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鬼神的花嫁

第十章,远处的微芒2

鬼神的花嫁 书墨染香 3245 2019-04-15 17:00:00

  现在可以回头?她知道,踏出这一步,意味着她完全进入了那个她所不了解的世界,也代表她完全接受了属于他的世界。

  喻潇没有回头。

  她轻轻把手放在他的掌心,在他抬眼看她的时候,用力握紧了他的手。

  “我说过,我不害怕。”特别是,跟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更加不会害怕。

  在女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明亮的光仿佛不经意投下的石子,霎时把他的心湖搅得天翻地覆。

  他避开她的眼睛,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牵着她的手引导她踏出第一步。

  “平日里大多数时间,我在花镜工作。那里也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下次空了,我可以再带你去看看。”

  “嗯。”

  “这里是古天阙,也就是天阙之主生活的地方。你进来的那个位置,是天阙之门,连接着人类世界,高等级的妖怪可以自由出入。”

  “高等级?”喻潇小声道,“是不是,就是那种位高权重的?”

  “算是。不过更多的是那种妖力强大的大妖怪。”

  “大妖怪?”喻潇悄悄抬眼瞅他,“像你这样……不对,你不是鬼怪,你是神仙……”

  “……”宁北珩装作没有听到她的碎碎念,继续刚才的话题,“你从小可以看见鬼怪精灵,会不会觉得自己异于常人?”

  “有时候会。”喻潇道,“后来发现周围的人都看不到,我也会假装看不到,慢慢的,就觉得自己和别人没什么区别。”

  “其实,人类的世界里,有些人因为自身原因或者外界的影响,和你一样,也能看见异世界的生物。”

  “哎?”

  “上次我带你去过的那家花店,花店的主人叫苏尧,和你一样。”

  “苏尧?”就是那个很喜欢昙花的人?“那他……”他的店里有一只会说话的狐狸,想来早就对妖怪什么的见怪不怪了。

  “他那个花店里,除了他是人类,其他几个,小白,乐桐,玄女,都不是人类。”

  “咦?”乐桐是那个小女孩吧?玄女看起来也是人类的样子,居然都不是人类?

  “玄女是苏尧的式神,至于乐桐……”想起小女孩凄凉的身世,宁北珩语气微沉,“乐桐出生以后,家里人嫌弃是个女孩,把她扔在了九夷山。那个时候的九夷山下了好几天的雪,苏尧遇见乐桐的时候,小姑娘的身体已经完全冻僵,魂魄在身体周围徘徊,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

  “苏尧见她可怜,便将她带回蒹葭养着。乐桐看起来和普通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不过要是抱抱她,你就会发现,她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重量——轻飘飘的,和羽毛一样。”

  宁北珩最后一句话仿佛叹息,喻潇听得难受,却又不知该怎么回话——被遗弃的小女孩,能遇到苏尧那样的人,也是一件好事吧?哪怕,这个相遇有点晚。

  “那你工作的地方,那个花镜。”比起苏尧,她对和他有关的事更感兴趣,“花镜里也都是苏尧那样的人?”

  “花镜是‘物语’组织的总部,‘物语’里,集结了很多苏尧那样的人,为有需要的人解决一些普通人类无法解决的问题。”

  “比如说驱鬼?就像电影里的茅山道士一样?”

  “差不多。”从不看电影的某人顺势肯定了喻潇的话。

  “很厉害的感觉呢。”喻潇道,“能把这么多厉害的人集结在一起,这个‘物语’的创建者肯定也是很厉害的人呢。”

  宁北珩默然。

  两人说话的时候和形态各异的妖怪们擦身而过,喻潇时不时被迎面而来的妖怪撞得趔趄,宁北珩瞅了一眼小声道歉的小女孩,抬手把她揽到身边。

  “小心——被发现是人类的话,会被当做点心吃掉的。”

  “哎?”寒梅凛冽的香味扑鼻而来,喻潇自动忽略了他警告的话,下意识动了动鼻翼,僵着手脚机械地跟着青年往前移动。

  唔,宁北珩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是梅花的香味吗?总能让人想到飘雪的凛冬里,遗世独立的寒梅,凛冽而孤独。

  顺着粗壮的树干一路向上,拨开挡住视线的枝叶,造型精巧的小木屋映入眼帘。

  喻潇盯着木屋看了一会儿,赶走心头莫名的熟悉感,对宁北珩道:“这是你的家?”

  家?宁北珩没有否认:“这是天阙之主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果然是他的家。喻潇往前踏出一步,被宁北珩扣住手腕:“先别动。”

  喻潇:“哎?”

  厚重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昭示着有东西正拨开树叶靠近他们,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喻潇心头一紧,缩到宁北珩身后。

  劲风扑面而来,深色的巨蟒划开树叶,盘在小屋上方的树干上,探头凝视着两人。

  “宁,你带了人类回来?”低沉的声音透露出明显的不悦,褐色的竖瞳一眨不眨地盯着喻潇,“我可以吃了她吗?”

