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迢迢耿南岑

第三十章:发现水潭

迢迢耿南岑 伽觉 1537 2019-05-16 00:19:11

  “三日内,本宫只许你三日,行程务必有起色。如还是今日情形,本宫第一个砍了你的脑袋,抽了你的血喂给外面那些缺粮短水的马儿。”

  会寻路的此行不止眼下这将领一人,眼下也只能出此举威慑下去,如三日后,他还找不到出路,杀了他,也算是以儆效尤。

  我再次撩开马车厢窗边的帘子,即便此去多日,荒原的景致竟也无过多差别。

  “殿下饶命,末将定当竭尽全力。”他只能磕头一遍遍求着马车厢里面的那个罗刹。想着还有自家老小,豆大的汗珠也直直得往领口里淌。

  “报!”随着一个小兵夹杂着欣喜的喊声,麻利得跳上外面的车儿板子,附在吓得惊魂未定的将士耳边说了几句。

  我正疑惑准备问些什么。领头如释负重的禀报表明了一切。

  “启禀殿下,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水源!”此时没谁比他更欣喜若狂了,这意味着全行数十人的生命得到了保障,更意味着自己的小命能保住了!

  我稍作考虑。

  “传本宫旨意,遇水源处,全行下马休整。”

  领头得令,摸了摸后背虚汗,暗自叹了声,正准备下马车板儿,跟着刚刚来报的小兵去前面探探水源。

  “等等。”我仿佛想到了什么。

  “三日之期,仍不可违。”

  领头将士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几天荒原上的风把他刮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说,就刚罗刹那句,不依不饶得三日之期,竟让他此时此刻不得不怀疑,自己祖上没有烧高香。

  “末将遵旨。”他也只能乖乖顺从。

  果然,一盏茶的功夫,只听浩浩荡荡的一道喝令,马车渐渐慢下来,人声开始嘈杂起来,不变的还是自四野呼啸而来的大风。

  “殿下!殿下!前面有水!”

  胡儿在马车厢外呼喊我,听声音,他很是兴奋。没等我下马车查看,就已经看见一群人提着大小木桶,往前头直直奔去。

  胡儿一边奔跑着赶上人群,一边回头朝我这边招手,又指指前方。

  我没有说什么,就是默许了胡儿的行为。

  一同往前的还成群而又杂乱的将士们的争吵声。

  这大概就是荒原中水潭的魔力吧。

  我不由得再次感慨,这禺京的诡异,这水潭的突如其来。

  靠在马别边,放眼望去,周边没有出来觅食的动物,不停歇的风里夹杂着细小的沙土,吹得我眼睛干涩生疼。

  那片水潭远远望去,波光粼粼,水潭的周围却是大片的芦苇荡。时令已至深秋,雪白的芦苇絮随着风四散开来。

  我想,如果没有这场赈灾,没有这群随身的五大三粗的将士,就我和阿琛二人,顶多加上白鹤和越影,这两匹马,行径至此,倒也不失了一番野趣。

  此时耿廷琛马车厢中。

  清羽在一旁闭目养神,当然他是个侍卫更是个杀手,如有风吹草动,他随时会醒来,身旁倚着那把日日擦拭去不同人的鲜血的剑。

  一边的耿廷琛则在专注得调试着自己的琴弦。好像车窗外的欣喜和嘈杂,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琛哥哥。”是听到动静下了马车,就来找耿廷琛的昭雪。

  第一声没有回。

  她又甜甜糯糯得喊了一下。

  耿廷琛放下手中擦拭琴弦的绢布,原本目无表情的脸上,瞬间恢复了一贯的笑容。理了理案几,正了正衣襟。

  清羽察觉到了周围的情况,继续闭目养神,不为所动。

  “雪儿,前几日,吃醉了可好些了?”

  他撩开车厢帘子,轻轻跃下马车,浅笑盈盈道。

  “琛哥哥,你这是哪里的话,这都几日过去了。雪儿再怎么不经酒力,也该醒了。”女孩嗔怪道。

  耿廷琛不知说什么好,尴尬得笑了笑。

  “琛哥哥,他们找到了水,你不去看看吗?”昭雪为了不使气氛冷淡,看着来来往往捧着水的将士,若有所思道。

  耿廷琛顺着昭雪的目光,从将士身上,又望到前面那潭隐隐约约的水,最后视线落在了全行中最奢华的那顶车厢上,目光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琛哥哥。”女孩小声道,又拉了拉耿廷琛的衣角。

  他眼里原本聚集起来的复杂的内容,瞬间变得空洞,他转向昭雪,依旧不闲不淡得笑道。

  “雪儿,我的琴弦还没调好。”他看似自然得抽出被女孩攥紧的衣角,合乎情理得解释道。

  耿廷琛又轻轻一跃,又上了马车,正要撩开帘子进去,又像想到了什么。

  像一个哥哥样,温和得朝孔昭雪叮嘱道。

  “雪儿,一会儿风大,早点回马车厢里去。”

伽觉

最近太忙了,弄毕业论文什么的。抱歉。迟来的更新,以后坚持日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