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十六章 惊心动魄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253 2019-04-15 21:20:18

  走出了偏僻的小路,陈臣脚底像抹了油一样,撒腿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跑。

  他边跑边不忘回头向石琉喊:“那个啥,今晚我就不打扰你和我妹夫处了。等我回去把你俩的事好好消化一下,下次再送你回家!。”

  石琉失笑,转过头来看着常旦西:“那咱们打车回去吧!”

  “你定。”常旦西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顶。

  在外人看来,那个独自一人站在马路牙子上的女孩,秀发变得有些许凌乱,都是因为晚风。

  这条路不属于繁华地带,来往的计程车更是十分稀少。偶有一辆空车经过,司机却不屑于停下,选择忽视路边疯狂招手的人。

  夜渐渐深了,石琉心底有些焦急,她忍不住跺了跺脚,努力伸长脖子望向路的尽头,企图看见那一抹心心念念的黄色。

  “别着急,你看,那里来了一辆空车。”眼力好的常旦西说道。

  果然,黄色计程车自觉地缓缓停在了石琉身边。

  “小妹妹,去哪儿啊?”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穿着款式最简单的褐色衬衫加黄马夹,露出亲和的笑容。

  石琉先拉开车门,故意站在车外报地址,见长手长脚的常旦西坐了进去,这才上车,关上了车门。

  司机看上去是个慢性子,一点也不急着赶路,车开得慢悠悠的。

  看来这个司机很注意行驶安全。

  反正回家也没有什么急事,石琉默默地看着窗外,路边的树、路灯慢慢地向后移。

  车内是一片寂静。

  司机时不时地便瞅一眼车内的后视镜,见女孩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主动挑起了话题:“小妹妹,你今年多大了,看样子已经在工作了吧?”

  石琉老实地回答了他,然后又是一片安静。

  许是因为刚刚吹了太久的冷风,她有些头晕想吐,所以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司机似乎意识到了她不太想说话,便没有再接着打扰她,但神色却有几分诡异,开着车,却总是止不住地双眼向上瞟,盯着后视镜。

  常旦西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提醒石琉:“这条路好像不是回你家的路。”

  石琉之前是望着窗外发呆,并没有注意是走哪条路,这样一看,计程车正在走的有些荒凉的小路,确实眼生。

  她立马警惕,手默默地伸到包里摸手机,点开了紧急拨号。

  为了分散司机对她的注意力,她故意主动询问:“师傅,是不是走错路了?”

  司机心虚地抬了一下眼皮,很快便冷静下来:“没走错,这是近道,车少,更安全。”

  石琉故意吸了下鼻子,似在自言自语:“晚上吹了风,着凉了,鼻涕忍不住地流,好像我包里还有餐巾纸来着。”

  她低头,装作翻包找纸巾的样子,在包里摸索的手忍不住哆嗦,终于摸到了手机冰冷的机身。

  一片黑屏……没电,自动关机了。

  那个电话,好像还没有来得及拨出去……

  这一下,她是彻底慌了。什么叫祸不单行,她现在是深切体会到了。

  想起前不久看到的新闻,花季少女深夜打的回家,被出租车司机先奸后杀,抛尸荒野……

  石琉止不住地心慌,吓到快哭了。她感觉大脑因为恐惧而一片空白。

  身旁的常旦西轻轻搂抱住了她,声音低沉有力:“别怕,有我在。”

  气息清冷,却让人感到无比安心。

  还好有他在身边。

  石琉镇定了下来,安心地倚靠着他。

  “等他快要停车的时候,我就制服他,你抓住时机赶紧跑,不用担心我,我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常旦西垂眸,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小女友。

  “嗯。”石琉的回应声低不可闻。

  乌漆抹黑的路上完全看不见其他车辆的灯光。行人,更是没有。

  黑夜,无人,没有呼应,那些白日里戴着和善的假面具的人,终于敢伸出明晃晃的獠牙。

  “小妹妹,有没有男朋友啊?考虑一下我怎么样?你们女孩子不是最喜欢大叔吗?大叔我的技巧可是很不错的哦,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猥琐的目光,放荡的言语,令人恶心的语气,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我有男朋友。”石琉冷冷地答。

  不远处有一棵大树,树底下是个不错的选择。他露出淫荡的笑。

  吃过牢饭、吸过毒的人,这点胆量还是有的。

  之前这种事也干过三四回,他专盯那种看上去乖巧无害的年轻女孩下手。

  果然,还没有嫁人的姑娘,为了自己的声誉,为了不受他人的指指点点,最终都是选择忍气吞声,把夜晚的经历当作是梦魇。

  哪一次自己不是成功逃脱?

  看来今晚,自己又可以开荤了。

  “小妹妹,这个地方没有信号的,除了我,没有人会保护你。还是跟了我吧!”

  司机一边孟浪地挑逗着,一边缓缓减速,将车停在了树边。

  就在这时,常旦西眼疾手快,站起,弓着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了司机放在车上的雨伞,狠狠地朝他身上劈了过去。

  “快跑!”常旦西喊道。

  石琉缓过神来,快速拉开车门,跌跌撞撞地下了车,撒开脚丫子便开始朝反方向一路狂奔,步履虽有些踉跄,但好在速度不算慢。

  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石琉觉得这是她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当然,也是最紧张的一次。

  就这样在黑夜里,凭着感觉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感到喉咙生疼的石琉放缓了脚步。

  她向后看了看,是吞噬一切的黑暗。

  好像是梦。没有尽头,跑不脱的那种。

  筋疲力尽的她蹲了下来,抱着膝盖,忍不住埋头抽泣。

  孤身一人,她不知道常旦西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回家的方向在哪里。

  “喂~跑得挺快啊!我都要追不上你了。”头顶处传来带着几分笑意的熟悉声音。

  “.…..”石琉一怔。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扑进了常旦西的怀里,又喜又怕,眼泪打湿了他的胸前。

  “不哭不哭,眼泪是珍珠,越哭越像猪。”常旦西温柔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一本正经地讲着哄人的话。

  女孩子总是这样的,没人安慰还好,有人安慰,反而觉得委屈如潮水般涌来。

  石琉哭得更凶了。

  常旦西有些无奈地笑了,只好静静地等她先哭完,安抚情绪。

  反正这里除了他们俩个,没有别的人干扰。

  那个司机,已经被他砸到昏死过去。

  他在司机的手机里发现了录制的大量的污秽视频,车灯照亮,深夜树下。是那些被他欺负过的女孩。

  没有信号,没办法报警。

  他拍下了司机的脸,清清楚楚,用司机的手机。

  这个手机,现在就在他的口袋里。之后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