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十九章 原来是你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125 2019-05-03 20:00:00

  下午,敲门声如约而至。石琉一打开门,便看见了笑得花枝乱颤的陈臣以及他身旁穿着一身常服的瘦削中年男子。

  “原来是你?!”石琉一脸震惊。可真是冤家路窄啊,别以为你脱下了道士服我就记不得你了。

  以为在对自己说话的陈臣腆着脸凑上前:“可不是我嘛,说好了下午来就下午来,不可能鸽你的。”

  “不是说你,我说的他,这个骗我买他玉坠的骗子——”石琉义愤填膺,直指陈臣身旁的申世。

  “咳咳咳,小姑娘,我们之间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啊,站在门口也不太好,进去说吧。”申世有些心虚地眨巴了几下眼,努力为自己找台阶下。

  “对啊,咱们有什么事情进去再说吧。”见气氛有些尴尬,陈臣挺身而出,自觉担任和事佬的身份。

  进到屋里,申世立马锁定视线,两眼直直地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常旦西,平静地开口道:“你该回去了,常旦西。”

  看着对着空气说话的申世,陈臣还是忍不住因为诡异而打了个寒颤,一边摸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对石琉道:“姐妹,你看他,对着空气说话,怪尴尬的~”

  原来他真的可以看见常旦西!被震惊笼罩的石琉惊讶到说不出话,无心理会一旁的陈臣叨叨。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石琉忍不住走上前询问道。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常旦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认真地看着申世,想要得到答案。

  ……………………

  整个屋里,只有陈臣一个人像傻子一样,看着申世和石琉对着空气比划,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哎哎哎,拜托你们重视一下我好不好!”努力寻求存在感的陈臣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打断了说话的人。

  “呀!瞧我这记性,忘了你不是你爷爷,没有看见游魂的灵力。”申世一拍脑袋,为自己怠慢了好友的孙子懊悔不已,然后不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什么符,往陈臣背上一拍。

  “…………”陈臣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心中的冲击感了。

  就这么一闭眼一睁眼,客厅里就多出了一个人,不对,是多出一个那什么,最关键的是,气质佳,还巨特么帅。

  身为资深颜狗的陈臣将之前听闻姐妹男友身份的恐惧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只想沉沦于美色。

  “嗨~帅哥,你好,我叫陈臣,认识你很高兴。”他做作地理了下衣领,顺了一下头发,满面微笑地走上前打招呼。

  谁料,常旦西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不留痕迹地默默拉开了一些和他的距离,开口道:“我是直的。”

  陈臣心中:生气╰_╯!我像是那种沉迷男色的人嘛!【作者:你像……】我只是想单纯地认识一下姐妹的男朋友而已。

  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姐妹夫不可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再说了,你也不是我喜欢的款。”

  说话这么直,一看就是标准的钢铁直男,不像祁琪,含蓄内敛,又会照顾人……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他。

  见陈臣突然沉默,不吭声了,常旦西有些懊悔,书上说,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女朋友的好朋友。看样子,自己这是犯了大忌。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主动搭话:“那个,我是石琉的男朋友,她之前也向你介绍过我了,我身份比较特殊……”这句话成功提醒了陈臣。

  于是,话还没有说完的常旦西,便看见刚刚还主动走上前的某人默默地后退了几步,保持着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常旦西:“…………”

  这位gay蜜,果然不是寻常人。

  “总之,现在情况紧急,你哥哥也很担心你,怕他母亲对你不利,所以希望我尽早为你招魂。”申世一脸严肃地对常旦西说。

  众人都安静了。关于常家的恩恩怨怨,之前陈臣就有将自己做的功课都公布,再加上一旁申世的补充,大家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常旦东和常旦西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常父因为家族安排,娶了商业世交厉家的千金厉琴,也就是常旦东的母亲。

  虽说两人并无感情基础,但常父还是抱着好好过日子的念头处着,尤其是在有了常旦东之后。

  然而,厉琴却不这样想,她觉得是常家毁了自己的自由,哪怕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给任何好脸色,从未尽到一分做母亲的责任。她公然出入各种夜店,纵情声色,把厉父气了个半死,深感对不起常家。

  到之后,厉琴干脆将担子一扔,和养的小白脸出了国,深明大义的岳父岳母愧疚之下,帮他们办了离婚。

  再之后,常父遇见了一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后来和她修成正果,生下了常旦西。对常旦东,女人视如己出,就这样,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而远在国外的厉琴,在花光了身上的钱之后,和小白脸闹掰了,回到了国内,厉父坚决要和她断绝关系,更不会给她钱。

  走投无路的厉琴趁着常父不在家,找到了他的太太,声泪俱下地求她把丈夫还给自己,说是自己让他伤心了,被深爱之人打击到的他才会选择随便找个人凑合,而那个凑合的女人正是自己面前的常太太。

  厉琴的演技简直一流,让常旦西的母亲成功地相信了她。一向内敛的她没有勇气直接询问丈夫此事,只能自己憋着。

  忙于事业的常父只知厉琴趁自己不在时来过,粗线条的他只对妻子说了句“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一向说不出什么好话”,却从未料到她的登门竟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常太太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在坐月子期间落下了病根,再加上此事郁结于心,整个人愈加闷闷不乐,最后用吃安眠药的方式结束了自我。

  那一年,常旦西才三岁。

  常旦东虽说是厉琴所生,但在他心中,母亲始终只有一个,也就是常旦西的妈妈。常父因癌症去世后,他兢兢业业地打理着常家的公司,对外界宣称只是暂时为弟弟打理,之后自己要退居二线。

  厉琴听闻此事,坐不住了。在劝常旦东争权无果后,她便转移目光,盯上了常旦西——她找道上的人,把常旦西撞进了医院,撞成了昏迷不醒的状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