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卞语齐生

朋友

卞语齐生 沐沐辰子 2337 2019-05-16 07:32:04

  卞齐在这个学校上了小学,往上顺延上了初中,又接着上了高中。像个小树苗一样,吸收水分,自给自足,稳定增长。

  初中的时候卞齐有个玩儿的很好的朋友叫尤奈儿,名字有点偏日本话的意思。长得也有点偏日化,巴掌大小的脸蛋,单眼皮,齐肩短发。瘦瘦的高高的,活脱脱的像从日本漫画中走出来的。日本漫画中的少女都很瘦,腿又细又长,尤奈儿的腿就也是那样的。她瘦,特别瘦,整体都瘦,对,胸也瘦。毕竟一根标准的小细竹竿上挂俩旺仔小馒头就很和谐,小细竹竿上挂俩大苹果就很奇怪了。虽然名字偏日化,长相也有点日本漫画的感觉。但她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尤奈儿的个性跟卞齐多少有点互补的意思,与的卞齐柔柔弱弱相比,尤奈儿就很强势了。卞齐笨的很,不管是学习还是人情交际,她总有些后知后觉的。尤奈儿应对这些就显得格外游刃有余了。

  卞齐有些敏感,内向,可怜的自卑心作祟。所以她没什么朋友,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居多。

  尤奈儿强势,聪明,情商很高。但是尤奈儿也没什么朋友。

  所以初中俩人就自然而然的走在了一起。

  初中没有成绩三六九等的划分,尤奈儿和卞齐在一个班。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卞齐跟尤奈儿是家是一个方向,尤奈儿的家更远一些,每天早晨尤奈儿先出发,约定的时间到卞齐家楼下按门铃。俩人就手牵手一起上学。

  尤奈儿曾说“我想要一个能一直走下去的朋友。”

  那会儿的卞齐牵着她的手晃啊晃的,漏出自己的小虎牙,笑的龇牙咧嘴的说“我陪你啊。”

  但是卞齐和尤奈儿的个性相差太大了,两个人讨论事情的时候,卞齐要么啥也不知道,要么插个嘴也是说的乱七八糟的。尤奈儿就生气,生气了就不理卞齐。卞齐就是示弱的那一方,只要两个人吵架卞齐就道歉。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亦或者亲情,有一方一直无条件低头的话,这份情就没办法长久了。

  卞齐跟尤奈儿还是闹掰了,具体因为什么起的争执卞齐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不去道歉,尤奈儿是不可能理她的。可当时刚吵完,尤奈儿要走。卞齐扯着尤奈儿的衣袖“我错了,你别走。”

  尤奈儿看都不看卞齐一眼,硬是甩手想走。

  卞齐理解的吵架吵完之后两个人还在一起,就说明这件事还有转机。她不知道尤奈儿要去哪里,她害怕尤奈儿走了就再也不会理她了。她忘记了她们还在一班,她们的家还在一个方向,她们还是会每天见到。卞齐只是紧紧的抓着尤奈儿的衣袖,她不敢动手,她怕自己一松手尤奈儿就消失了。落水的人在水里挣扎是能抓到什么就抓什么,连水面上的浮萍也不可能放过。当时的卞齐也像是那样,她把衣袖当成了自己落水时的浮萍。不敢松手。为了挽留尤奈儿,卞齐声嘶力竭的吼:“你是不是非要我跪下道歉你才肯原谅我。”尽管卞齐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但是当时为了留下尤奈儿,尤奈儿让卞齐跪,卞齐真的会跪。

  尤奈儿还是走了,她甩开了卞齐的手毫不犹豫的走了。她做决定一项这么干脆利落。那一年,卞齐初二。

  年少的友情不涉及金钱利益各种问题,投入的感情就是百分百的认真。所以卞齐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她已经那样去挽留了,尤奈儿还是走了,以后她也不会再去跟尤奈儿道歉了,她觉得她还得有脸,一直去道歉她的脸已经快没了,在经历了一场挽留大战后,她的脸皮彻底消散殆尽了。

  那天晚上卞齐一直在哭,她觉得她的全世界都没有了,她真的好难过。

  她哭的太专注,虞斓回来她也没发现。虞斓问她为什么哭,她也不说。变成了抱着虞斓一直哭。那天晚上虞斓陪着卞齐一起睡的,小小的单人床上,虞斓侧躺着,卞齐伸手侧搂着虞斓的腰,整个人缩在虞斓怀里,小声的抽泣。虞斓轻轻拍她的肩:“好了好了不哭了,睡吧睡吧。”

  感受到怀里的卞齐逐渐安静下来之后,虞斓觉得卞齐睡着了,害怕把卞齐的手压麻,就准备起身,把卞齐的手动动。因为她是侧躺着的,卞齐搂着她,胳膊就是在她腰下面压着的。虞斓一直不敢重压,这好不容易等卞齐安静下来了,虞斓就准备起来了,她轻轻把被子掀开一个角,腿部使力让出腰下面的空隙把卞齐的手抽出来。看着卞齐紧闭着的眼睛,似是睡着了。虞斓准备下床了,她刚一侧身却突然感觉衣角被抓住了。她回头一看。

  卞齐睁着的红红的眼睛毫无睡意,“妈妈,尤奈儿走了,我没有朋友了。”她哭了太久了,现在的声音哑的厉害。

  虞斓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疼,这孩子从小什么都不说,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照顾的也挺好,她也没为她操过心。现在这样,她看着着实心疼。虞斓见过尤奈儿,其实她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她觉得那个女孩子挺聪明,就是挺自私的。她觉得卞齐玩不过她,她知道卞齐天天抱着自己的零食跟人家分,天天有啥都想着要给人家,卞齐天天围着她转,在她看来卞齐总是吃亏的。但是看着卞齐哭的通红的眼睛,她不忍说打击卞齐的话,她说:“卞齐,朋友用心交。如果注定了没有朋友,我们也不要强求,你要先做你自己,你才会有朋友。”

  卞齐天天都能看见尤奈儿,但是她再也不主动上去找她了,尤奈儿也不理她。看见她也当做没看见,明明走的是同一条路同一个方向,也是视而不见。就这样,两个人成了走在一条路上的陌生人。

  卞齐学习不好,她不会写就到处借作业抄,她要求还高,还不想借那些跟她同样学习不好的同学的作业,她就跑去跟人家学习好的中一个特别面善的女生借,那个女生特别爽快的借给了她。这样一来一往,卞齐也算是认识了人家,那个女生性格很好,借卞齐作业,给卞齐讲题,卞齐还认识了这个女生的其他的朋友,这个女生的朋友也不都是学习好的,就好好坏坏参半。她混在中间,跟她们玩的都好,大家也不排斥她。但是她知道,这种只能叫玩的好,却不是像尤奈儿一样的那种朋友。她在班里跟这些人混的时候,也能看见尤奈儿,初中的班集体,下课了就是玩的好的扎堆叽叽喳喳的聊天。尤奈儿身边也是一圈人叽叽喳喳的,卞齐也跟人家叽叽喳喳的聊,她时不时瞟一眼尤奈儿,她觉得她跟这群人是玩的好,她自私的觉得尤奈儿身边的人也跟她身边的人一样。大家都玩得来,却不是真真意义的好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