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奶味少年

第五章:我不可怜你,我是心疼你。

奶味少年 啊宝蛋 6502 2019-04-15 17:24:09

  天刚微微亮,童鹤就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今天就算是正式上课了,要先去认认教室。这小家伙不想在同学们面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寒酸,于是就在自己可怜巴巴的几件衣服中挑了件八成新的灰色上衣,这是他上学临走的时候,妈妈偷偷塞给自己的,这个尺码比自己的大很多,一定是妈妈偷偷拿了耿叔刚买不久的,要是被发现了,妈妈会不会又挨打呢?一边愁眉不展,一边换上这对于自己来说算是最新的衣服,虽然有点松垮,好在干净大方。童鹤生怕第一天就迟到,最主要,他想赶紧离开宿舍,不想跟宿舍里这几个人有过多的交际。于是小心翼翼的收拾完书包,就赶紧离开了。

  童鹤缓慢的走在这所豪华的校园里,呼吸着清晨的空气,也只有在这空无一人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无比的自在。

  这会儿天还很早,也就五六点左右。离上课还有三个多小时,这会儿去教室,也只能站在外面干等。于是童鹤就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操场,此时这诺大的操场空无一人,这小家伙就随处找了一块草地,坐在地上发着呆。突然,空荡的操场出现了一个晨跑的身影,连续跑了六七圈之后,不知从哪抱了个篮球,自己打了起来。由于操场太大,对方又离得太远,童鹤只能看的出打篮球的那个人很高,而且球也打的很好,每次扣篮基本都是百分百中球。童鹤在学校也打篮球,不过由于他体质不是很好,再加上贫血,打了几次球后都脑袋发晕,最后索性就不再参加这种剧烈运动了。打球的那个人不知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一边跑一边朝着童鹤招手。童鹤被对面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悬在半空的手最后也礼貌性的回应了一下。

  “喂~!同学!!一块儿打球吗!???”

  “喂~!能听见吗???一块打……………怎么是你?”权野站在篮球架那边就开始朝对面喊,对面没有一点反应,权野想着应该是距离太远没听到,于是就往对面跑去,想喊难得有和自己一样早起的同学来打球,两个人打球总好过一个人。权野从小就有早起晨练的习惯,所以身上的八块腹肌很是性感,这也是最让权野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是等慢慢靠近了以后才感觉不对劲,这同学……这不是?……

  “嗯………早上好。”看见了迎面而来的人,逐渐清晰的面孔映衬在童鹤眼中。童鹤心里也是很惊讶,顿了顿身子之后,连忙站起来跟这个一身汗的大男孩问好。

  “这刚开学才一天,咱俩都碰面多少次了。”权野不得不相信缘分是真的存在了,一个诺大的校园,将近四五千人,俩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碰面这么多次,这也太TM巧合了吧。

  “……”

  “会不会打球?”

  “会一点……”

  “那走吧。”权野一把拉着这个小家伙的手腕,拽着往篮球场那边跑去。童鹤看了看拉着自己的那一只手,顿时脸红了下来,低着头跟着权野小步跑到篮球场。

  到了篮球场,权野松开了手,把球扔到童鹤手上,看着笨拙接球的童鹤脸已经红到了耳根,权野走了过来,伸手撩起童鹤的刘海,摸了摸头,十分烫手。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头这么烫?”权野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没不舒服……”童鹤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脸这么红,还这么烫?”权野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因为…………呃…………”

  “快说啊?哪不舒服赶紧去医院啊!”看着这个红着脸低着头的小家伙一直吞吞吐吐,权野耐不住性子了。

  “……你刚刚拉我手了,所以脸红……没有生病…………”

  “…………………………”

  权野杵在原地,不知是哭是笑,这家伙竟然会因为自己拉他手而脸红!!两个大男人!竟然会脸红??!!如果不是太单纯,,,那…………………

  “你……该不会是个gay吧……”

  “盖?是什么意思啊?”听见权野的这个问题,童鹤心中不解,便仰着头用一双人畜无害的眼睛充满疑问的看着权野。

  “额…………打球吧……”这种问题怎么跟一个小家伙厚着脸皮解释?

  童鹤不太会打球,所以抢球投球都显得很笨拙,到最后一个球没进,还把自己累的满头大汗。直到打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两人才停了下来,坐在地上歇了会。

  “你叫……叫……叫童什么来着?”权野一边拧瓶盖一边跟身旁的小家伙聊着天。

  “童鹤,童心未泯的童,闲云野鹤的鹤。”

  “你这个山娃娃好文采啊,搞得我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的名字了~嘿嘿~。”权野把手里已经拧开瓶盖的水递到童鹤的手里,童鹤先是愣了一下,便很快冲着对方甜甜的笑了笑,伸手接了过来。

  “权野,权权相争,权倾朝野。”

  ………………呃…………

  “你记得我名字就算了?你还知道怎么写?”权野一时语塞,好半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家伙怎么记性这么好?不对啊,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是哪两个字?

