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快穿:给我一滴血

第18章 嘿,老大(十六)

快穿:给我一滴血 桑多斯 3017 2019-05-16 09:47:51

  这一次的行程很顺利,他们一路到达米香区城南路,途中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这么上了彼得情妇所在公寓对面的大厦顶楼。

  狙击手就位,瞄准镜对准了那个女人的脑袋。

  解决了那个女人,今天也不算白忙一场,卫渊心想,虽然这是一段意外开启的支线剧情。可是,他没想到,这段支线剧情竟然又开启了隐藏剧情。

  沙朗的手还没有扣下扳机,另一颗子弹先发制人。

  当那枚高速旋转的子弹擦过他的侧脸,击中他身后的墙壁之后,卫渊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这一瞬间他甚至因为“林青塑来了”这个念头而感到喜悦。尽管他明明知道两人之间横着一条无法填补的名为夏轻雪的鸿沟。但在这一瞬间,他捂上因为子弹擦过而带着灼烧感、疼痛感且流着血的脸颊,无声的笑了。

  “不可能!”维克多惊呼出声,他审视着两栋大厦之间的距离,这么遥远的距离怎么有狙击手能够做到?除了他大哥卫渊,世上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出色的狙击手!哦,以前确实还有一个,那就是背叛了组织的金瑞坤,但是他已经被处决了呀。

  维克多那句磕绊的“不可能”将卫渊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一手夺过琼恩手里的枪然后干净利落地举枪瞄准——瞄准镜将700码外的视野迅速拉近。

  果然是他!

  卫渊看到了那个大半年不见的男人。他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

  林青塑。

  他从瞄准镜狭小的视野中看到了他,那个他忍不住思念的男人。他握枪的动作依然标准好看,可是,以往常常挂着笑容的脸上已被凌厉的气势所覆盖。

  就是这样,恨我吧。如果不能爱,就狠狠的恨我吧。

  卫渊在心里呢喃。

  至少,比什么也没有要好。

  子弹随着破空的风声呼啸而来,一颗准确的打穿瞄准镜然后擦过他的颧骨。另一颗狠狠的打在他的左肩,那是有一次他替林青塑挡下子弹的位置。

  紧接着,又是一枪,这一枪对准他的心脏。

  卫渊猛地退后两步,望向700码外根本看不到的身影。

  原来,这是你布的局啊。

  你说的战场上见就是这样的意思吗?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彼得本来就是警方的人,今天破坏他们暗杀左门先生是警方的任务。让卫渊发现窃听器也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为了将卫渊一行人引入这里。

  林青塑早就隐藏在对面的大楼里守着狙击枪,等候多时了。

  情况不妙,卫渊一行人迅速撤退。林青塑看着匆忙撤退的男人,大半年不见,在瞄准镜里的银发男人依然带着耀眼的锋芒。他停止了射击,看着卫渊走出他的视线。他轻叹:

  对不起,轻雪。我下不了手,无法为你报仇。

  对着卫渊那张脸,我怎么下得了手?

  只要林青塑没有杀掉卫渊,那么卫渊今天很大可能死不了,即使那栋大楼里面埋伏着警方的人马,但问题是对方那几位也不是吃素的。后来,林青塑果然听到了同事的汇报,卫渊逃走了。

  不久之后,林青塑又收到了卫渊的短信。

  「林青塑探员,下一次,该我报仇了。」

  行,知道你小气,记仇。

  这一天总会来的。

  林青塑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没有回信。

  解决掉雅库组织针对左门先生的暗杀行动之后,上头又给林青塑安排了新的任务。

  “连环杀人案?”林青塑看着新送来的任务资料皱起了眉头,以Z国近几年的治安来说连环杀人事件可不算常见的案子,更令他意外的是文件中对嫌疑犯的描述,银色长发。

  银色长发,他瞬间想起了卫渊,会是他吗?理智告诉他这不可能是卫渊干的,毕竟卫渊怎么说也是雅库组织高层,还是那位BOSS看中的人,他不可能闲的没事做,搞什么连环杀人案。

  林青塑挥了挥文件夹表示自己会办好这个案子,穿上外套刚抬起脚就被上司拦下,留着八字胡的章牧看了看手表说:“你的新搭档应该快到了。”

  “新搭档?”林青塑很意外,这倒真是个惊喜,他回来这段时间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会给他安排一位搭档。

  很快,一个悦耳的男声在走廊尽头响起。

  “Hi!章牧!”

