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下辈子,请早点牵起我的手

四 泪,特别咸

下辈子,请早点牵起我的手 焱妞 2271 2019-04-15 21:37:06

  华芸转身看着陶阳,想到自己和魏泽峰的恋爱时光,她有想哭的冲动。

  陶阳似乎看出来她的心思。

  一把将她拉到了旁边无人的小包厢,关上了门。

  泪终于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陶阳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拥抱她,等她缓和一下后,开口对她说:“最近他联系我了,他准备要结婚了。”

  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轰”地一声劈过脑海,似乎哭不出来了。

  哭有什么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为了他,她已经撕心裂肺过一次,而那次,陶阳也在。她和魏泽峰恋爱后,她的生活中全部是魏泽峰,忽略了陶阳的存在,而那一次,她切实感受到了陶阳的温暖。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放下他!”

  “我怎么放的了?!当初是他先来找我的!”华芸吼回去:“然后立马跟另外一个女的在一起!他根本就没爱过我!”

  是啊,是魏泽峰比自己先一步占领了她的心,他们的关系还是由他解决的。

  他们恋爱后的第一年,也是大二,两人很甜蜜,周末三五朋友一起游玩,偶尔,他们会单独约会逛街,那时候,陶阳也刻意回避他们。

  直到,大三下半年某个周六下午,魏泽峰回到学校宿舍,电话给了陶阳:“我有事找你。”

  陶阳跑到魏泽峰宿舍,看到他坐在书桌前…

  “什么事?没去约会啊?”

  “我,我想跟华芸分手了。”

  …陶阳内心很复杂,两边都是朋友…

  “为什么?”

  “我觉得累了。”

  “呵,你觉得累了?”陶阳手握紧成拳。

  “我们学校同届英语班的王玥,你知道吧,那个跟我在一个社团的…”

  “所以,你喜欢上王玥了?!”

  “我也不知道,平时跟王玥在一起的时间长,跟华芸一周才见面一两次…慢慢地,我对王玥也有好感了。”

  “而且,我跟她发生关系了。”魏泽峰愧疚地不敢看陶阳。

  “什么时候的事?”

  “有次社团聚餐,正好和华芸闹矛盾,喝醉了…”

  “那你现在找我来说这个干什么?”

  “我对不起华芸,没脸见她,我想了好多天怎么跟她说。但我说不出口…”

  “想让我帮你去跟华芸说?!”

  “嗯…”

  “呵呵,你就是个孬种!”陶阳很愤怒,说完便转身走出宿舍,狠狠地甩了门,“砰”地一声,只留魏泽峰一人坐在桌前,他双手抱头,想哭却哭不出来。

  手机响起:“喂?王玥。”

  “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

  “嗯”

  “那到时候我到你宿舍楼下等你。”

  “嗯。”

  大概,真实的原因是男生都有些喜新厌旧吧。

  —————————————————

  “你怎么来啦?真少见,阿泽呢?”

  “他有事没来。”陶阳不知道该怎么对华芸开口。

  “我来就不欢迎我了吗?整天想着阿泽。”

  “嘿嘿,欢迎欢迎,既然来了,我尽地主之谊,请你吃饭。正好最近跟他闹矛盾,他两天都没电话我了,晚上给他电话,又只能我先道歉了。”华芸憋憋嘴。

  陶阳看着她,有些心疼的样子,想伸手摸摸她的头。手欲抬起,却又放下了。

  他们到大学附近的一间小饭店落座。

  外边天色渐暗,饭店外人来人往…

  “想什么呢?快点吧,不用心痛我的生活费。”

  “呵呵,那我不客气了。”

  两人点了三菜一汤,华芸吃的很开心,而陶阳心事重重。

  “对了,你怎么突然来啦?还晚上点来,你待会回学校公交也得1小时吧。”

  “嗯,我就来看看老同学你不行吗?”

  “行行行。”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我们出去逛逛吧。反正明天周日不上课。”

  “有什么好逛的呀?”她想赶紧回宿舍跟阿泽电话。

  “我都来了,你还不带我去逛逛?”