  “你项链上刻的有。”童鹤仰头喝了一口水,然后擦了擦嘴角,一脸笑意的望着权野,安静的回答道。

  “…………。”权野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项链尴尬的笑了笑。

  童鹤从兜里掏出一小块破表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吃点早饭就要赶去教室,赶紧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

  “没吃呢吧?一块儿吃早饭去吧?”权野随即也站了起来,往自己身上甩了两下,就当是拍灰了。

  “你衣服没拍干净啊。”童鹤斜眼看了一下权野的身后,好心的提醒道。

  “我看不到,你来帮我拍。”

  “………………嗯…………”童鹤没想到这个大男孩这么直白,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童鹤轻轻的给权野拍着身后的灰,害羞的嘟囔个小嘴,也不敢说话,直到收拾干净了才轻轻说了声“好了”。

  “好了?OK,吃饭去吧,走。”这个万年直男弯腰抱起了篮球,就自顾自的往前走,走了七八步,突然感觉身后的人好像没有跟上来,一回头,那小家伙还杵在原地红着脸搓着手指头。权野赶紧拐回去一把拽着童鹤,大步往餐厅方向走去。

  “给大男人拍个灰都能给你整害羞了!你这以后要是交了女朋友可怎么办?!”权野此时已经笑的控制不住,只能背过身一直拉着童鹤,尽量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还真没见过这么纯情的小家伙,男生之间轻微的接触都能让这个小东西羞红了脸,这要是以后跟女朋友亲亲抱抱的,还不得羞的原地爆炸啊?这家伙~真是可爱啊,纯情的让我都想亲自教教他怎么叉叉圈圈……繁衍后代了……哈哈哈哈~

  因为时间还比较早,所以餐厅零零散散坐了些人,还不算多。权野找了个位置让童鹤先坐了下来,自己拿着饭卡去排队买饭。即使在学校里以权野的身份完全不用排队,那他也不想搞特殊化。虽然有时有些任性,不务正业,但是违背原则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做。权野取了饭向童鹤走来,看着童鹤正在拿着手里的饭卡发呆,权野叫了他一声。

  “发什么呆呢?上我公寓吃饭去。”权野在等这个小家伙站起身的时候,便准备向门口走去。

  “那个……我在餐厅就可以……饭多少钱,你从我的二百块钱里面扣就行了……”本就愁着这顿饭钱花了多少的童鹤,一听要去对方公寓,赶紧站起来跑到权野身边说道。

  “走吧,我还得洗澡呢,一身汗!在餐厅吃太耽误时间了,你帮我把饭装盘,我洗完澡咱一块儿吃。”权野也不给对方回绝的机会,把话一说完,扭头就出了门,童鹤不得不跟在身后。

  来到一号楼,跟着权野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童鹤刚进一号楼大门的时候,就已经目瞪口呆了,长这么大只有在书本上看过这么漂亮的宿舍,而此时面前这个上下移动的透明玻璃,更是让对一切充满好奇的童鹤差点欢呼出声来,这只在书本上见过,在妈妈嘴里听过,可是就是没坐过。正愣神的时候,电梯门开了,童鹤跟着权野走进了电梯,紧紧的靠在玻璃上,双手死死抓住扶手不敢往下看,权野看见这小家伙一副害怕的模样,心里也猜了个大概。连车都没坐过,更不用想电梯了,这家伙这十几年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权野伸出手搭在童鹤肩上,轻轻拍了拍。童鹤顿时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下了电梯,童鹤跟着权野进了的房间,简约的装修风格,简单不失奢华,到处都透露出一丝丝贵气。就连地上都是青灰色的地毯,毛茸茸的,看起来好舒服。童鹤站在门外迟迟不肯进去,权野看着这一动不动的小家伙,心里想起了些什么,随后从门口的鞋柜里拿出一双全包拖鞋,放在了童鹤面前,自己把饭往桌子上一放,就去浴室洗澡去了。门外的童鹤这才攧手攧脚的换上了拖鞋,把自己的破运动鞋轻轻的放在了门外,脚上那双破了洞的袜子显得很扎眼,可能对方是怕自己尴尬,所以才特地拿了一双不漏脚趾的拖鞋吧。这个好人哥哥,总是能很随意的照顾到自己的自尊心。或许他是这个学校里最好的人了吧。

