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十章 偶遇祁祺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206 2019-04-02 20:44:49

  开始的开始,石琉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可以成功地瞒过爸妈。

  在爸妈心中,她和陈臣时而像兄弟,时而像姐妹,关系清清白白好似小葱拌豆腐。收留他一晚,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吃亏的风险。

  最后的最后,石琉被爸妈怀疑,偷偷在外面找了男朋友却不敢告诉他们。

  二老轮番上阵,做她的思想开导工作,告诉她他们思想很开明,这种事没必要瞒着,既然有了对象就赶紧带回家给他们瞧瞧,他们好替她把关。

  二老面上一副端庄正经、语重心长的模样,义正言辞地说不在乎女儿的感情生活,哪怕她一辈子不嫁人,一直跟着他们过都行。

  然而石琉在回房之际无意一瞥,却真真切切地瞧见了他们眼里掩饰不住的十分夸张的喜悦与笑意。

  算了算了,就让他们形成这个美丽的误会吧,至少在真相暴露之前,自己不会再被拉去参加阿姨团的聚会,又顺带被介绍给某位阿姨的儿子做朋友。

  俗话说得好:“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前人诚不欺我。

  在家混吃混喝的舒坦日子过得飞快,石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接近尾声,再过两天,就是去实习公司报道的日子了。

  她和陈臣不亏是多年的好伙伴,两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校友。

  大学石琉在新闻与传播学院,陈臣在计算机与技术学院,没想到居然还进了同一家实习公司,成了同事。

  而在石妈眼里,这叫“上天注定的缘分”。

  实习单位就在本市,是一家搞新媒体运营的公司,信息跨度很广,时政热点、社会新闻、娱乐八卦……都在他们的宣传范围内。

  上头已经把实习工作分配安排了下来,石琉在文稿编辑组,陈臣则在信息技术组。巧妙的是,这两个组在同一间大办公室。

  “我就说你和我家石琉有缘,之前是同学,这次是同事,还在同一个办公室。”

  饭桌上,石妈对应邀而来的陈臣十分殷勤,“来来来。多吃点。”

  “阿姨做菜真好吃!难怪她总对我说吃不惯外面的饭菜,原来是没有家里的好吃。”陈臣这厮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一脸无害的样子。

  某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成功地把石妈捧得心花怒放。

  装!接着装!待会儿有得你受。石琉在心里暗自冷笑。

  果然。

  “呀!真的?来来来,既然难得来一回,你就多吃点,别管他们父女俩儿,反正他们在家每天都可以尝到我的手艺。”

  感觉自己遇到了知音的石妈直接站了起来,用公筷夹起菜,在陈臣的碗里堆起了一座小山。

  晚饭后,在亲生母亲的催促下,石琉带着陈臣去小区里遛弯消食,常旦西光明正大地跟着一起出了门。

  石琉走在他俩中间,整个就一“V”的底部。

  一离开单元楼,陈臣这厮便绷不住了,开始夸张地扩胸压腿伸胳膊,来了一整套热身活动,最后作出标准的跑步预备姿势:“快!姐妹!带我去最近的奶茶店!”

  在去奶茶店的路上,陈臣脸上写满了深深的同情:“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咱俩一起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你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敢情你家的盐都不要钱的。你妈人挺好的,就是菜做得让人齁得慌。”

  一旁的常旦西被他浮夸的神情和精准的吐槽戳中笑点,完全抛弃了往日的男神高冷范儿,开始“哈哈哈哈”。

  该出手时就出手。

  石琉毫不犹豫地在他腰上拧了一把。鉴于上一次他痛苦的神情,这次她下手的力度小了不少,只是起个威胁作用。

  常旦西顿时噤了声,然而一抖一抖的肩膀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

  笑吧笑吧!笑抽风最好!石琉偷偷飞给他一记眼刀。

  很快他们便到了小区门口新开的奶茶店。

  “这家挺不错的,新开没多久,环境和服务都挺好的。”作为东道主的石琉尽责地介绍。

  “行!那咱就在这家坐一坐吧!先点单!”陈臣大步走近点单台,露出八颗牙,开始装逼地展现他那十分具有迷惑性的充满亲和力的招牌笑容。

  石琉无语扶额,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前台小哥呢!

  前台小哥:“两位客人晚上好!请问想要喝点什么?”

  心中已有答案的石琉:“我要一杯柠檬水,谢谢!”

  陈臣有些无语地看着她:“你喝了这么多年的柠檬水都没有喝腻吗?都不知道换个口味。”

  一旁的常旦西若有所思,然后一脸真诚地发问:“你是想要变成柠檬精吗?”

  石琉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这是在外面,要沉住气,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那厮故作沉思状,然后恍然大悟道:“对啊,母胎单身这么多年,身边好姐妹的爱情之前又这么甜,经常泛酸也正常。”

  说罢立刻闪身逃离石琉身边,陈臣在无形之中成了他绝佳的保护屏障。

  前台小哥微笑着看向陈臣:“这位客人需要什么呢?”

  “我……”陈臣刚开口,便被身后熟悉的声音打断:“他要一杯珍珠奶茶,半糖,常温。”

  前台小哥一副被他们身后人惊到的样子,但服务素质极高的他很快便恢复了常态,用询问的眼光看向陈臣。

  相比之下,陈臣的状态就不那么稳定了。

  身后人的声音让他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整个人突然变得严肃,一点也不像石琉熟悉的那个嘴贱逗比的陈臣。

  “对对对!他要珍珠奶茶!”一旁的石琉赶紧圆场,解救不知如何是好的尴尬的前台小哥。

  石琉转过身,看见被笼罩在奶茶店门口温暖灯光下的祁祺。他和往日一样,戴着圆边金丝眼镜,穿着一身利落清爽的休闲装。

  “嗨~好久不见!”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努力保持自然,和祁祺打招呼。他笑了一下,算是回应。

  “陈臣,哪天有机会咱俩坐下好好谈一谈吧!”祁祺没有再靠近,而是驻足在奶茶店门口。

  “我之后要实习,很忙。看情况吧!”陈臣冷淡地回应。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转过身来看祁祺一眼。

  “好,我等你。你有空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就行。”祁祺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失落,镜片后,有什么东西在灯光下微微反光。

  “嗯。”陈臣冷冷地用鼻腔发声。

  就一个字,干脆利落得像个陌生人。

  “那咱们下次见吧!石琉,拜拜!”祁祺笑得很勉强,走之前还不忘和石琉道别。

  “拜拜。”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地回应。

  今晚的月色有些朦胧,又带着莫名的伤感。祁祺离开的颀长背影倔强又孤独,拖着长长的影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