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女人当欣欣向荣

无标题章节

女人当欣欣向荣 熊大70 2402 2019-04-16 00:42:02

  第二十三章

  元旦早晨六点半,天刚曚曚亮,十六男五女跑友在堰城体育馆广场集合,准备七点开跑“2010年迎春马拉松”。

  辛欣第一次见到金sir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女朋友。花容穿着范思哲冬款黑色羊绒连衣裙和黑白过膝长靴,外套皇冠天鹅绒貂皮大衣,让她修长曼妙的身材一展无遗,还自然流露出名门望族大家闺秀的雍容华贵,更何况她天生丽质,又专练脚尖舞――芭蕾,怪不得金sir不到十三岁就跟她初恋。辛欣不由自主走到花容跟前,笑语,“近美者丽!”花容忍俊不禁,“我老公说得没错,辛姐,你真的挺幽默风趣的!”一目了然,他俩除了没登记外,跟别的夫妻一样。

  出发前,辛欣再检查一下装备,双肩包绑结实了不会乱晃,“脉动”、“力士架”在最外层放着,方便拿取;多威马拉松跑鞋带系好;头巾护耳;先戴上MP3放流行歌曲;再戴毛线手套,出发。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辛欣的心跟着羽泉歌唱,辛欣的脚跟着群主群友酷跑。她个最矮,腿最短,开始一个多小时,只能在大部队后扫尾跑啊跑,她锲而不舍地尾随着。

  花容驾着奥迪Q5后勤服务她老公和辛姐,时不时把车停路边,等辛姐撵上,问她累不累,渴不渴,要不要补充水份……感觉得出,金sir一定差使他老婆替他义务保镖辛姐。辛欣微微一笑,“小花,你去陪伴你老公,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听到辛姐这么说,花容高兴地去陪伴她老公。

  二十公里后,有三女跑不动,坐上了后勤车。金子故意放慢节奏,等她跟上,“辛姐,你还跑得动吗?”辛欣点头笑笑,继续随风奔跑。金子陪辛姐撒丫子,这让习惯跑单帮的辛欣浑身不自在,其实是比她小九岁比她高三十五公分的大眼男剧烈运动时散发的男性荷尔蒙让她呼吸紧张。驾车随行的花容看似关心实则戒备的一语双关,更让辛欣压抑。她驻足停步,调侃,“金俊男花美女,别看我萝卜头样,我可是特立独行的女汉子,请你们敬而远之我!否则,我……”她河东狮吼起来。

  “神经病!”花容冷嘲句,驱车向前,喷她一脸尾气。金子不好意思笑笑,递给辛姐一瓶“红牛”,一大块“德芙”,转身跑去追老婆。

  那天,辛欣三小时五十分跑完42.195公里,是这次活动中唯一坚持跑完全马的女队友。“一马当先”群主表扬“欣欣向荣”耐力好,韧劲大,意志品质顽强,有潜力可挖。网名“沉默是金”的金子举手之劳帮辛姐擦擦汗。这个小举动让花容醋意大发,她当众尖酸句,“矮子矮,一肚子拐!”现场最矮的是辛欣,大家齐刷看向她,她只能精神胜利法化解难堪,“浓缩的都是精华!”大家都笑了,觉得这小个个女跑友机智聪明还很文雅。当晚,金子手机短信向辛姐致谦。辛欣如此回复,“换位思考,我理解花容。爱情只有男女主人公,多个就是第三者,所以,你我要大路朝天,各走各边。”

  此后,辛欣成为马拉松狂热分子,工作顺利,身体健康,没丈夫孩子拖后腿的“欣欣向荣”持之以恒每周六早上七点酷跑一次马拉松,碰巧群活动,她尾随队友;一个人时就跑单帮;不巧遇到‘大姨妈’,她就在家待“客”。小堂弟都结婚了。辛家宗!,就剩辛欣老姑独处。辛父辛母又忍不住唠叨宝贝闺女,忽悠姑娘参加电视相亲。辛欣发狠话,“老爸老妈,你们再逼我婚嫁,我就出家削发为尼!”父母不怕吱声,怕说一不二的宝贝闺女动真格后,赶紧给女儿包荠荠菜饺子吃,辛欣这才眉开眼笑,逗乐外公外婆。星期六厂休日,辛欣接着马拉松。

  马拉松是孤独者的运动,爱好这项运动的,都耐得住寂寞。辛欣不怕人生旅途孤单寂寞,就怕遭劈腿,所以,自爱比他爱更值得信赖。辛欣独善其身,洁身自好。就算参加群活动,也是专注马拉松,长跑完42.195公里,就坐公交回父母家吃香,从不和群主群友AA聚餐。“一马当先”善意提醒“欣欣向荣”要合群,要跟大家一起玩乐,别那么严肃认真。辛欣笑语,“群主,请允许我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群主肃然起敬这个群员,还主动到袖珍服装厂订做群服。辛欣每套只收50元,差不多是赠送给跑友。

  工作时,辛欣恪尽职守;业余时,辛欣撒欢跑。两个月后,矮个短腿大龄的辛欣竟然能和高个长腿小青年金sir并驾齐驱在同一跑道上。开着奥迪Q5缓缓随行的花容羡慕嫉妒恨地热讽,“臭显摆!”辛欣一笑而过,加把劲,超越金sir。年轻气盛的金子不甘落后,蹽长腿迈大步……听到追赶声,辛欣全力以赴勇往直前。如此你追我赶,两人暗暗较上劲了。三十五公里后,金子有些发软打飘,肯定是昨夜跟老婆啪啪……听到身后金sir气喘吁吁,脚步沉重,辛欣越跑越飞快,把金sir拉远远。那天,金sir半途而废。

  变得自信的辛欣面对花容无端争风吃醋的尖酸,也敢反唇相讥,“你真想跟你爱人比翼双飞,你就下车陪金sir撒丫子,你有这本事吗?”花容恼羞成怒,把SUV急刹在路边,下车,脱掉高跟鞋,“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拽什么拽……”她不是赤脚跑步,她是……金子眼疾手快接住砸向辛姐的高跟鞋,“花容,你看看你,泼妇似的!”

  大美女第一次耳闻疼爱有加她的老公责骂她,顿时梨花带雨,开车……怕老婆有什么闪失,金子贴身保镖着老婆,赔礼道歉给她四千五月薪让她零花。花容还是委屈万分地一哭二闹三上告,告她父母和准公婆,金子跟外人合起伙欺负她。高干的金父当然护犊自家独生子,劝准儿媳改改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脾气。名门望族的花父岂能听别人责备自己的掌上明珠,两亲家公口角了,两亲家婆各帮各家,一时闹哄哄。

  金子第一次跟花容提出分手。花容要死要活不拜拜,“金子,我都为你刮了两次宫,死里逃生来爱你,你……”她泪奔。他心软了,又温柔以待老婆。

  花容找到袖珍服装厂广长办公室,当着助理面,诬蔑一肚子拐的矮子妄想用豪车勾引诱惑她老公,还养凯子(把张扬也损了〉。辛厂长烦劳助理电讯金sir,请警察来处理这寻衅兹事者。

  金子怕花容胡闹神经衰弱的辛姐,闹出人命,跟老婆妥协了,按她的意思,退出酷跑群,车归原主,永不联系。辛欣不想触车伤心,特别拜托金sir帮她把奥迪Q5捐给幸福路派出所当警车用。金sir没明确答复,辛欣也懒得深究,她专心致志事业和业余爱好。经济独立、人格独立的辛欣自带光环,走到哪里亮到哪里,她蝉联了堰城十大杰出青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