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第40章 怎么证明喜欢上了他

你是我翘首以待的惊喜 宋溟 1404 2019-07-07 23:10:23

  兰亭亭成功捕捉到了徐婧雯话里的意思,又想起昨日温初雪的异常动作。

  她的目光停在温初雪的脖子以下,甚至还上了手。

  温初雪一个激灵,停住脚步看着她的手,皱眉道:“兰亭亭你干嘛呢?!”

  徐婧雯在一旁偷笑,“她可能是嫉妒你。”

  温初雪的眉头皱的更深,“你打算摸到什么时候?”

  兰亭亭却是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慢慢收回了手,然后凑近温初雪,问:“你换了大一码的吗?还闷不闷?”

  温初雪摇头,“……不闷。“

  徐婧雯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

  兰亭亭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路过的同学在注意她们。然后悄咪咪地探头对徐婧雯八卦道:“昨天我还不以为然的,初雪昨天抱过了杨尘之后就说她胸闷。”

  徐婧雯掩着嘴笑,饶有兴趣,“真的?”

  兰亭亭站直了身体,“当然是真的。”

  温初雪一听,不自觉又开始回忆她撞到他怀里的时候那种触感。

  感觉极度羞耻,温初雪炸毛了,看向兰亭亭道:“你还说!要不是你会出现那种情况吗?”

  兰亭亭做个鬼脸,“哼哼哼,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

  “你!”温初雪憋着一口气,冲动放话:“不可能,我对杨尘绝没有那种心思!我对殷城锡的坚持天地可鉴!”

  徐婧雯轻轻点点头,“噢。”

  兰亭亭满不在意,语气轻松带了点儿调皮的欢快,“别这么早下定论啊,小心以后打脸噢,不过你放心,就算打脸我也不会笑话你的。”

  温初雪:“……”要忍住,忍住,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不可暴力。

  回到教室,温初雪再没敢多看杨尘一眼。

  心情浮躁,内心很乱,很想发毛。

  和兰亭亭、徐婧雯讨论过杨尘之后,温初雪就觉得她和杨尘之间的氛围变了,变得很奇怪,很敏感,一点儿都没有之前那么自然。

  大概也可能是她自己敏感,两个人的课桌挨在一起,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四五十厘米,稍不注意就会碰到他,那一刻她就会像受惊的小猫迅速躲开。

  偶尔视线碰撞她也会以最快速度转移。

  遇到不会做的数学题也没有前段时间那样自然地能找他询问。

  温初雪第一次陷入了强烈的困惑和不知所措里。

  明明杨尘的一切举动都再正常不过,可在她这里却好像被放大了好几倍。

  她快被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和想法逼疯了。

  于是晚自习放学之后,直接换了身运动服就准备出门跑步发泄一下。

  林沐和温子墨在客厅聊天,见温初雪这副装扮都愣了愣。

  温子墨看向温初雪,“初雪啊,这么晚了还要去跑步?”

  温初雪点点头,“我想去跑一跑,会注意安全的,不用担心我。”

  温初雨还看着偶像剧没有去睡的打算,插话道:“担心一下坏人的人身安全还差不多,指不定我姐下手重点儿就堪忧了。”

  温初雪挑了挑眉,“初雨这么担心坏人的人身安全,不如陪姐姐一起去跑步,遇到坏人了也好提醒姐姐下手轻点儿。”

  “不不不。”温初雨这会儿做起缩头乌龟了,“我只是那么一说,坏人嘛,姐,你下手越重越好,这是为民除害!”

  温子墨和林沐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林沐轻轻瞪了眼胡乱说话的温初雨,然后转头对温初雪说:“快去吧,最多跑二十分钟啊,快些回来。”

  温初雪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换了鞋就出门了。

  温初雪一路快跑到公园,又以最快的速度疯跑了一圈。

  最后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等到心跳平稳,她直起身体来,仰头望了望星空遍布的天幕。

  这一跑,倒是舒畅了不少,心绪也变得更加开阔,尤其站在这样的夜晚之下,天空有多大,就显得她有多渺小。

  晚风吹过,汗水变凉,吹在身上也是凉凉的。

  原本还感觉热的温初雪突然受到冷意刺激,理智在一刹那间清明起来,她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是啊,她原本就不该是这么优柔寡断躲躲闪闪的人,有疑惑,去找当事人解开就好了。

  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

  ……

  虽然昨夜跑步过后她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了决定,但是……

  真的坐在杨尘身边时,隔着这么近的距离,温初雪却怂了。

  是的,她没骨气地怂了。

  原本打算直接从杨尘身上下手,可她连视线都不敢看过去,还怎么下手去找答案?