  “餐具在隔断后面的消毒柜里,你先把饭菜装盘,饿了就自己先吃。”从浴室传来权野的声音。

  “…………好的。”童鹤在客厅了找了好一会儿,最后在一个隔断后面找到了一个装满餐具的小柜子,轻轻的拿出了三个盘子两个碗,和两双筷子。把饭菜摆好,童鹤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餐桌前等着权野出来,当然了,饭是人家掏钱买的,还在人家家里吃,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先动筷啊。等了好大一会儿,才听见浴室关水龙头的声音,童鹤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儿,两天没好好洗澡了,身上都开始有些味道了,尽量坐的离权野远一些,不然对方嫌弃自己怎么办?那该有多尴尬…………童鹤赶紧换了个离权野远一些的座位,一个长方形的餐桌,一人一边。心想着这下应该不能闻到什么味道了吧,正想着听见浴室门开了,权野从浴室里光着脚走了出来,全身上下就裹了一层浴巾,挡住关键部位。结实的胸膛和修长的大腿在空气中暴露的一览无余。八块腹肌结实的让人移不开眼睛,这一副性感的身躯把童鹤给撩的口干舌燥,不知所措。童鹤看的脸上发烫,感觉嘴唇有点干,就低头喝了口刚才在操场上权野给的水。权野一边拿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斜着眼看着这个喝水压惊的小家伙,心里直为自己完美的身材点赞叫好。

  “都快凉了,怎么不自己先吃?”权野在一碗饭面前坐了下来,拿着筷子正准备往嘴里送饭菜,抬眼一看,这家伙坐这么远?饭菜能够得到吗?

  “干嘛呢你?坐这么远?不吃菜啊?”权野边说边把饭菜往童鹤身边挪过去,最后自己干脆也挪到了童鹤旁边,可是这小家伙好像在忌惮着什么,一直把身子往一边斜,想要跟权野保持距离。

  “你怎么了?离我这么远?怕我吃了你啊!?”权野装作生气的样子,凶巴巴的问道。

  “…………没啊……没有。。我只是两天没洗澡了,怕身上有味道…………”童鹤看着权野有点生气的样子,赶紧坐直了身子尴尬的解释道。

  “咦~还真是,奶香味儿变奶馊味儿了!话说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啊?怎么跟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一样,浑身上下奶里奶气的。”权野爬在童鹤身上使劲闻了闻,这家伙,就是个奶娃子,浑身上下透着奶里奶气的劲儿,不过……还真挺好闻的,至于奶馊味儿~当然是逗这个小家伙的啦~

  “……啊?!!?嗯…”童鹤尴尬的冲权野点了点头,就坐直了身子去扒拉自己碗里的饭。

  “一会儿洗个澡吧,还有时间。”权野的语气不像是寻问,而像是已经替童鹤做好了决定,童鹤心中犹犹豫豫,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只得一声不吭的把饭送进嘴里,至于面前可口的荤菜,他愣是一口没敢动。

  “你粥都喝完了还不吃菜?什么习惯?吃菜!”看着这个一直喝粥不肯下筷子的小家伙,权野忍不住把盘子里的肉都扒拉进了他碗里,一脸强迫的看着童鹤乖乖吃完。等到童鹤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权野扔过来一条浴巾和一身新衣服。

  “洗澡去吧,一会儿换上,均码,应该大不了多少。”权野说完就坐在了客厅沙发,打开了电视。

  童鹤拿着浴巾和衣服,没有说话,乖乖的走进了浴室,放置好衣物,便扭过身来摆弄浴缸里的淋浴头,好大的浴缸啊,这跟在学校的一点都不一样,学校里的澡堂是站着洗的,而这里的浴室是躺着洗的,当然比学校的高级多了。童鹤弄了好大会儿,也没找到热水开关,无奈之下只好用凉水洗擦着身子。屋内空调开的温度很低,更是让童鹤冻得瑟瑟发抖……

  沙发上的权野此时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赶紧站起身来走向浴室。我竟然忘了这家伙不会用这种智能淋浴……!!!!……浴室门没有反锁,一拧就开了。接下来一幕让权野这个万年老直男很快就变了脸色……

  白皙的身子在水中浸泡着,纤瘦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水里的人不时的打着冷颤,晶莹剔透的水珠附和在这个完美无瑕的身体上,任由谁看了都想马上犯罪!权野站在门口咽了咽口水,心想着自己这下全完了,看着下身诚实的反应,权野感觉自己被掰弯了一样,竟然对一个跟自己一样长着小弟弟的男人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权野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待到疼痛感快让自己清醒的时候走进浴室,手插在水里试了试水温,真猜对了……这TM是凉水……

