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妻主十八岁

15.你什么意思

妻主十八岁 笨来的猪 1843 2019-04-15 17:02:57

  “周景天,你要带我去哪儿?”我看着他笑问。

  周景天看我一眼,幽幽道:“我订了情侣套餐,先去吃饭吧。对了,花喜欢吗?”

  我转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还好,不过我扭伤了脚,不宜吃寒凉的食物,换一家吧。”

  周景天瞄了我一眼:“你真是麻烦,那你说我们去哪儿?”

  “哦,去华生錧吧,那里即可以吃东西,又可以观武论术,我经常去那里的。”我很真诚的说道。

  “华生錧?观武论术?你知道约会的含义吗?”周景天瞬间炸毛,这丫故意的吧!不过还是去了华生錧。

  “喂,周景天,这华生錧不好玩吗?冷着一张脸做什么?来,把手给我吧。”我想证实一下心中的疑惑。

  “给你手干嘛?想牵手你早说嘛。”周景天心中很是高兴,傲骄的伸出手去,只是人家只是碰了一下就没有下文了,正疑惑呢?

  “你怎么没有反应呢?”我看着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周景天问道?

  “你什么意思?”

  “哦,没事,不过你是男生没错吧,那没有反应就说明你心思纯净如孩童-----。”我一边说一边回想老爸说的话,看来就是这样子的没有错了。

  周景天越听越恼怒,她这是嫌了不够男人:“白小米,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行,那本少爷就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出于本能反应,我一脚踢了过去,用不曾扭到的那一只,周景天捂着下身半天没起来,我则尴尬的站在一旁等他缓过来:“呃!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突然靠过来的。”

  周景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个女生也太暴力了,他差点就废了。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不生你气了。那个长发男究竟是与你是什么关系?”周景天恶声恶气的问道。

  我松了一口气:“嗯,他是我妈妈给我订的娃娃亲,说他是我的未婚夫也没有错了。”

  “娃娃亲?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兴这个?”关于这一点,周景天是最气愤的。

  “虽然时代不一样了,但是我妈与他好像都很认可的样子。”我很诚实的回答了他,大概是因为他单纯吧。

  周景天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我:“都认可?那同在一个屋檐下,你是不是也会喜欢上他?”

  我也停住了脚步,认真的想了想:“不知道呢!反正我不讨厌他,他是一个很温柔,很细心的人。我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也不清楚,我吧,性格比较强,要么找个更强的,要么找个能包容我所有的人。”

  “所以,你说的更强就是指我吧?”周景天窃喜。

  我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由衷的说:“没有觉得,你可能连我二十招都过不了,哪里来的更强,不过我可以把你当成朋友,因为你很单纯。好啦,我要回家,天都黑了,你就送送我吧。”说完走在了前面。

  周景天脸色臭臭的跟在身后,脑海中只回荡中着一句话:没有觉得,你可能连我十招都过不了,哪里来的更强------。这深深打击到了他。

  而景德高中的校长办公室里:“校长,外面有客人要找你。”

  周景龙一脸不悦:“客人?没有预约的一概不见,我正忙着呢!”

  秘书有点为难,不过还是说:“可是这位客人是要你去见他。”

  周景龙放下手中的文件,端起咖啡道:“让我去见他,他谁啊?”

  “他说他姓寒,是你的大学同学------。”

  周景龙喝下去的咖啡一下喷了出来:“怎么不早说?”

  还没有等秘书反应过来,人已经冲了出去。

  “玉天,真的是你啊,玉天,你怎么来了?”周景龙有些激动,这可是他暗恋了很久的人啊。

  寒玉天转过身,客气而疏离的说:“周校长,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再说周景天,更是气不顺心不宁的,但是就是不想放人离开他视线:“我说白小米,你都十八岁了,现在才几点,你就要回去,我的朋友们都还没有见过你呢?”

  我却坚持要回家,怎么说呢,我狠狠的揍了人家,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还是有点尴尬的:“我老妈打电话来了,像我这样的乖乖女,当然是要回家的。”

  “你乖?我怎么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如果我不放呢?”周景天试探性的问道。

  “那很简单啊,跳车!”我干脆的说出口,气得周景天说不出话来。只能将人送回。

  “到了,快回去报道吧!”

  “嗯,谢谢啊!”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周景天气得肝疼,郁闷到不行。

  我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表示?哦!开车小心一点,再见!”

  还没等到周景天反应过来,人已经入门去了,他正想打个电话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暴力狂。刚拿出手机,就接到蓝枫的电话:“我说兄弟,你到底能不能将人带过来让我们瞧瞧啊------。”话还没说完的蓝枫就听到砰砰两声,吓了一跳。

  连忙追问:“喂,景天,你那边是什么声音,出什么事了吗?”

  周景天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没事,路上被人放了钉子,轮胎爆了两个而已。”

  蓝枫一听汗颜,这名花的主人下手够黑的,不过还是忍不住笑道:“所以,你不仅没把人带来,现在还吹着晚凉风等着车行的人去救你,作为你兄弟,我,只能深表同情。”

  周景天气得咬牙切齿,好你个长发男,你给我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