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第54章 太怂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宋溟 2440 2019-07-21 23:27:17

  亭亭玉立:初雪又打省略号了!

  亭亭玉立:不过婧雯你说杨尘是不是对初雪也有这个意思?不然怎么会约初雪一起去写生?

  蓝暮:如果是,那不是更好?初雪得把握机会啊。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可是万一他没有这个意思呢?

  蓝暮:那你更得把握机会,让他对你有意思。

  温初雪看着聊天记录沉思,婧雯说得很有道理啊,不管杨尘现在对她有没有这个意思,他们一起出去多一些接触机会和了解总是好的。

  亭亭玉立:初雪,是时候用上我给你出的三十六计了,一定要灵活运用啊!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咳咳,我尽量。

  亭亭玉立:还有啊,咱们现在好歹也是毕业生了,那即将跨入大学的步伐,再也不是学校里的总穿着校服晃悠的人了。什么连衣裙超短裤高腰体恤都穿起来!首先得给对方一种惊艳的感觉。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你确定?可是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衣柜里大多是运动装和休闲服。

  亭亭玉立:买呀!你们什么时候去写生,等端午节我过来亲自给你挑。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不知道,这才刚刚考完,还没定时间呢。

  蓝暮:我倒是觉得穿着舒适自己喜欢就好,不必太刻意。

  亭亭玉立:嘤嘤嘤,婧雯难道你不想看初雪穿裙子的样子吗?

  兰亭亭的消息才发出来没多久,徐婧雯立马接了话,强行为自己的上一句话转折。

  蓝暮:当然特殊情况例外,比如去见自己喜欢的人精心打扮是有必要的。

  亭亭玉立:哦耶,婧雯来击掌。

  温初雪哭笑不得。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你们够了,当我不存在看不见吗?

  蓝暮:嗯,就是想看看你穿裙子的样子。

  温初雪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却觉得哪哪儿不对劲。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不行不行,太别扭了。

  亭亭玉立:相信我,你只是不习惯而已,多穿几次我保证你毫无心理压力,这件事就交给我了,等我端午节过来为你量身打造!

  蓝暮:期待你的量身打造。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

  亭亭玉立:等我端午节过来好好为你研究一番,现在我有点儿饿,我得去厨房冰箱里瞅瞅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你们聊~

  蓝暮:七点了,我妈妈八点上班,我也准备起床给她煮面吃,初雪,回聊啊。

  你打不过的小雪人:好,拜拜,去忙吧。

  温初雪退出qq页面,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爸妈也是八点去上班,可她完全不会做饭,所以给他们做早餐这个事情十分有难度。

  想了想,温初雪拿起手机回了卧室。

  然后换了身宽松的黑白色休闲服,拿上钱准备出门去买早餐回来。

  正好今天星期日,温初雨不上学,等会儿她要是起来晚了也可以微波炉加热了吃。

  最后温初雪揣上钥匙换好鞋就出了门。

  就近在小区外的包子铺打包了些包子、卤蛋、豆浆和粥温初雪就回了家。

  温子墨已经起了床,穿着拖鞋站在客厅,看见温初雪提着早餐回来,表情一愣,随后想到什么,笑道:“初雪啊,突然放假了是不是还不适应啊?”

  温初雪换了拖鞋走进屋里,“是啊爸,我六点半就醒了,完全没了睡意。”

  说着,她走向餐厅,把早餐放在餐桌上,“爸你快来吃早餐,买了你喜欢的酱肉包还有现磨豆浆。”

  “谢谢闺女。”温子墨走到餐桌前坐下,“那为父就不客气了。”

  温初雪笑笑,“快吃吧,吃完还得上班呢。”

  温子墨一边从袋子里取出豆浆,一边说:“初雪,你也吃啊。”

  “嗯。”温初雪坐在温子墨对面。

  没一会儿,洗漱完毕的林沐也走到餐厅来,温子墨招呼着,“快来快来,咱们初雪买了早餐回来。”

  林沐坐在温子墨旁边,看着温初雪说:“习惯了上学的作息时间,这一时半会儿怕是改不过来。”

  温初雪咬了一口肉包子,含糊道:“改不过来也没关系,我正好可以给买早餐回来嘛。”

  林沐笑着睨她一眼,“等会儿记得叫叫初雨,免得她又睡到日晒三杆不起床。”

  “好。”温初雪点点头。

  吃完了早餐,温子墨和林沐都回房换了衣服准备上班,出门前,温子墨递给温初雪一张银行卡,“来,这是你从小到大的压岁钱,全都存这里边儿了,密码是你生日,很早以前咱们就说好等你高考完之后把压岁钱给你的,现在兑现了。你可以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玩儿放松心情。”

  温初雪接过来,“谢谢爸,谢谢妈。”

  林沐站在门前,拉了拉温子墨的衣袖,“好了,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温子墨最后看着温初雪说,“那我和你妈就上班去了啊。”

  温初雪挥挥手,“爸妈再见。”

  大门彻底关闭后,温初雪拿着银行卡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之前爸爸好像提到过她的压岁钱好像有两万多了,这可是积攒了十八年的压岁钱啊。

  她感觉拿在手里都是一笔沉甸甸的巨款。

  回到卧室把银行卡放进抽屉里,温初雪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躺在阳台的躺椅上,轻轻摇晃着。

  摇椅旁边的栀子花盆栽又长个儿了,前段时间的花骨朵已经盛放开来,白嫩嫩的花瓣、鹅黄色的花蕊,在绿油油的枝叶衬托下看着就让人心情好。

  空气里还散发着栀子花的幽香。

  温初雪伸手捏了捏栀子花的花瓣,柔滑的触感让她舍不得放手。

  不过花瓣太娇嫩,她又怕摸坏了,还是及时松了手。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八点零二分。随后又把手机的静音模式改成了标准模式。

  也不知道杨尘起床没有,会不会也和她一样还不适应放假而早早就醒了。

  她打开qq,找到杨尘的qq。

  还在好友栏里。

  杨尘的qq昵称是——尘埃。

  估计和亭亭一样,是根据名字取的。

  温初雪点进杨尘的个人资料,除了显示性别“男”,年龄“0”之外,没有个人说明,没有多余的介绍,连qq空间都是空荡荡的。

  温初雪点击屏幕回到聊天页面,指尖停在打字框,心里麻麻痒痒的,想问问他起床了没有,但是打完字后她又迟迟不敢点击发送,总感觉这样太过冒昧,于是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

  其实说来说去,就是自己太怂,不敢发送。

  温初雪把手机放在肚子上,晃着摇椅,开始自我纠结。

  这感觉好折磨人。

  正发着呆,手机突然发出“叮咚”一声。

  温初雪的肩膀被这声音惊得抖了抖,太久没听见这种提示音了,还有点儿奇怪的陌生。

  温初雪拿起手机,以为是“三朵金花”群里有信息,谁知道居然是杨尘发来的!

  她看着最顶上的那一栏,属于“尘埃”的第一栏,右边边角显示着一个红色小圆圈,里面的数字为1。

  这是未读消息数量。

  温初雪猛地坐直身体,手都有点儿抖,然后迫不及待点了进去,眼睛都不敢再眨一下。

  尘埃:温初雪,我是杨尘。

  就这么简单的表明身份的一句话,温初雪却觉得莫名激动。

  因为他开了头,她就可以和他顺着聊下去了啊!

  刚才还愁不敢打字发送呢,他自己就送上门儿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