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拾起老师的碎片

第十二章。你是我的。

拾起老师的碎片 陆北梦 2086 2019-05-15 23:47:23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

  陆培风想了想还是不能说出来。

  司羽晞却又破涕为笑,推了他一下。

  “还对不起?怎么的,还怕我去打她不成?”

  “是啊,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我还真怕你去打他,他又打不过你。”

  话一说出口,陆培风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乔云旗红着脸柔柔弱弱的样子。

  司羽晞接了电话就要走,临出门撂下一句,“不过我最近还不走,能陪老陆你玩段时间呢。”

  陆培风挥手表示再见之后看了一眼表,也赶紧换好衣服给乔云旗发了信息准备要走了。

  明明今天是阴天,可陆培风还是觉得天气真好。

  乔云旗在超市门口等着他,看到他来就向他招了招手。

  陆培风假装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其实心里早已经蹦跶起来了,他恨不得立马跑过去。

  “走吧小陆。”他微笑着跟他打着招呼。

  陆培风心想他一笑起来,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

  陆培风挑食,所以两个人逛了一大圈也只买到了两个土豆,眼看着购物车里零食倒是装了不少,可又不能只吃土豆和零食吧?两个人站在那里合计了半天。

  “小陆,你吃肉吗?土豆炖牛肉你吃吗?”

  乔云旗声音很小,试探着问了一句。

  “可以啊。”陆培风瞧了瞧购物车,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个……乔老师实在抱歉啊,逛了这么一圈就买了两个土豆,你想吃什么就买,没事的,不用在意我。”

  两个人又转回去买了牛肉,结了账要出去的时候才知道这些零食也实在不轻。

  出了超市,陆培风在发动车,乔云旗打开后备箱放好东西之后,默默的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乔老师?怎么不坐副驾驶?”

  “副驾驶是……是只有司机最亲密的人才能坐上去的……我听别人说……开车的是男人,坐在他旁边的只能是他的……他的女朋友,或者老婆。”

  乔云旗扭扭捏捏的总算说完整了这句话,陆培风听完,转过去看着他。

  “那我早上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乔云旗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的答案是什么?我想听。”

  乔云旗把头埋得更低了,他心里说着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难为情说不出来。

  陆培风下了车,打开了乔云旗所在的这边的车门,站在他旁边。

  “你抬头看着我。”

  陆培风一点也没容情,他心里有一块石头卡在那里,他想听到他的答案,愿意或者不愿意都只想听他说一句,好让自己心里放置了这么多天那块石头落下去。

  乔云旗就那样抬着头呆呆的看着他,他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陆培风也那样看着他,等着他。

  乔云旗又一次张嘴,这次眼泪也跟着一起掉了下来。

  陆培风虽然看着心疼想给他擦擦,但他还是忍了忍什么都没做,他的手扶着车顶边缘看着他,他知道乔云旗脸皮薄,就是被逼的实在太难为情了才会这样。

  乔云旗抱住了他的腰。

  陆培风突然被抱住身体一僵,随即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起来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赶紧轻声哄着。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逼你说了,小陆都明白啦。”

  乔云旗被哄着,却松开他突然放声哭出了来,陆培风慌张的又是道歉又是扯着衣服给他擦眼泪。

  这会儿的停车场里空无一人,陆培风一咬牙,也没再管乔云旗愿不愿意,便一把将他从后排抱了出来,绕到前面去打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把他放了进去,又伸手去给他扣好了安全带。

  “可以回家了吗陆太太?”

  乔云旗看着他张了张嘴,还是点了点头又把头低了下去。

  陆培风也扣好安全带,听到咔嗒一声的时候同时乔云旗说了一句我愿意。虽然声音小的像蚊子,但陆培风还是听到了,也足以让他一路上都心花怒放。

  回到家,乔云旗就开始忙活着洗菜做饭,陆培风跟着在一边打下手。

  只是不过不管陆培风怎么问他都不说话,只是闷头默默做着饭,煮土豆炖牛肉的时候也是时不时舀一小勺汤吹凉了放在陆培风嘴边让他尝尝咸淡,一直尝到了陆培风说刚好的时候他就关火,然后盛饭,上桌,反正就是不开口。

  “乔老师,到底咋了啊?”

  陆培风也没招了,他要崩溃了,只好放下用筷子撑着头看着他。

  乔云旗理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吃着饭,还不时给对面陆培风的碗里夹一块肉或者菜。

  陆培风看着碗里快要溢出来了,赶紧吃了几大口。

  “我不要你叫我陆太太。”

  乔云旗终于开口了,却让陆培风噎的不轻。

  陆培风心想:“感情就因为这称呼,所以才跟自己怄气呢?不喜欢就说嘛,我换个称呼就是了,这家伙气性真大啊。”

  “那你说,你喜欢我叫你什么?都按你喜欢的来。”

  陆培风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又看乔云旗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什么好,不过就是不喜欢那样的称呼……”

  陆培风听了想打人,又舍不得。

  “那就叫你老婆呗?人家情侣都这么叫的。”

  陆培风试探着问道。

  “叫老公。”

  乔云旗头都没抬就冒出这么一句来。

  “行行,叫老公就叫老公,都依你都依你。”

  乔云旗这才笑了起来。

  陆培风心想眼前这个人平常看起来可爱是可爱,怎么坏起来还是蔫坏蔫坏的,坏起来的时候怎么感觉也那么不好对付啊。

  吃过饭乔云旗要去洗碗,被陆培风拦了下来,把他推到沙发上坐好。

  “老公诶,你可赶紧歇着去吧,你手上还有伤呢,沾了水再感染了怎么办?我洗就行,你等着我洗完给你换药。”

  陆培风赶紧抱着碗进了厨房,飞快地洗完又跑了出来。

  乔云旗正在摘自己身上贴的纱布。

  陆培风放好医药箱紧张的看着他,他不敢上手怕不知轻重弄疼他,看着他弄又觉得看着都疼所以心疼不已。

  等一个一个都摘下来了,陆培风才小心地给他一边吹着一边消毒上药。

  他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还是一个大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