  “你就用凉水洗澡?不会开热水不会叫我?冻病了算谁的?”权野嘴里一直气急败坏的嘟囔着,完全不顾水里赤裸着身子的小家伙是什么表情。童鹤被权野的突然闯入吓得赶紧捂住身体,不捂还好,这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操作让努力降火降一半的权野直线升级,权野这个大直男脸红到了脖子上,赶紧闭上眼睛伸手把童鹤从浴缸里抱了出来,吓得本就冻的颤抖的童鹤在怀里更是瑟瑟发抖。权野小心翼翼的把童鹤放在地上,拿着浴巾披在他的身上,才敢把眼睛张开。

  …………可是……我为什么要闭眼睛?!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我跟兄弟一起撒尿的时候还面不改色的比着大小……我……

  心中一万句为什么奔腾而过的同时,也不影响权野熟练的把浴池里的凉水给放掉,又打开热水,试了下水温,等到水快满的时候,又一句话也不说的把地上拼命裹着浴巾瑟瑟发抖的小男人一把抱进浴缸里,然后赶紧出了浴室关上门。这一顿操作猛如虎,此时门外的人已经觉得自己像个二百五……

  ……我的贞操呢?…………我TM的刚刚抱了一个男人两次…………我竟然还把他带到了家里……我还让他在我浴缸里洗澡……话说这家伙这么高的个子怎么会这么轻?……这家伙好白啊……皮肤好滑…………操啦!!我这是怎么了?!!!………………

  浴缸里的小家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一连串雷人的举动,实在是让童鹤想都不敢想,此时的童鹤脸色煞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个好人哥哥帮我放了热水,还…………还抱了我……可是我没穿衣服的时候他进来了…………没关系…………他闭眼睛了……

  我…………却好喜欢被他抱着的感觉啊。

  ……不要乱想!!童鹤!!他只是一个不求回报的大好人!你一直都在亏欠人家!!现在竟然还在想这些肮脏的事情!!你可是个男孩子!!!这样太不该了!!

  权野换好衣服笔直的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等着童鹤洗完澡出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实则故作镇定,心里指不定翻腾成什么样了!)

  童鹤擦干了身子,换上了权野拿的衣服,只大了一点点,比起自己的那件,这件看起来再合身不过了。童鹤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白色的卫衣衬的自己皮肤更加晶莹剔透,原来这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也能这么好看,回宿舍一定要好好洗过,再还回来。

  看着从浴室慢慢走出来的人,手里抱着衣服和浴巾,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权野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的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一双运动鞋走向了童鹤。

  “40的鞋码,我看你门口鞋子是42的,你脚哪有这么大?把鞋换上吧”

  “我……我穿自己的就可以了……”没想到对方连鞋子都帮自己准备好了,童鹤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你这一身阿迪配上你那个快露脚趾的鞋子,你觉得一会儿会不会成为焦点?”

  “可是……我穿你的衣服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别废话,都是特地给你买的,不是我的。”

  “给我买的??”童鹤此时早已经目瞪口呆,权野的话让他心内一惊,一秒钟的开心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却是满满的屈辱感。

  “昨天冲完饭卡你走了之后,我在建南大厦买东西的时候顺便买的,本想去你宿舍给你,没想到今天早上就碰上了。”权野一脸无所谓的回答道。仿佛给童鹤买衣服买鞋子真的只是很随意很顺便的事情,实际上也只有权野自己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在乎过任何人的事情,连自己交往一年多的女朋友三围以及鞋码他都不清楚,却能很仔细的打量着童鹤的尺寸,帮他挑选衣服,挑选鞋子。他已经帮这个小家伙,帮上瘾了。也或许,他不是在帮童鹤,他只是在帮自己,帮自己照顾他。

  “我希望你是借给我的,而不是可怜我。”

  ………………

  “你这家伙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你怎么总认为我是在可怜你??你的自尊心就这么值钱吗??!我为什么要可怜你?!”

  权野此时已经被这个小东西气的暴跳如雷,要不是这小家伙连自己一巴掌都经不住,权野早就捶他一万遍了……

  “……我们刚认识两天……你已经为我花很多钱了,你明知道我还不起……我不知道……你图什么……”童鹤被权野生气的样子吓到了,但还是咬咬嘴唇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给我听好了,我图什么,我不可怜你!我是心疼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