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俩说好一辈子

第三十四章 黄色玫瑰

我俩说好一辈子 冬阳菇 2110 2019-05-16 07:43:43

  田暖再次到达酒店,给郑伟光发送了定位后,进了大厅,迈步走向私人电梯,却被服务员拦阻并告知,“没有预约,不得乘坐。”

  “我是董事长的侄女,刚才才跟董事长一起上去过的。既然你不记得,那就打电话给你们董事长,你告诉她,柳青的侄女田暖找她。”

  前台拨通了电话,说明情况后,田暖抢过了电话,急忙说到,“李阿姨,我舅舅有东西要给你。”

  前台忙抢过了电话解释,挂断了电话,前台开口道,“您可以上去了。”

  再次敲响李翠霞的门,田暖面带标准假笑。

  李翠霞拉开了门,再无客套,嘴角没有一丝弧度,她的手搭在门上,随时准备关门,冰冷开口,“什么东西?”李翠霞用面无表情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慌张,田暖又来了,她怀疑田暖是知道了些什么。

  田暖见李翠霞没有张口请自己进去的意思,敛了笑容,低下了头,直接从包里拿出了戒指,“李阿姨,这是我在抽屉的发现了,指环上刻着你名字的缩写,我想这是舅舅想要送给你的礼物,舅舅已经走了,我替他将这戒指送给你,还请你一定收下。”

  田暖递到了李翠霞的面前。

  李翠霞看着戒指盒子上的商标,眼里浮现一抹讥笑,可这讥笑里又伴有痛苦。这样廉价的首饰,已经入不了她的眼了,可是看见它的这一刻,她还是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田暖伸手拉起了李翠霞的手,将它放进了她的掌心,开口道,“收下吧,这是舅舅的一番心意。”

  李翠霞搭在门上的手放了下来,转身向房内走去,轻声说道,“进来坐吧。”她拿出了盒中的戒指,看见了戒圈上自己名字的缩写,情感吞噬了她的理智,她眼眶微微发酸了。

  田暖再次进入这个房间,她仔细观察着路过的每个角落,落坐在沙发上,桌上那瓶自己喝过一口的气泡水还放在那里,田暖开口道,“李阿姨,您是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不是,我丈夫偶尔回来,他工作很忙。”

  “你都结婚了啊。您这么优秀,你的丈夫一定也很厉害吧。”

  当李翠霞发现戒指只能套进自己的无名指时,她再次鼻头发酸了。她想起柳青在床上对自己的许诺,原来他说的那句报完仇就娶她是真的。

  李翠霞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可她的泪水仿佛失控了般,她害怕自己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失态,急忙说到,“你先坐,我去趟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李翠霞打开了水龙头,她靠在门上,用手捂着嘴巴哭泣。脑海中与柳青纠缠的过往一幕幕闪现,她少女的一切都给了他。

  当年,她在酒吧里卖酒时被人为难,是他二话不说拿起啤酒瓶砸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吓跑了那些闹事的人。从那一天,她就爱上了他。

  她爱上他时,他很有钱,经常给她小费,经常说要包养她。

  后来,他家出事了,他躲着不肯再见她,是她主动许诺,无论贫富,她都会陪他。

  再后来,生活稳定了下来,她以为他们终于可以结婚了。可就因为她骂了他的侄女,他对她大发雷霆,躲着再也不肯见她。

  她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他,可他却不要她。

  她本以为她恨极了他,可再次重逢,她却失控了,她一次次的和他偷、欢,换着花样对他说着情话。她本以为是她在玩弄他,在玩弄他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当了真,被伤的那么深,为什么还会当真?

  田暖见李翠霞进了洗手间,低下头拉开了茶几下的抽屉,没有发现可疑物品后,又起身,走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机柜,她快速的翻动着,发现了一个白色透明塑料袋子装着的白色粉末。难道是毒品?伸手将塑料袋塞进了包里。

  桌上扣放起来的相框引起了田暖的注意,她拿起了相框,相框内是一张结婚照,田暖仔细看着李翠霞的老公,她只觉这个人面熟。

  一定是在哪里见过,田暖急忙用手机拍下了那张结婚照。

  李翠霞哭花了脸,卸妆后,又画了淡妆。拉开梳妆台的抽屉,将戒指认真的放了进去,再次抬头,脸上就挂上了浅笑。他没有负她,她很开心,只是他已经被她害死了,她心中有愧,想去他的坟前祭拜。

  洗手间的门响了,田暖佯装打量着结婚照,随口说道,“李阿姨,您和您的丈夫可真是般配。”

  “小暖,我有点饿了,陪我去吃晚饭吧。”

  “好啊,我也有点饿了。”

  两人一起吃罢饭,李翠霞提出要去柳青的坟前祭拜,田暖答应了。李翠霞开着车带着田暖,路过花店时,买了一束黄色的玫瑰花。

  李翠霞在坟前站了很久,她回想着两人的过往,一遍遍的无声说到“对不起。”

  天完全黑了,墓园的路灯亮起,一片昏黄,透露着阴寒恐怖。凉风吹过,李翠霞感觉只觉后背发凉,恐惧替代了她心底的愧疚,她忙转身了,走的太急,高跟鞋没踩稳,差点摔倒。

  田暖坐在凉亭里,观察着李翠霞,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李翠霞这幅模样,百分之八十,与舅舅的死脱不了干系。

  李翠霞送田暖回家,田暖邀请李翠霞上楼时,李翠霞婉言拒绝了。

  李翠霞离开后,田暖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她想要化验这包白色粉末的成分。医院已经下班了,化验室已经锁门了。

  出租车上,田暖拨通了江南的电话。星期五下午分开后,江南几次发短信来,田暖都没有理会,她只是想绝情一点,好让江南彻底死心。可一天不到,她就主动拨通了他的电话。可是事关重大,她必须将这白色粉末查清楚。

  电话被接通了,江南没有开口。他托朋友调查了郑伟光,才知道他不仅家世显赫,而且他本人从小到大都极为优秀,不仅学习好,综合素质也高,从和伟光读过书的同学那里了解到,郑伟光从小学到大学都没有谈过恋爱,甚至连和女同学暧昧的八卦都没有。郑伟光如此优秀,田暖又是真心喜欢他。强扭的瓜不甜,他只能委屈了自己,祝他们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