  “好吧好吧。”

  两人坐着公交车去了附近的街市。虽不是很繁华,但是因为周围大学比较多,也并不冷清,更何况周六。

  陶阳看着华芸开心地穿梭在商店和人群中…他脸上更加凝重了。

  他跟在她身后,手臂伸出为她挡住人群的挤碰,陪着她吃各种小食。他曾经有想象过有一天,能和她一起过情侣这样的日子,想牵着她的手走在街道。

  不知不觉,过了回校末班车的时间…

  “我也回不去了,我在附近找个宾馆住下吧。”他是有预谋地错过末班车。

  “啊?你可以打的呀。”

  “回去宿舍也关门了,我们那宿管阿姨太烦人了。”

  “哦,好吧,那帮你找个宾馆后,我回去。”

  “嗯。”

  他们在附近找了个便捷酒店…

  华芸陪着陶阳把书包放回房间…

  陶阳关上门,看着华芸倚靠在一边等他,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是否有消息。

  “华芸。”

  “嗯?”

  “我今天来是因为,魏泽峰要跟你分手,让我来跟你说。”

  ……

  “呵呵,你开玩笑的吧?”华芸没抬头。但是手中翻阅手机的动作停止了。

  “没!他喜欢上别人了。”

  ……

  华芸眼中朦胧,拨通了魏泽峰的电话。

  “华芸?”电话那边接通了,背景声有些嘈杂。

  “你要跟我分手?为什么你自己不来说?你让陶阳来跟我说是什么意思?”

  “华芸,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阿泽,走走走,我们去那边吃夜宵吧。”一个女生的声音出现在手机里,声音很是刺耳。

  嘟嘟嘟…对面传来了挂断的声音,挂的很匆忙。

  她蹲在地上,双手环抱着膝盖,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陶阳走到她身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静静地看着她哭…

  直到她哭到没有声音,突然,她站起来,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拿出包里的纸巾,把脸擦干,走出来,面无表情地对陶阳说:“我走了。”

  陶阳心一揪,伸手拉住她的手:“太晚了,住这里吧,双人床,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干。”

  ……沉默片刻

  “嗯。”

  她侧躺在靠窗的那张床上,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她就这么躺在被子上,然后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漆黑。

  陶阳在另外一张床上,面向他侧着身,看着她,手机振动,一条短信:“你和华芸说了吧。”

  “嗯。”

  “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我还是喜欢她,但是,王玥这边,我得对她负责。”

  陶阳没再回复他,这个混蛋。也怪当初自己没阻拦,一起长大的发小,他怎么会不了解他的花心,他怎么会相信他是认真的?!

  他关了灯,透着窗外路灯昏暗的光,看着她的背影。

  抽泣声将陶阳惊醒…

  他半起身,看着华芸身子在抖动,她又伤心的哭了。

  陶阳不忍心,走到她床边,躺到她身后,抱紧了她。

  华芸被他的动作吓到,他身上有淡淡地沐浴露香味…和阿泽的味道不同,但是闻着让她安心,让她慢慢地平复了心情,也许是哭累了,她渐渐进入了梦乡…

  阿泽~刺眼的白光中是阿泽的背影,她叫着他的名字,但是,他没有回头,最终,消失在尽头…

  她找不到他,他没有回头,泪水划过脸颊,到嘴边,特别咸…

  陶阳将她抱得很紧了,他恨自己没保护好她。

  第二天早晨,华芸轻轻拨开抱紧自己的手臂,结实的手臂特别沉。

  陶阳被惊醒,连忙起身…

  “那个,昨天…”

  “谢谢。”华芸化解了尴尬。

  “我送你回去。”

  “嗯。”华芸面无表情。

  陶阳在路边买了早餐,递给了华芸,华芸拎着,也没有吃的意思,想到昨天的事,有些反胃。

  就这样一路没有交谈,陶阳送她到了宿舍,华芸对着他,轻轻说了句:“再见。”便上了宿舍楼…

  你可知,你流泪,痛了我的心,但是我怕捅破这层纸后,最后连朋友也做不了…对不起,是我先懦弱…但是我更怕别人说我趁人之危…

  这还真是奇怪的心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