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穿到底:皇后要翻墙

第十三章 一出好戏

医穿到底:皇后要翻墙 江欢愉 2064 2019-05-15 23:52:22

  不过半个时辰便有小厮来“请”白轻羽到前院去一趟,她知道肯定是王氏扯出了自己,这会儿去估计是要当堂对质。

  白轻羽也不害怕,带着紫苏就随小厮去了前院,脚下步履稳健,隐于面纱下的粉唇轻勾,她倒要看看这回是谁要谁好看!

  前院,还没进门,白轻羽就听见了王氏杀猪般地嚎叫,“老爷,我的脸我的脸啊!这一切都是白轻羽那个小贱人害的,她就是个祸害,祸害啊!”

  任是白翌晨听了这凄厉无比的惨叫面皮也要抖三抖,偏生白轻羽这个当事人却像个无事人一样淡定地走了进去。

  “父亲,听说您找我。”

  白翌晨看着眼前这个褪去怯懦的嫡出女儿,思绪不禁飞到了很多年以前上官卿卿还在的时候,到了春天青萝院总是花香四溢,而现在好像只剩一株梨树了吧......

  白轻羽敏锐的捕捉到了白翌晨与平时不一样的眼神,仿佛是透过她看向了另一个人,而那眼神里藏着许多复杂的情绪,一时让白轻羽摸不着头脑。

  上一秒还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白翌晨,下一秒就被王氏不断地哀嚎扯回了现实。

  烦躁地皱了皱眉头,白翌晨沉声开口:“轻羽,我刚刚检查过挽挽身上有被人殴打过的痕迹,而且又被不明不白地扔在我的马车前。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挽挽是王氏的小名,可见这两人确实存了些旧日情分。

  但这不能成为白翌晨十六年来对原主不管不顾的理由!

  白轻羽冷眼看着想要为“王氏”讨回公道而对她咄咄相逼的白翌晨,想来今日躺在床上的要换作原主,白翌晨恐怕都不会多问一句。

  人心原来真的可以凉薄至此,这更坚定了她今天要惩戒王氏的决心。

  白轻羽目光平静地迎上白翌晨略显阴沉的眼神,开门见山地答道:“父亲如此问,可是怀疑是女儿所为?”

  没有委屈没有喊冤没有愤怒,白轻羽显现出超出年龄的镇定。

  此时王氏的惨叫适时地响起,“肯定是你干的!”

  白翌晨闻言瞪了王氏一眼,似是感受到白翌晨阴厉的眼神,王氏哎哟了几声之后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直至几不可闻。

  白翌晨这才重新审视着白轻羽,挑眉问道:“你觉得呢?”

  白轻羽依旧不卑不亢,声音清冷,“我在府里的处境父亲您想必也略知一二,试问我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把王姨娘重伤成这样?再说王姨娘口口声声说是我害了她,敢问一句有证据吗?若是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望父亲明鉴!“

  白翌晨闻言冷笑一声,“你真当我没有证据吗?给你机会主动认错是为父想给你留几分脸面,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休怪为父无情了!来人,把秋香带上来!”

  白轻羽镇定如初只是眸子俞渐寒凉,到了这个地步,她明白了,白翌晨从未相信过她这个所谓的女儿。

  比起王氏设计陷害,他更愿意相信是自己大逆不道!

  可恨原主心里一直都敬重着这位“好”父亲。

  与其说王氏逼死了原主,不如说是白翌晨的冷漠和王氏的嫉恨一起逼死了原主。

  敛起眼中的寒凉,白轻羽静待着一出好戏的上演。

  不一会儿秋香就被人带了上来。

  “老爷,救命啊!”

  秋香一上来就扑倒在白翌晨的脚边。

  白翌晨本想一脚踢开,可看见秋香那年轻姣好的面容,心下莫名生出些许不忍。

  秋香也是个惯会看人眼色的,此时更是抓住机会哭诉,“老爷,王姨娘要杀了我啊!”

  这句话一喊出来,不光是躺在床上的王氏就连白翌晨都愣了一下,只有白轻羽面纱下的嘴角微微翘起。

  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要不是王氏现在浑身是伤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她都恨不得撕了秋香那张嘴,没成想自己竟养出了一条会咬主的白眼狼!

  “秋香,你在老爷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秋香闻言浑身一震,但想起自己枉死的亲人,便心一横,继续一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说道:“老爷,今天这一切都是王姨娘演戏给您看的,目的就是冤枉大小姐。望老爷明察啊!”

  白翌晨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这秋香不是挽挽的人吗?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反口呢?事情的发展好像跟他预想的越来越不一样了......

  深思一会儿,白翌晨终是沉声开口,“刚刚在我面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而且你说挽挽要杀你又是怎么会事?快将一切从实招来,不然就地杖毙!”

  秋香闻言先是大骇,而后仿佛下了某种觉心似的破釜沉舟地说道:“几日前,王姨娘便私自派人抓走了奴婢的家人,借此要挟奴婢帮她设下今日的局。奴婢无法只得答应。可就在昨日奴婢无意中得知自己的家人已经惨遭毒手,而且王姨娘下一步就是想要杀了我嫁祸给大小姐。奴婢虽是王姨娘身边的人可始终记得白府之中最大的便是老爷。要不是王姨娘苦苦相逼,奴婢万死也不敢欺瞒老爷啊!”

  秋香一番话声泪俱下真假参半,饶是白翌晨也有些动摇。

  其实秋香的家人不是近日而是三年前就被王氏软禁了起来,秋香更是因此为王氏做了不少昧良心的事情。

  几日前秋香便得知自己的家人已经全都不在了,或多或少肯定跟王氏脱不了关系。

  于是秋香便对王氏怀恨在心,想要伺机报复。

  恰好昨夜自己派去给白轻羽下毒的小丫鬟被识破,自己便心生一计,与白轻羽合作除了王氏,替自己的家人报仇!

  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白轻羽的眼中溢出些许嘲讽,她现在倒要看看她这个“好”父亲会如何抉择,是不是还会继续姑息养奸装聋作哑?!

  秋香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在白翌晨的怒斥下闭了嘴。

  一瞬间白轻羽便明白了白翌晨的取舍。

  果不其然,只听白翌晨怒声说道:“王氏从今天起禁足,罚例银三月!至于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要是再有人敢私下议论,一律严惩不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