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第55章 杨尘的联系方式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宋溟 2556 2019-07-22 23:15:34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我知道是你。

  尘埃:嗯,就是想问问你明天去写生可以吗?

  明天?

  温初雪抱着手机猛地坐起身来,明天就去这么快的吗?

  “叮咚。”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尘埃:提前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天气比较好。

  温初雪的心脏怦怦跳,盯着屏幕开始打字。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可以,那我们明天几点钟在哪里集合呀?

  尘埃:九点可以吗?我在楼下等你。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好,那我们明天见。

  尘埃:好。

  看着杨尘的回复,温初雪把手机抵在额头,忍不住笑,连肩膀都跟着笑声一抖一抖的颤动起来。

  怎么办?有点儿开心还有点儿期待。

  她把手机拿下来,思考着接下来说点儿什么好,总感觉不想就这样结束了,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打字。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你吃早餐了吗?

  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光明正大问的话题。

  尘埃:吃了,你呢?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我也吃了。

  尘埃:吃的什么?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包子,就是小区楼下那家包子铺的包子。你呢?

  尘埃:熬的蔬菜粥。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是你自己熬的吗?

  尘埃:是。

  温初雪的手突然顿住,然后呢,然后该怎么回?

  夸他?

  说“你好棒啊会做饭”?

  不行不行,感觉好虚伪。

  要么说“你真厉害,不像我是个厨房白痴”?

  还是不行,她不会做饭这件事还不能暴露得太早。

  那究竟该回什么?她头一回为说话这个事儿纠结。

  “咚咚咚。”

  身后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温初雪猛地往后看去。

  又看了看手机,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复的温初雪决定先去开门。

  门外温初雨穿着松垮垮的粉色睡裙,还揉了揉眼睛。

  “你今天倒是起得挺早啊?”

  温初雨抬手一把将挡在面前的头发撩上去,懒懒地说:“没有,起来上个厕所。”

  温初雪瞪她一眼,“那你敲我房门干嘛?”

  “就看看你不行吗?”温初雨假装不经意往屋里瞧了瞧。

  还好还好,还在还在,她的存钱罐还在,而且还被搁在了书桌靠墙的角落,不太有存在感。

  这就太好了,没有存在感才不会时刻引起她姐的注意。

  “那现在看完了?我看你反正也清醒了,干脆洗漱了吃早餐去,早餐吃完和我一起打扫卫生。”

  温初雨眨了眨眼睛,难得的听话,“哦。”

  温初雪奇怪地瞥她一眼,谁知她咧嘴笑笑,真的转身又去洗手间洗脸刷牙去了。

  温初雪满脑子疑惑,今天这太阳是从东边儿升起的啊!

  没想那么多,她轻轻带上门,赶紧看手机。

  信息依旧停留在杨尘那句“是”上。

  思来又想去,温初雪没想出究竟该怎么回,于是干脆忍住舍不得,终止聊天。

  她又当逃兵了……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那什么,不好意思,我准备和我妹妹一起大扫除了,我们明天见。

  这段话她斟酌了半天才打出来,按“发送”都踟躇了好一会儿。

  这是为什么?面对杨尘,她连聊天儿都不会了?!

  没一会儿,手机又是“叮咚”的一声提示音。

  温初雪赶紧看手机。

  尘埃:好,你去忙吧,我们明天见。

  温初雪没再回复什么,突然关了手机往床上一扔,人也倒了下去。

  脸蒙在枕头里,有点儿小懊恼小惆怅。

  而对面C栋十二楼杨尘卧室的阳台上,杨尘拿着手机站在栏杆旁。

  脚边不远处那盆栀子花也开得正艳。

  他唇角溢着笑,眼睛看向温初雪卧室的阳台处。

  其实他从早上七点半就一直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了,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她房间的方向。

  所以从她一出来,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时,他就迅速捕捉到了她。

  于是他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

  不过是一条简单的表明他身份的消息,却是他目前最适合的开头语。

  她果然开始回复了,他就这么一边远远望着,一边回复她的消息。

  虽然看不清她的小动作和面部表情,但他觉得这样也很好。

  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他只能望着而不能有所行动。

  但是她中途突然离开,他盯着手机看了许久。

  她问他粥是他亲手熬的吗?

  他回答“是”。

  原本想再加一句“我可以做给你吃”,他是真的想做给她吃,那种画面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欣喜。

  但是他打完了字又逐个删掉。这句话太冒昧太具有暗示性,他还不能完全确定心里的想法是否无误,万一吓着她就不好了。

  后来她长时间没有回复他的消息,他有些焦躁不安,看着对面已经坐起来的她,他猜不到她的心思。

  他正想着要不要再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她却已经站起来走进了卧室。

  一瞬间失落席卷,看不到她的人也收不到她的回复,整个人好像被吊在半空,不上不下。

  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再回复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他垂眼看去,是她的消息。

  屏着呼吸看完以后,他松了口气。

  她在主动告诉他她接下来的安排,至于其他的什么都不太重要了。因为她这样的举动就足以让他感到欢愉。

  ……

  等温初雨吃完早餐,两人又一起给家里彻底收拾了个干净之后,已经是十一点了。

  两人累瘫了似的躺在沙发上休息。

  温初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于是假装不经意地开口问:“姐啊,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打算或者什么安排呀?”

  “干嘛?”温初雪随口回道。

  “我就问问嘛。”

  温初雪被她反常的语气给整出了鸡皮疙瘩,嫌弃道:“你好好说话别撒娇,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就直说行不行?”

  奇了怪了,她这妹妹以前就算有事儿求她也不见得会这种语气。

  “没有!就真的问问而已,关心你一下都不行吗真是?”温初雨瞬间因为温初雪的嫌弃暴露了本性。

  温初雪听见她这个语气反倒觉得舒坦了,这才正常嘛。她也懒得再和她绕弯子,说:“明天和朋友出去玩儿,后天没有安排,端午节要去车站接兰亭亭,会和亭亭还有婧雯一起呆几天。”

  “哦,就这样?”

  “目前就这样,但不保证会有变故。”

  温初雨无法确定她姐会不会和她朋友一起带上她存钱罐里的钱去重新制作“殷城锡”手办。可她现在又不敢主动提起,万一她姐暂时还没这想法,她一提就有了怎么办?

  所以她必须得抓紧时间,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又问了句:“那姐,你有……有那个……你同桌杨尘的电话或者qq号吗?”

  一听到“杨尘”这两个字,温初雪“蹭”地一下就从沙发上坐起来了,狐疑地看向温初雨,问她:“你想干嘛?”

  “我,我能做什么呀?”温初雨也坐起来,眼神乱瞟,突然间灵光一闪,说:“杨尘不是画画很好看吗?樊城快过生日了,我就想拜托他给樊城画一张帅气的画像,再买个好看的相框框起来送给他。再说你们是同桌,有这层关系应该比较好说话嘛。”

  温初雪怔了怔,“樊城好像……是要过生日了啊。”

  “是啊,就七月三号啊,姐你别忘了给人家买生日礼物。你每年生日他都记得给你买零食的。”

  “不会忘。”温初雪白她一眼,“但是你要给樊城的生日礼物不是该你自己画比较有诚意?”

  温初雨一噎,急忙道:“那我画的不是不能看吗?”

  “还挺有自知之明。”

  “……”她忍!温初雨笑了笑,“那姐,你是不是能把杨尘的联系方式给我了呀?”

  谁知温初雪扭了扭脖子,拒绝得直截了当:“不给。”

  

宋溟

妹妹果然还是太单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