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十七章 劫后余生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066 2019-04-29 19:56:41

  月亮从云朵后面探出了头,洒了一地星辉。

  等完全镇定下来,石琉才发现周围真的很安静,除了草丛里偶尔冒出来的几声虫鸣,就是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她红着眼眶从常旦西怀里离开,声音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惊恐:“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好。”他的眸子在树叶打下的阴影中显得格外明亮,起到很好的安抚作用。

  然而……

  “我腿软,突然一下迈不动步了。”迟迟未动的石琉迎上常旦西不解的目光,声音忍不住带上了哭腔。

  常旦西失笑。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狼狈、脆弱,却又是如此真实的她。真好啊,和她一起患难见真情。

  他走到她跟前,转过身背对着她,然后屈膝,呈半蹲状态,十分霸道但是很帅气地说道:“上来!我背你!”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耍帅。石琉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爬上了他的背,轻轻倚靠在他后背上。

  入鼻,是薰衣草清香洗衣液的残留味道,淡淡的,很清新。这件衣服还是她之前为他手洗的呢。

  月牙弯弯,背上正在偷笑的人儿笑眼弯弯,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夜凉如水。

  石琉忍不住靠紧了一些,努力地靠近结实后背上传来的温暖。

  欸……等等!温暖!

  她忍不住惊叫:“天呐!常旦西!你有热度了耶!”

  “废话,背着一头猪走了这么久,满头大汗了都,身体当然有热度了。”某人的毒舌属性再次上线。

  石琉毫不犹豫地掐上他的肩膀。

  “哎哟哟哟~疼疼疼!我错了。”常旦西很没有骨气地立马道歉,好歹是自己女朋友呢,得让着点。

  “错哪儿了?”被打岔的石琉忘了继续追寻奇怪现象的原因,而是立马进入到野蛮女友的角色中。

  “错在嘴太快,一不小心把真心话给说了出来。”求生欲为零的某直男十分真诚地自我检讨。

  下一秒——

  “啊~~~~~~~~~”男人痛苦的嚎叫声划破夜空,惊了窝里鸟儿的美梦。

  不知道走了多久,昏昏欲睡的石琉被一脸嫌弃的常旦西叫醒:“到家了,快擦擦口水吧!”

  “啊?哦!”果然,某人的后背湿了一片。石琉有些窘,用衣袖胡乱给他擦了擦,满脸谄媚:“嘿嘿,擦好了。”

  小区门口,少女对着空气一通动作。

  “哎哟!这不是小石吗?”拎着提灯式超亮手电筒的门卫大叔走了过来,中气十足地说道。

  “欸!是我!”石琉吓了一跳,立马站端正,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门卫大叔:“哎哟,你可算回来了,你爸妈之前在小区周围到处找你呢!赶紧回家报个平安吧!”

  “好嘞!谢谢您!”石琉应道,然后快步往自家单元楼走。

  远远地就看见只有她家灯光还亮着,心里一阵暖流涌过。果然,家是最温暖也是最可靠的港湾,不论何时,永远都张开着怀抱。

  走到门口,…………,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在包里掏了半天硬是没掏出个啥的石琉,和静静注视着她动作的常旦西,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凝固了半天。

  “那个、忘带钥匙了。”石琉讪讪一笑。

  “没事儿,”某人满脸理解,笑得十分温和无害,“我觉得你应该多喝点核桃粉了。”

  成功挨了一锤子的某人瞬间老实,一脸乖巧:“你还是敲门吧!”

  也是,爸妈现在一定为自己担心得睡不着觉。

  敲了半小时的门后,屋内依旧毫无动静。

  “你钥匙放哪儿了?要不我进去给你拿出来?”倚着墙的某人一脸“老子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定”的神情,成功地惹怒失去理智的女人,被拧了一把。

  气到翻白眼的石琉:“这位爷,你早干嘛去了?早点说咱们不早就进去了?”

  努力维持形象的某傲娇飘爷:“英雄,总是压轴,当然要最后出场。”

  他迈着潇洒的步伐,大步往紧闭着的门走去。

  “咚——”一声巨响,一脸惊愕的男人连撞红的额头都顾不上揉,就这样傻愣愣地驻足在门前,眼观鼻,鼻观心。

  “.…..那个,你没事儿吧?”又心疼又好笑的石琉默默把他拉退,踮起脚尖,动作轻柔地为他揉着额头。

  石琉心里:哈哈哈哈哈,怕不是个傻子,连自己有没有穿墙术都不知道。等等!这个傻子好像是自己的男朋友,不能笑,唉,心疼他的伤。可是还是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旦西心里:奇怪!我之前明明可以任意穿过墙壁的,怎么现在不行了呢?难道是因为自从来了石家就没有穿过墙,技艺倒退了?

  看着跃跃欲试,想要再来一次的某人,石琉及时拉住了他,正要说话,门“啪嗒”一声从里面被打开了。

  睡眼惺忪的石爸:“终于回来了!打你电话也不接,打小臣电话,他跟丢了魂一样,支支吾吾了个半天,也不知道在说的啥。

  我和你妈还以为你俩闹啥矛盾了呢!平安回来了就好,没事儿,赶紧收拾收拾去睡觉吧!”

  他一边回房,一边嘟囔着:“哎哟,刚刚那一声雷响,吓得我都醒了,还以为变天呢,也没见下雨啊……”

  洗漱完毕后,劫后余生的石琉躺在熟悉的柔软被窝里,终于放下心来,迟到的精疲力竭争先恐后地一涌而上,很快就进入了熟睡状态。

  第二天.公安局办公室的门口出现了一只用透明袋密封的手机,外加一封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受害者口吻的举报信,信上表明了嫌疑人所在位置。

  手机里面,证据确凿,同一个男人出现在多个视频中,对不同女子进行侵犯,笑容淫荡放肆。

  警方对此高度重视,按照信上的地址,果然发现了车内被双手反剪在后,用绳子绑着,与座位固定在一起的的嫌疑人。

  谁料,见到警察,他如见到救命恩人一般,痛哭流涕地叫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都承认!那些女孩子是我强暴的。呜呜呜,求鬼神大人放过我吧!……”

  在场的警察面面相觑,然后干脆利落地把他带到了局子里。

  经检查,他精神正常,人赃俱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