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跟暴君比比谁傲娇

062 私自审问宫人

跟暴君比比谁傲娇 小隐清流 1201 2019-07-03 00:05:00

  “皇上怎么过来了?”谢贵妃惊愕在当场。

  容岫扫了眼烈日下跪着等待受罚的御膳房的宫女太监,再看了看脸颊微肿的泳思,只在江代欢身上轻微掠过,最后停在谢贵妃身上,“什么事让贵妃如此大动干戈?”

  她今日私自将御膳房的宫人召来想动用私刑的确有违宫规,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一个小小的举动竟惊动了皇上亲自来了她的荣华宫,此时她语塞,“也没什么大事,惊动了皇上臣妾罪该万死!”

  “甘棠这是怎么了?”容岫瞥了甘棠一眼。

  她腹泻了一夜本来身体就虚弱,由宫女扶着只穿了里衣,头发凌乱,脸上肿起来一大块,嘴角还有血迹。

  颜丹早就注意到了,他先看了眼泳思再看甘棠,发生了什么应该不言而喻。

  飒枫小小的一个,站在他父皇身边。

  泳思姑姑是跟甘棠打架了吗?看这样子,泳思姑姑应该是打赢了,太好了!

  “皇兄,我和甘棠不小心一起摔了一跤,没什么大碍。”甘棠打她有罪,但她已经还回去了。未免引起更多纷争,将江代欢冒犯之罪扯进来,泳思这样说。

  谢贵妃和甘棠都恨了她一眼,不过只好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以免她接机向皇上告状。

  “是啊皇上,甘棠病了腿脚发软,竟带着泳思公主一起摔了一跤,脸都摔肿了。”谢贵妃轻言道。

  “那下面跪着的是怎么回事?”容岫面上平淡,再问。

  宫女太监都将求救的目光放在了皇上身上。

  谢贵妃和甘棠本意就是想找出究竟是谁暗自换了药让甘棠出丑,要是让皇上一细查难免会将甘棠暗害泳思的事查出来。她们现在就只能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昨日甘棠腹泻,臣妾召他们过来是想查查是否御膳的原因,若真是御膳的原因,臣妾可不想纰漏再发生一次,以免损害了龙体。”谢贵妃在容岫面前说话做事很规矩,这番话挑不出毛病。

  “贵妃问出什么了吗?”容岫淡淡问。

  “臣妾并没有问出来。”谢贵妃面露惭愧。

  “既然如此便让他们都回去吧,乌泱泱一群人跪在下面,朕看着眼睛花。”容岫看起来很不耐烦。

  谢贵妃赶紧叫他们全部退下了,不过面色却不好看。被皇上亲自撞见她私自审问宫人皇上却没治她的罪,她便不能再将御膳房那些宫人召来,甘棠这次只能吃这哑巴亏,白白丢了相府的人!

  江代欢站在泳思身后,飒枫一脸春光灿烂的盯着她。

  用眼神告诉她,是他去将父皇拉来的,顺便还将与父皇同行的小叔也拉来了。

  江代欢本来应该来给他送午膳的,等了半天不见她来,他随意问了其他宫送膳的小宫女,才知道原来昨夜给太福宫送过膳的宫女太监全都被谢贵妃召到了荣华宫。

  想她可能脱身困难,他便帮她一个忙。

  下来她应该会好好谢谢他吧!飒枫想着。

  “泳思和甘棠受了伤,太医宣了吗?”等阶下人全都散尽,容岫才道。

  “臣妾一时忘了,这就宣太医。”谢贵妃忙道。

  日头正晒,就算有屋檐遮盖也难挡暑热。

  容岫进了荣华宫,坐在上首。

  谢贵妃坐在他旁边的位置,颜丹王爷和飒枫、泳思、甘棠坐在下面。

  江代欢刚才没有走,她现在站在飒枫和泳思身后。

  甘棠整理了一下仪容,悄悄往坐在她一侧的颜丹身上瞧了几眼。

  昨晚太丢脸了,当着他的面丢了脸,她好懊恼,她没有脸去跟他开口说话了。

  她咬住下唇,忍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