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带着飘爷把家还

第二章 人鬼契约论

带着飘爷把家还 时琉柒 2426 2019-03-26 21:26:42

  ““爸、妈,我回来了。”石琉有些怏怏地进门。

  真是家门不幸啊!女儿带着一个野鬼回来了。石琉在心里为全家默哀。

  “你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的,多大的人了,就不知道让人省点心。”听到石琉的声音,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走了出来。

  石妈在围裙上揩了揩手上的水,直探石琉的前庭,“你脸色咋这么差?也没发烧呀!”

  “我这不是手机静音了吗,回来才掏出手机看见你的电话和短信。可能是外面太冷了,我冻着了。进屋暖暖就好。”石琉边说边往房间撤,不忘把门关上。

  “这孩子,一定是看她外公去了。孩子心里难受,你也少念叨两句吧!”客厅里石爸的话,让石妈轻叹了个气,她继续回到厨房忙碌。

  “行了,现身吧!”石琉掏出颈间用红绳吊着的弥勒佛玉坠道。

  一抹青烟不慌不忙地袅袅升起,慢慢消失在半空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半倚半躺在她床上的男人。

  看着男人一脸悠闲的模样,石琉忍不住在心底把那个卖玉坠的道士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顿。说好的辟邪宝物呢?整个儿就成了面前这个鬼男人的藏身之所。

  “说吧,要怎样才能完成我和你的契约关系。”石琉愁眉苦脸地盯着男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男鬼,问道。

  之前在墓园,他告诉石琉,因为她盯着他的黑白照超过了30秒,且还对着照片中的他说话了,所以与他形成了契约关系,这也是他为何会苏醒的原因。

  而订下了契约关系的人鬼双方,只要一日未解开契约,便一日是命运共同体,他痛她也痛,他死她也死。

  万一他被哪个不长眼的道士给收了,那她也不能独活。真是恶毒啊!

  床上的他眼睫低垂,沉默半晌,只回了石琉一句:“我也不知道。”

  “大哥,你TM在逗我玩呢?你也不知道?欸,我说你是不是碰瓷的啊?没想到你们那边也有这门行业,真是不简单啊!”

  处于暴走边缘的石琉将恐惧抛置于脑后,冲到床边揪着他的衣领,压抑着嗓门怒吼。

  某鬼神色平淡,还好心地提醒:“放心吧,可以大声吼出来的,我设了结界,房间外的人是听不见我们说话声音的。”

  石琉毫不留情地向他胸口锤了过去,下一秒,她抱着自己宛如遭受暴击的胸口在床上翻滚。

  待疼痛过去后,石琉将身体伸展成一个大字,占据了床的四分之三,毫不愧疚地只留给某鬼一角,双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哀叹:“我佛了。”

  “其实,”与之前毫无情感的疏离不同,这次响起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与伤感,“我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了。”

  石琉心软了,扭过头看他。

  他朝她低头,略带琉璃色的双眸认真地盯着石琉的眼睛,一字一顿,十分庄重:“我向你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

  母胎单身二十二年的石琉第一次与除好兄弟以外的男生离这么近,也是第一次被理想型款的男生这么深情注视,脸有些不自觉地发起烧来。

  匆忙将视线收回,石琉赶紧望着天花板,努力地想要掩饰这份尴尬:“那个、我只是一时急了,并不是全都怪你的意思,其实我也有责任的。契约的形成主要还是因为我。”

  似是意识到石琉的尴尬,他也将头扭回,换为直视前方:“我所知道的有关契约的事,也是脑海里自动浮现的,就好像是沉睡着的记忆,在那一刻被某种契机触发唤醒。其他的,只能慢慢再想了。”

  他突然俯下身,与石琉面对面,十分严肃地说道:“但是我很清楚,我并没有完全死去,我的身体机能应该还活着。”

  四目相视,石琉的眼里只有震惊。“所以…….你是…….一缕游魂?”

  “不,准确来说,拥有一魄的是我的躯壳。人有魂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而我有三魂六魄,唯独少了那魄气,没有气息,也难怪你把我当作游魂野鬼。我的躯壳就靠着那一魄还吊着一口气,但是时间久了,就怕那一魄会支撑不下去。”他耐心地解释。

  “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你回到你的躯壳里,让三魂七魄团圆?”有了明确目标的石琉立刻满血复活,快速爬起来,跪坐在他身边,双眼放光地等着他肯定的回答。

  “没错,就是这样。”他赞许地点头。

  “好的,那么人鬼小分队现在就正式成立了,”石琉双手一拍,斗志昂扬。

  仔细一想,发现已经成为团队的两人连个自我介绍都没有过,于是将右手伸出,做出握手的姿态,“你好,认识一下,我叫石琉,石头的石,琉璃的琉。”

  他伸过手,手指白净修长,骨节匀称。

  他温柔地握住石琉的手,手掌宽大,大到几乎可以把她的手整个包住,掌心稍冰,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心安。

  然而,他接下来突然凑在石琉耳边吐出来的话却让人一点也不心安:“我最喜欢吃石榴了。”

  虽然知道此石榴非彼石琉,但石琉的心跳还是忍不住一时加速。

  某人笑得很酷炫拽,在收到石琉充满威胁与暗示的眼刀后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收起了那欠扁的笑容,瞬间正经道:“关于我的名字,我之前说过,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很抱歉无法告诉你。”

  “好吧!既然你是鬼,那就叫你阿飘吧!”洋洋得意的石琉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我说过了,我不是鬼。”某飘突然有些委屈地看向石琉。

  额滴个老天爷呀,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啊,可甜可盐,刚刚那委屈的小眼神,让老夫的母爱都要泛滥成河了!石琉忍不住在心里尖叫。

  “好嘛好嘛,你不是鬼,顶多算六缕游魂的组合体!”为了掩饰自己的花痴,她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情不自禁地摸上了他毛茸茸的头发。

  当石琉意识到自己正在干什么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魔爪已经开始了温柔的抚摸…….

  她真想给自己一大耳刮子,这种性情清冷、性格多变的主,自己怎么能因为一个具有欺骗性的眼神而放松警惕呢?石琉啊石琉,想想之前在墓园那惊悚的初遇吧!

  正当石琉进行着强烈的自我批评时,可疑的红晕爬上了某人的耳朵尖,将石琉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他这是……害羞了?仔细看他,还算是神色自若,除了那不敢直视石琉的有些飘忽的目光。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琉儿,出来吃饭啦!”感谢亲爱的老妈!拯救自己于尴尬之中!

  “那、那我就先去吃饭了。要给你留点什么吗?”石琉诺诺问道。

  “不、不用了,我现在不是普通人,不吃饭的。况且现在咱们俩是命运共同体,你饱了,我也就不会感到饥饿,”某人欠扁地补上一句,“当然了,你不饱我也不会饿,毕竟我是阿飘嘛~”

  “哼!你等着!”石琉忿忿地转身,离开房间,一个绝佳的惩罚计划在头脑中慢慢形成,她忍不住在心底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时琉柒

今日份的更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