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跟暴君比比谁傲娇

028 自己去洗洗干净

跟暴君比比谁傲娇 小隐清流 1065 2019-06-16 00:06:00

  江代欢瞪大了眼睛,“我都这么惨了,你还想着怎么罚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她怒气勃勃,一双杏眼雾气蒙蒙。

  容岫满不在意的神情,还要吩咐她干活,“过来给朕研墨。”

  江代欢嘴里只吐出了两个字:“手疼。”

  容岫本想发怒,不过看到她真的扶着右臂,轻轻往上面吹着气。

  “过来。”他低沉着嗓音唤她。

  江代欢不情不愿的走到他身边,他突然猛的一把抓住了她的右臂,江代欢疼的眼冒金星,大叫了一声。

  容岫感觉到她身体的抽搐,手上动作轻了些,他掀开她的右臂,上面赫然是一大片红肿。

  琉璃瓶里的水朝她泼来,她下意识用手臂挡了一下,所以她身上其他地方除了毛被烧焦了之外没什么问题,只是手臂伤的比较重,那一块儿的毛全秃了,只留下一大片的红印子。

  容岫目光微顿,问她,“怎么伤的?”

  “都怪你儿子!”江代欢气呼呼的,他们父子俩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容岫神情一凝,她居然见过飒枫了。

  江代欢继续对着那片红肿呼着气来减缓疼痛,也不知那水是什么水,威力竟这么大。

  容岫望着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江代欢一惊,赶紧展臂去圈住他的颈项。容岫已经将她横抱了起来,往一旁的软塌走去。

  “喂,你要干什么?”

  正惊骇间,他已经把她放在了软塌上,自己又转身去取了一个绿色的小瓶回来。

  “手臂伸出来。”软塌上摆放着一张小茶几,他坐在茶几对面,将小瓶放在茶几上,朝她伸出了手。

  江代欢眸子里带着防备,将纤细的手腕放在他的手上。

  他拉过她的手臂平放在茶几上,轻柔地将绿色小瓶里透明的,凉凉的东西涂在她的手臂上。

  他的指尖冰凉,混着药的冰凉,碰触到她的肌肤,惹得她浑身一颤。

  他在她手臂上涂抹的动作极为细致,好似正在精心雕刻着一件艺术品。

  江代欢枕着另一只手臂,就这么趴在茶几上,慵懒的抬着一双星光璀璨的眼眸去看他。

  容岫瞧了一眼此时她乖巧安静的模样,神色和缓了些。

  “身上脏死了,赶紧去洗干净再来见朕!”

  涂完药根本不容的江代欢对他表示什么谢意,他一句话对她满满的嫌恶。

  江代欢白了他一眼,哼!本来也没想过会跟他道谢!

  现在嫌她脏,刚才抱她的时候怎么不嫌弃了?

  “去后殿的浴华池洗,记住,伤处不能碰水!”他一副不是很想搭理她的样子,收好了小绿瓶,又继续他刚才的工作,头也不抬的看奏章。

  江代欢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黑乎乎皱巴巴的贴在身上,的确该洗洗了。

  不过自己洗澡好麻烦呀,她开始怀念在泳思的箫亚轩里,饭来张口,洗澡还有人伺候的日子了!

  江代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内殿好一会儿了,容岫坐在龙椅上,手上的奏折却半晌没有移动过。

  他突然猛的将奏折合上,看了半天,他竟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目光移向后殿的方向,略一思索,便大踏步朝后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