  林青塑往来人的方向看去,是一位英俊的年轻人,金色过肩的长发,深绿色的眼睛,还有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林青塑看向身边的上司,而章牧只顾着向年轻的男人介绍自己:“乔治,这就是你的新搭档,林青塑。”

  听到林青塑这个名字,对方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嘴里念叨着“我居然见到了林前辈”,林青塑被年轻人夸张的表情娱乐到了,友好的伸出手:“你好,乔治。我是林青塑,合作愉快。”

  “好了,你们加油!”章牧一双手拍在两位下属的肩膀上。

  “他是他们这一期里最优秀的。”章牧小声和林青塑说道。

  林青塑笑笑:“我并没有怀疑他的能力。”

  不管怎么说,这个年轻男孩给他的印象不错,有这么一个搭档,往后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差吧。

  “来吧,乔治。”林青塑冲新搭档扬扬手中连环杀人案的卷宗,“我们得有个漂亮的开始。”

  林青塑的预感没有错,与乔治共事确实令人感到很舒服,这个阳光开朗的年轻人有着令人赞叹的业务能力。在他们的跟进之下,连环杀人案的进展很快,可就在两人几乎断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那个杀手突然就销声匿迹了。线索断了之后,两人继续追查了半个月也是毫无所获。

  “见鬼的,明明查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没线索了。”乔治气的用双手去抓自己的头发,将自己那一头耀眼的金发揉成了鸡窝。

  “别担心,这个凶手很机警,他一定是发现了我们盯着他,所以躲避风头而已,等过一阵子还会出来兴风作浪的。”看着乔治懊悔的表情,林青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这可是我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啊!”乔治还是很失望,他想将第一战打得漂亮,现实却总不如人所想,他忍不住问:“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啊?”

  林青塑:“派人盯紧我们的嫌疑人,然后等待机会。”

  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孔,乔治感觉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起来。

  晚上公安那边的头儿邀请林青塑参加他们的庆功晚宴,原因是感谢林青塑帮助他们的卧底彼得度过了信任危机,再加上庆祝双方合作愉快。

  饭局还是订在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酒店,听说公安里有乔治的同期,林青塑也爽快的将小搭档带去。席间,有的同僚举着酒瓶滔滔不绝地炫耀着自己成功的卧底经历,林青塑听着听着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

  花了三年,到头来还是暴露了。

  乔治酒量浅,没多久就醉得趴在桌子上,林青塑被灌下几瓶酒后也撑不住了。仲夏的夜晚潮湿粘稠的空气紧紧沾在身上,饭局结束后勉强将乔治送回家,林青塑靠在街边的树上,漫不经心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点燃了一支烟。

   宿醉的后果头痛得难以忍受,第二天按着太阳穴走进办公室的林青塑见到了做着同样动作的搭档,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哎哟我去,今天全S市的罪犯都知道我们昨晚宿醉很难受吗?怎么这么多破事儿!”看着比平时格外多的文件涌向办公室,乔治吐槽道。

  林青塑也很无奈,他看着这些卷宗,恨不得端起一把冲锋枪突突突解决掉这些该死的案子,他宁愿出外勤也不愿意留在办公室写些什么该死的报告。

  “报告?回去告诉那帮废物,那是调查局那群渣渣才会做的东西。”银发男人冷硬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闯入脑海。

  林青塑敲敲脑袋,啧啧,又想起那个人了。

  林青塑还可以很清楚的回想起来,那是一次黑帮火拼事件,在那个萧条的旧城区,那个废弃的巷子里,他们中了埋伏,被困在了那里。

  林青塑在那场火并中伤得很严重,子弹擦着他的心脏贯穿他的胸膛。那一枪,他是替卫渊挡的,这辈子他都能记住卫渊那时候震惊的眼神。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卫渊才开始彻底信任他的吧?

  林青塑中弹没多久就昏迷过去了,所以并不清楚后面又发生了些什么,好多事情都是后来醒过来之后听人说起。他住院那段时间,卫渊特别忙,除了他抽空来送了一束黑色玫瑰,就是来接他出院时两人才见上了面。

  后来听人说,卫渊把他送到组织的医疗基地之后,卫渊干脆利落地崩了嫌疑最大的那个人,当着BOSS和组织几位元老的面。

  在场的人都清楚这实际上就是一场内斗,而卫渊枪下的那个亡魂也只是一颗棋子。

  至于主使,卫渊看了BOSS一眼,BOSS挥手让他退下,表明这件事他会处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