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八章 互赠礼物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281 2019-04-01 20:04:13

  石琉走过去拿起风衣,第一动作便是看了看吊牌上的价格:249¥.

  可以的,刚好她和陈臣凑单之后每人平分二百五,这样一想,相当于自己没有花钱,反而还多出了一元钱,赚到了赚到了!

  除了上次万不得已,他穿了几天石爸的旧睡衣之外,其他时候,都是老老实实地穿着自己唯一的那套衣服。

  这么好的身材和颜值,不好好打扮一下真是可惜了。石琉努力说服自己,向来惜才的自己这是在尽地主之谊。

  再说了,反正这衣服是用代金券买,又不花钱。

  “呀!这件风衣是特地为我挑选的吗?”不知何时窜到她身边的陈臣一把抢过风衣,麻利地往自己身上穿。

  “这个……”看着长及脚踝的风衣,陈臣神色古怪。

  立马,他双眼微眯,射出了八卦之光。“好像有点太长了吧!你居然连我的码都不知道?不应该啊!还是说,这是挑给哪个野男人的?”

  一旁站着的常旦西神情突然有些不自然,视线在石琉和风衣之间飘忽不定。

  “我乐意,想买着当收藏不行呐?指不定哪天我突然身高暴增,自己就能穿得上了!”梗着脖子的石琉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

  “得得得,哥我墙都不扶,就服你!”相处多年的老友,在恰当的时候自然地给对方让步,“等你哪天身高暴增了,记得穿上这件风衣在我面前走两圈。”

  “那必须的!”石琉答应得十分爽快。

  趁着没人注意,她把常旦西扯到身边,努力伸长胳膊,拿风衣在他身上比对了一下。正好合适,妥了!

  “你把胳膊举那么高不酸呐?”一旁的陈臣瞧见了,开始啧啧嘲讽,“也对,给暗恋对象买衣服,胳膊再酸心也是甜的吧!”

  一向毒舌且易炸毛的常旦西一反常态,禁了声安静地站着,要不是脸上爬了一抹可疑的红晕,整个儿就一服装店的人体模型。

  石琉一记眼刀飞过去,依旧没能堵住陈臣的嘴。

  他抚着下巴,继续道:“姐妹,你这暗恋对象有点高啊,起码得有180吧!”

  “是184。”常旦西突然开口,认真纠正道。

  陈臣那厮长叹了一口气,向石琉投来同情的目光:“就你这160的小矮子,往人家180的大高个儿身边一站,还不得像人家拄着一个拐一样?

  这要是站着拍合照,镜头里都瞧不见你的脸。要不咱还是放弃吧,换一个!”

  “别听他胡说八道,”常旦西突然低头,温柔地看着石琉,“你才不是什么拐杖,”她正要感动,他贱贱地补了一句,“顶多算个热水瓶。”

  是可忍,孰不可忍。石琉毫不犹豫地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突然反应过来的石琉立马后悔,战战兢兢地等着腰上传来痛感。奇怪的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她一脸疑问,常旦西一边龇牙咧嘴地揉着被掐过的地方,一边抱怨道:“你下手好狠呐!早知道就不应该把我们两个的感觉联通给关掉,让你感受一下自己有多凶残。”

  原来这个是可以关闭的。想想之前胸口的暴击,石琉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正欲爆发,陈臣不耐烦的声音及时阻止了她:“你在想啥呢?表情瞬息万变的,一会儿娇羞一会儿愤怒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重人格呢!赶紧的,逛完去吃饭。”

  好险!忘了这是在外面,差点酿成大祸。万幸!她可不想被当成是服装店的神经病,然后上当地社会新闻的头条。

  拎着在服装店扫荡的大包小包的胜利品,他们两个人心满意足地开始踏上觅食之旅,常旦西则乖乖地躲在了玉坠里休息。

  麻辣烫上来了,石琉毫不犹豫地动起了筷子。陈臣一反常态,没有和她抢食,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啦?赶紧趁热吃啊!”石琉一边呼呼地吹气,一边催陈臣动筷。

  陈臣拿起了筷子,却没有别的动作。半晌,他开口道:“姐妹,我失恋了。”声音略微哽咽,神情落寞,一副明显受伤的样子。

  “什么?”石琉惊得把夹着的土豆片掉到了碗里,“怎么了这是?你俩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没事儿,反正是我甩了他,不提他了,咱们吃麻辣烫吧!”他吸了下鼻子,低着头,神色不明,只顾默默往嘴里大口大口塞肉片。

  这顿饭吃得石琉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对于失恋的人来说,需要的是等他自己走出来,在想要找人倾诉时,你再当个安静的聆听者。

  感情上的事,旁人也不好多劝,还是得当事人自己想通。

  回到家,想想这件事,石琉忍不住叹了口气。

  陈臣和他男朋友祁祺相识于大一,是彼此的初恋,两个人在一起快四年了,从来没有过什么大的争吵。

  祁祺和陈臣完全是两个类型,相比于自然熟、容易咋咋呼呼的陈臣,总是戴着一副圆边金丝眼镜的祁祺则更内敛,但却十分细心和体贴,一副老派沉稳的模样。

  两个人因为名字发音都是叠词,在大学期间没少被人开玩笑,说他们名字的格式一样,简直就是天生一对,要是以后打算养小孩,直接叫祁臣得了,简单爽朗又上口。

  虽说在大学,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大多对于同性恋都是持比较理解和开放的态度,但也不乏一些心思阴沉者,处处含沙射影地挤兑他们。好在两个人情比金坚,一直都坚持下来了。

  当时不少女生都直呼,看见他们俩,自己又相信爱情了。可是谁能想得到,他们俩也还是逃不脱毕业季分手季的魔咒呢?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啊?”坐在一旁的常旦西忍不住发出疑问。

  石琉抱着毛绒玩具熊,盘腿坐在沙发上,哀愁地答:“在想陈臣和他男朋友的事。你说两个人都这么多年了,一直好好地处着,怎么说分就分呢?”

  “和男朋友分手了?”常旦西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但随即冷静下来。

  他想了想,认真地补充道,“感情这种事,只有当事人才最了解。”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石琉赞同地点了点头。

  “对了,这个是给你的,”他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个小礼盒,递给了她,“算是还礼吧!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是什么呀?”石琉有些惊喜,在他示意的眼神下缓缓打开了礼盒的盖子,里面是一条精致的银质手链。

  “这是我身上一直带着的东西,虽然记不起它的由来,但是我很肯定,这是通过正规渠道归我的。”

  面对一脸狐疑的石琉,常旦西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一边将手链拿了出来,给她戴上。

  等石琉反应过来,手链已经在她手腕上了。

  石琉本想继续推脱,但仔细想想也没毛病。毕竟自己也不是白拿他的东西,好歹还包吃包住包买衣服呢,也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