆感到很诧异。

  “不是什么贬义词。我就是觉得,咱俩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连我的名字都没怎么叫过,觉得你可能是比较腼腆。”

  向欣予这么一说,乔帆也意识到,不管是电话里还是面对面,他确实很少喊向欣予的名字。叫“向小姐”吧,怕引来向欣予反感;叫“欣予”吧,又感觉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到去掉姓氏的程度。所以,很多时候都省略掉了。没想到向欣予如此心细,连这个都注意到了。他慌忙为自己辩解到:“我只是觉得你们留学的人,都习惯被叫英文名字,冷不丁地喊中文名字,怕你不习惯。”连乔帆自己都感觉,这样的辩解不成逻辑,弱爆了。

  没想到,向欣予竟然接受了。她对乔帆说:“原来是这样啊。我其实更希望被别人喊中文名字。父母给的,亲切。”

  “那行,那我以后,就叫你欣予,你不介意吧?”

  “一点都不介意。”向欣予开心地笑了。

  卡塞尔西餐厅果然是“尚品”,尽管差不多满客,但客人间也只是窃窃私语,整个餐厅气氛非常好,非常安静清雅。向欣予跟迎宾的说了几句什么,就有服务生走过来,引他们到一个空着的桌子旁坐下。桌子上摆放着三个高低不同的蜡烛,烛光轻柔抖动着。

  乔帆正欲招呼服务生点餐,向欣予以眼色示意他不要。她说:“乔帆,我自作主张提前订好了餐,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稍后,菜就会上来。你坐在位置上等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向欣予拿起手包,优雅地离席。乔帆喝了一口餐前柠檬水,在安静的烛光里暂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优雅而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响起。乔帆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寻找音乐的源头。明暗恰到好处的光线里,向欣予身穿香槟色拖地长裙,浑身上下闪耀着点点星光,优雅地拉着小提琴,微笑着向他走来。一旁的男服务生带白色手套,托着一个被布蒙住的餐盘。乔帆一时都看呆了。从来不知道向欣予会拉小提琴,而且拉得这么有水平。如此盛装,是要为哪般?乔帆的心,像被注射了激素一般,砰砰乱跳。

  男人对女神可能都没有什么抵抗力。事后,乔帆一直在后悔自己的鬼使神差。当服务生拿掉餐盘上的布,露出一张精致的卡片,并请乔帆打开卡片时,乔帆已经猜出三分,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女人表白男人”。小提琴的乐声还在继续,乔帆看到卡片上用漂亮的字迹写着:“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周围用餐的人,大概也猜出浪漫的故事马上就要发生,纷纷从餐位上向这边观看。眼前的向欣予,漂亮、知性、温柔、主动向他表白。拒绝的话,乔帆说不出来。也许,这就是上天在韩冰之后,给他安排的爱人。那就牵起手,一起走吧。

  乔帆深吸一口气,走到向欣予身边,对她说:“我荣幸之至。”

  两个人动情地拥抱在一起,餐厅里客人们不约而同地为他们鼓掌,或者说,是为美好的爱情鼓掌。

  “唐双说你们公司要组织七夕团建活动,你去吗?”向欣予一边切牛排,一边问乔帆。

  “这次团建是要成对参加的。我还没有最终决定?”

  “那现在你决定了吗?”向欣予的话意味深长。

  “哦,当然。你陪我一起去。”

  爱情的到来,有时,让人意外。突然的时间,突然的地点,突然的冲动,两个人就决定要结伴行走人生。且行且珍惜吧。

  莫名其妙地,和向欣予第一次认真接吻的晚上,乔帆梦到了韩冰,在前面不停地跑啊跑啊,越跑越远,潮湿的雾气越来越浓。忽然之间,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惊慌失措地睁开眼睛,乔帆知道,韩冰真的已经走远。弗洛伊德说过,梦里的各种物象符号其实就是人潜意识的真实反应。那么多年,思念和痛苦仍然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