  甚至今早上在来学校的途中也只是简单地和他打过一个招呼,之后再也没有多的交流了。

  温初雪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优柔寡断没志气。

  怎么证明自己喜欢上了杨尘?

  这成了温初雪目前的一个世纪难题。

  在熬了一个上午之后,温初雪忍不住了。

  在和徐婧雯一起回家的途中,扯着徐婧雯的手臂,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徐婧雯被她的动作和古怪的表情整得有些懵,“初雪,你有什么话想说还是想问的?”

  温初雪悄悄回头看了看杨尘和林业,他们俩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杨尘脸上没什么表情,林业倒是讲得很欢。

  “就是……”温初雪回过头来,有点儿难以启齿,低声问:“婧雯……怎么才能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上杨尘了?”她的语气像是豁出去了一般。

  徐婧雯偏着头笑出了声,虽然笑意不达眼底,到底比起刚开始和陈列的事以后比起来要好了很多。

  温初雪和兰亭亭都识趣的没有去询问她什么,不管是她和陈列的开始、过程还是结局都从来不问。

  因为她们知道,这是徐婧雯的隐私、是她的痛处,徐婧雯的性格她们算不上最了解,却也能摸透几分,她大概只有等到完全释怀那天才能轻松地说出来。

  “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不就已经答案了?”徐婧雯回答的模凌两可。

  “可我真的没有答案啊。要不是你们昨天提到这个问题,我可能根本想不到。”

  “可你现在这么纠结想要个答案是因为什么?”徐婧雯很有耐心地慢慢引导。

  “我不安,婧雯,我不安。感觉很陌生,有什么东西好像想要冲破我自己的束缚跳出来,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又会让我感觉焦躁。”

  徐婧雯想了想,又说:“已知,现在杨尘已经给你造成了非同一般的影响,问,你现在是否对杨尘存在喜欢这种情感。”

  温初雪一瞬间愣住,“数……数学题?还是阅读理解?”

  徐婧雯没有正面回答,“喜欢或不喜欢都源于自身的一种感受。所以其实,初雪你不必这么紧张。你若喜欢接近他,那就去接近,你若喜欢和他说话那就去和他说话。你不能太过着急,通过相处的过程,时间再长些,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

  温初雪点点头,“意思是说……让我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还不太准确,咱们换个词,随心而动。”

  婧雯说话向来比较文艺婉转,温初雪默默记下她的话慢慢琢磨。

  和温初雪和、婧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跟在身后的林业和杨尘并肩走着。

  林业看杨尘心不在焉,于是调侃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嗯。”杨尘淡淡应了一声,默认。

  尽管只有一个字的回答,但林业还是捕捉到了他情绪里的惆怅滋味,玩笑道:“噢,因为什么不开心?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呗~”

  杨尘盯着温初雪的背影,眼神复杂,“她从昨天开始,就在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她在躲我。”语气笃定。

  林业也好奇,“难道是察觉到了你的不轨意图?”

  杨尘皱了皱眉头,“不,我都尽量在克制,她应该不会发现什么。就算会发现,也不会这么快。”

  “那就奇了怪了,那你说还能有什么原因会让她躲着你?”这么一说,林业自己也有了猜测,“难道是你穿过了她的球服,她觉得害羞才会这样?”

  杨尘也不确定了,但他们之间的异常的确是在球衣一事后才出现的。

  但是害羞……

  他知道她大约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不至于出现持续躲避着他的现象,连话都不和他说几句。

  他也很慌,怕她是因为讨厌他才疏远他,怕她是因为嫌弃他才不和他说话。

  这种无可奈何的胡乱猜测对方心思的心情,最煎熬也最难受。

  

宋溟

好了,剧情进入双向暗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