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三章 妥妥的吃亏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004 2019-03-27 20:12:43

  饭桌上,石爸石妈充满担忧地看着狼吞虎咽的石琉,想说些什么,又迟迟开不了口的样子。

  石妈小心翼翼地凑近石爸,用自以为很小声的声音道:“这丫头,该不会是被饿死鬼附身了吧?”

  “妈,我可是都听见了您刚刚说的啥。”石琉微眯着双眼,投射出睿利的目光。

  “哦….那啥,没啥,就是怕你撑着了……”被石琉当场抓包的石妈试图用尴尬的笑容一笔带过。

  石妈从座位上起身,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吃的不够啊,妈再去给你弄。”

  “够了够了,不用再弄了,”已经被撑到的石琉赶紧阻止,“好了,妈,您就坐下好好吃饭吧!我有点吃撑了,要回房间休息一下。”

  石爸一如既往地操着那不慌不忙的嗓音:“要是撑着了,就吃消食片,医备箱里头有,自己拿。”

  “不了不了,我觉得我还没有撑到要吃消食片的地步。”石琉强忍着暴食后的痛苦,抚着快要被撑炸的肚子转身离开饭厅,向房间走去。

  笑话,我可是故意吃撑的!怎么能吃消食片而导致前功尽弃呢?

  那家伙不是说咱俩是命运共同体吗,那我现在撑成这样了,想必他也不好受吧。

  像我这么自律的人,之后肯定要想方设法地多进行一些自我批评和教育,再多进行一些自(对)我(他)惩罚。

  久而久之,他一定受不住,说不定就主动和我解除了契约关系。

  啊!石琉的眼前浮现出一副美好的画卷,那是送走这尊大鬼后的美好秀丽生活图啊!

  正陷于对未来美好生活憧憬与幻想的石琉刚踏入房间,便立马被某人似笑非笑的神情给一个激灵地从迷梦中惊醒。

  像是识破了石琉正在酝酿的计谋,他意味深长地望着她:“我一点儿也不撑。你这样做,只能伤害你自己。”

  迎着石琉震惊的目光,他唇片轻启,继续道:

  “在我们两个人的契约关系中,我是主体,你是客体,只有主体遭受的重击感才能进行传递,至于客体嘛,”

  他突然凑近,眉毛微微向上挑起,“主体可以自主选择要不要共享ta的感觉,例如饱腹感。但是呢,饱腹感是人类才需要的东西,或许哪天我心血来潮,就会尝试一下共享你的饱腹感吧!”

  大脑里自动响起一句歌:“知道真相之后的我眼泪掉下来………”

  石琉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用愁苦的眼神巴巴地仰视着气定神闲的“主体”:“讲得这么好听,主体客体的,实际上我不就成了你的附庸呗。”

  “嗯,不错,看来你很有悟性。”他心情大好,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捏了捏石琉的脸,指尖凉薄。

  然而,石琉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拔凉拔凉的要开始结冰。

  石琉的心情变得一点也不美丽:“那这样的话,在咱们这个什么什么契约中,我不就是妥妥的吃亏吗?”

  “对啊!”某飘心情美丽地点头应和,“没办法,谁让你的骨子里流着我客体的血呢!”

  “啥啥啥?啥玩意儿?你讲清楚点!”get到关键点的石琉瞬间精神抖擞。

  “就那啥,”某飘的口气被石琉明显带偏,“那次在墓地上,我嗅着了你身上的血味,就知道了你生来就注定是我的客体。

  我一醒,契约就这么成了。哎呀,总而言之,这个东西很微妙,我也讲不太清,但是脑子里却有很笃定的感觉。”

  石琉突然想起了高中时看过的某部外国小说中,当狼人遇见他命中注定的爱人时,就会自动打上烙印。

  可为什么人家女孩就这么好命,是和威武健壮的狼人打上烙印,而自己却是和勉强称得上是游魂野鬼的东西有了纠缠?

  “唉~”石琉叹了口长长的气,认命地说道,“这就是命呐!”

  既然木已成舟,一切都已成定局,看样子,短时间内自己是没办法摆脱他了。心大的她向来奉顺一个成语——顺其自然。

  不美丽的心情已下线,取而代之地是上线的好奇心。

  石琉默默掏出颈间的红绳,举起玉坠,疑惑地问道:“话说,当年卖这个玉坠给我的道士说过,这个玉坠可以抵挡一切邪物,要我时刻佩戴,可为什么对你没有一点作用呢?”

  某飘耸肩:“可能因为我不是邪物吧!不过讲真的,这个容器对我来说真的就像私人订制一样,只要我附身在上面,哪怕是正午最重的阳气也对我起不到半分作用。”

  石琉沉默了,然后在心底将那个信誓旦旦对她说“贫道的玉坠只卖给有缘人,而姑娘你就是那个有缘人”的道士狠狠地痛骂了一遍。

  【遥远的一方】

  一个目测六十多岁的道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小声嘟囔道:“谁在背后说贫道的坏话?”不以为意的揉了揉鼻子,看见送钱目标的他立马走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个观音玉坠,对小伙子道:“贫道这个玉坠只要时刻佩戴,便可抵挡一切邪物,”他顿了顿,故意压低嗓门,“但是,贫道的玉坠只卖给有缘人,而小伙子你,就是那个有缘人!”

  年轻人的眼里充满不可思议,然后上钩了:“敢问大师,这个玉坠要多少钱?太贵的话我可就买不起了。”

  道士亲昵地勾上小伙的肩:“既是有缘人,贫道自然不会在意价钱。只是贫道千里迢迢赶到此处等待玉坠的有缘人,舟车劳顿,需要好好休整一番,无奈囊中羞涩…….”“大师,不必多言,你开价吧!”感动的小伙子虔诚地打断道士的话。

  道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做了个“OK”的姿势。

  小伙子:“3000元吗?好的!”

  道士心中(震惊ing):我是想说300来着………

  小伙子:“但是我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现金,可以支付宝或微信吗?”

  “可以可以!”某道士从震惊中醒来,慌忙从道袍里掏出手机。

  阳光明媚,鸟声婉转,风景秀美的山谷里传来清脆的女声:“支付宝到账,三——千——元。”

时琉柒

今天改三章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