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十二章 暗流涌动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261 2019-04-09 10:44:21

  夜间,依旧繁忙的京都,灯火璀璨,车水马龙。

  拔地而起的高大办公楼,默默注视着热闹的夜景。

  高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干净严谨的办公桌前已不见主人的身影。

  相隔不远的落地窗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俯视着五光十色的街道,眉头紧缩,拧成一道深深的“川”,烦躁地将领带扯松,将烟递到唇边,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尽,呈环绕形的烟雾盘旋在上空。

  “你刚刚说,她回来了。消息确定无误?”男人雄浑的声音中透露出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他没有转身,依旧是背对着门口的下属。

  “是的,常总。我们的人亲眼看见夫人在国外登上回京的飞机,若没有延误,明天一大早便可抵达。”穿着合体西装的男下属毕恭毕敬地回答。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被称为“常总”的男子还很年轻,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模样。三十岁的年纪,被岁月巧妙地磨灭了面庞的青涩,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保护好别墅里的人,加强看守,毕竟回来的人不简单,”男人仔细交代,顿了顿,转过身来问道,“申大师呢?出去招魂还没有回来吗?”

  “是的。”回答完毕的男下属自觉地离开了办公室,给男人留下充分的思考空间。

  母亲,你何时才能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呢?

  男人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闭上了伤感的双眼,再睁开,眼神恢复了坚毅,仿佛之前的伤感从未存在过。

  即使你是我的母亲,在这件事情上,我也绝对不会让步。只要我还在这世上一天,就一定会好好护着他一天的。他是无辜的,不该被你牵扯进父辈的恩恩怨怨中。

  良久,他依旧如雕塑般伫立在那。

  万千灯火,却无一盏是真心为他而留。包括那个生他却不养他的女人,也不曾真正将他放在心里过。

  “你们快过来看啊!我买的那只股票,这么多天了一直是蹭蹭蹭地往上走!”还在床上与周公下棋的石琉,被鬼哭狼嚎的老石同志给成功吵醒。

  “来个人捧一下场啊!”外面响亮的声音仍在继续。

  “我在忙着洗衣服呢!走不开。你把女儿叫醒,让她先看看。都几点了,则个死女子还没有从床上爬起!”自诩要将一口川普练就为标准普通话的妈妈,最终还是飚出了一句地道的四川话。

  睡眼惺忪的石琉十分识相,一边打着大大的呵欠,一边穿着睡衣就往客厅走。

  眯缝着困倦的双眼,她凑近老石同志的笔记本电脑,努力地去看屏幕上她根本看不懂的花花绿绿的曲线,还不忘故作惊讶:“呀!真的!爸,你真棒!”

  成功得到夸奖的老石心满意足,果然安静了下来。

  石琉正要转身回房,却听到老爸“咦”了一声,一脸怀疑地盯着电脑屏幕发问:“我记得我当初选的好像不是这只股票啊,怎么又成了这只呢?”

  洗完衣服的刘女士正端着脸盆路过客厅,要去阳台晒衣服,听到老石同志的疑惑,毫不犹豫地接话:“难不成咱们家还出了鬼?”

  这一下,石琉的瞌睡都被吓跑了,整个人一下紧张起来,目光不自觉地往房间方向飘。这里头,确实有个算得上是鬼的家伙。

  好在刘女士的下句话让人松了一口气:“我看你啊,就是年纪大了,眼花,肯定是一个手抖就点错了。”

  老石同志没有再纠结:“唉~年纪大了,有时候连移动鼠标都觉得费劲,好像在和暗暗使劲的一股力斗争似的。”

  石琉的心立马又被吊了起来。

  刘女士继续安抚:“没事儿,一定是鼠标不好使,该换了。”

  回到房间的石琉忍不住一把抽掉某人手上捧着的书,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了?”常旦西好脾气地问道。

  “是不是你干的?我爸股票那事儿。”石琉神情紧张地问道。

  “是啊,”他把书抢回,继续优哉游哉地翻看道,“也算是对你们家的回报吧,毕竟我一直寄宿在你家。买股票赚了的钱就当是我付的房租好了。”

  “你就这么肯定能赚钱?”回首往昔的石琉十分无奈,丝毫不肯相信,“我看我爸玩了这么多年的股票了,也没见他赚过几次钱,能把本收回来就谢天谢地了。”

  常旦西神情自若,淡定地翻着书页:“这次稳赚。”

  午饭时间。

  饭桌上,老石同志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成功地吸引了老婆和女儿的视线。

  “咳咳,”他故意轻咳了两声,将气氛吊起,然后庄严地宣布,“我刚把股票抛了出去,赚了一万。”

  “真的?”石妈一脸惊喜。

  “那还能有假,钱都入账了。”老石故作矜持地回答,但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小骄傲。

  早就打过预防针的石琉相比于老妈,则是对常旦西那厮在股票投资方面的优秀感到惊讶。

  难怪他之前这么笃定,说这把稳赚,有骄傲资本的人就是不一样啊,牛逼!

  “女儿马上就要去实习了,分五千给你,买点衣服啊化妆品啊什么的,”老石同志突然一脸慈爱地看着石琉,“哪怕是谈恋爱,也不要总是花男孩子的钱。”

  “好嘞,谢谢爸爸。”金钱使她喜上眉梢,慢了一拍才意会到父亲话里有话,赶紧辩解,“不是,我还没有男朋友呢,谈什么恋爱啊……”

  “嘘~”老石同志一脸严肃地向我比了食指。

  石琉立马收声,乖乖地坐在一旁。

  这边,老石同志扭头转向自己的妻子,笑得像朵花儿一样:“剩下的五千就归老婆,拿着和好姐妹出去逛逛街K K歌什么的。你平时为了这个家操劳,辛苦了!”

  刘女士明显一副被感动的样子,眼眶微红道:“我就说自己当年没有嫁错人。”

  “那是!”老石同志赶紧接腔,轻抚妻子的后背安抚道,“谁能想得到当初那个一穷二白、谁也看不上的穷小子,后来居然也混出了一点名堂,不愁吃喝,还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呢?

  当年也就只有你,不嫌弃我穷,不顾岳父岳母反对,硬是和我在了一起。”老石同志有些唏嘘。

  听过无数遍这个桥段的石琉,此刻只想快点吃完饭下桌,把饭厅留给在她面前追忆过去、时不时还来个甜蜜对视的两口子。

  “欸,你说为什么之前你买那么多次股票,顶多也就不亏本;可这次咱们从三亚回来,你一买就中呢?”刘女士发出直击灵魂的深问。

  老石同志突然沉默不语,不一会儿,他眼神犀利地轻眯,语气坚定:“我知道了!原来如此!”

  刚好吃完了饭的石琉停下了准备下桌的动作。

时琉柒

相信聪明的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个常总是谁~   是的,好姐妹那失灵的第六感这次似乎起了作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