  “不可以。”宁北珩语气平静,“她是我的客人。”

  “客人?”巨蟒缩回脑袋,吞吐着红色的信子,似笑非笑道,“你居然,愿意和人类交往?还是说,你终于忘记了过去的事,决定接受人类的小女孩?”

  “过去的事,不管我忘不忘记,都已无法改变。”

  “……呵。”蛇尾灵活的扫过木屋的大门,勾落上面的门锁,“进去吧,人类。”

  这条蛇对她敌意很大啊。喻潇咽了口唾沫,更加用力地握紧宁北珩的衣角——如果没有宁北珩的话,她肯定成了它的腹中餐。

  “多谢。”宁北珩颔首,牵着哆嗦的喻潇推门进屋。

  那条蛇为什么一直盯着她?喻潇艰难地挪动双腿,踏进木屋的那一刻,头顶传来叹息般的声音。

  “小女孩,欢迎来到天阙。”

  屋子空间很小。喻潇的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除了靠窗的软榻,再也找不到其它可以休息的地方。

  不过那张软榻一看就是私人物品,她也不好意思坐上去——哪怕她的两条腿仍然在不听话的颤抖。

  青年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杯清水放到桌子上:“把那只灯笼给我。”

  一路的目不暇接,喻潇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连忙把装在包里的小灯笼拿出来,放在宁北珩面前。

  青年右手中指指尖沾了点杯子里的清水,沿着灯笼轮廓分明的骨架描摹而下。手指过处,断裂的骨架重新愈合,支离破碎的身体恢复成型,甚至连白色大猫身上沾染的草汁都消失无踪……

  直到白猫起身“喵”了一声,喻潇才从刚才所见的那一幕中回过神。

  所谓起死回生,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好了。”右手背到身后,青年拎着灯笼放在小女孩手里,“你可以带它回家。”

  “啊……”确切的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喻潇捧着死而复生的灯笼,迟疑一瞬,放到桌子上,“让它留在这里吧。”

  “嗯?”为了这个灯笼哭得那么凄惨,现在他救活了它,她却要把它留在这里?

  “它本来就不属于我,这里才是它应该生活的地方——我看到外面的树上有很多它的同类。”戳了戳画布上白色的大猫,喻潇小声道歉,“让你经历了那么不愉快的事,真的很抱歉啦。”

  “你不用道歉。”屈指在画布上叩了叩,宁北珩冷笑道,“它跟着你,本来也不是真心诚意。”

  “……”喻潇微怔,“什么……意思?”

  “古天阙之门只有每年的花朝节和中元节会打开,到那时,各种灵力微弱的鬼怪精灵会得到一次进出天阙的机会。”宁北珩道,“像它这种小妖怪,平日里根本不可能随意进出天阙,所以它选择跟着你。”

  “额。”

  “明白了吗?你只是它进入天阙的一颗棋子而已。它选择利用你时,就该做好被人类伤害的准备。”

  “……”喻潇呆呆地看向桌上的灯笼,白色的大猫将脑袋埋在身下,不敢看她。

  宁北珩说完这些话,猜测女生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回应——生气?暴怒?失望?还是……

  “噗嗤。”喻潇捂住嘴,闷闷地笑出声,“原来,原来它们会有这么多小心机吗?哈哈……”

  “你……”你不生气吗?付诸真心,却被这个小妖怪利用。

  小女孩双眼弯成了月牙儿,肩膀轻轻颤抖着,似乎怕惊扰到其它的妖怪,努力想把笑声憋回去。

  宁北珩看了她半晌,长长叹了口气,嘴角扬起不自觉查的弧度——果然是个天真的笨姑娘啊。

  “宁北珩……”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喻潇认真道,“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救它,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话。“能遇到你,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

  “……”女生的眸子宛如沉入了无数星星的湖水一样,清澈而明亮。宁北珩迎着她的眸光,眼里有一纵即散的悲哀——等你回忆起一切,还会不会觉得,遇见我是你的幸运?

  “对了,宁北珩。”趁他愣神,喻潇飞快地绕到他身后,抓住他背在身后的右手,“你没事吧?”

  “什么?”

  “起死回生这种事,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右手指尖的水迹已经消失,翻来覆去检查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喻潇松开他的手,“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或者有没有……”

  “没有。”小女孩的每一句话都悄无声息地钻进他的胸口,驻进心脏,生根发芽。

  青年温柔了眉眼,修长的手指覆在女生的发顶:“你不用担心我。”

  “……哦。”得到这个回答,小姑娘觉得胸口堵了一坨棉花,闷得难受。

  她避开青年的手,抱着灯笼走到窗边,看树下人声喧闹,不再搭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