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风近晚之夙愿

第六十四章 旧情复燃

风近晚之夙愿 舒阙 2023 2019-05-16 09:47:14

  谭兰欣来不及站稳,就向后倒去,本来周允宸因为她的拒绝,转身要走,听到噗通一声,马上跳了下去。谭兰欣惊讶的看着他游过来,抱着自己上岸,心想他忘了,自己识水性,虽然这边水深,也是无碍的。

  “呀!”周逸清听到声音,马上回头看,还跑回来几步,但是她看的时候,两人已经上岸了,不过让周逸清放弃回来的,是因为夏日,大家本来就薄衫,再一浸水,她回去看哥哥嫂嫂不得尴尬死,想着周逸清就捂着嘴,没事人一样跑开了。

  不过周允宸脱了外套裹在谭兰欣身上,一边瞪一眼跑开的周逸清,那傻丫头至少喊个宫人来帮忙再跑不迟。

  周允宸的衣服也是湿透了,谭兰欣红着脸推他,还是被他打横抱起,从小路回了住处。其实天气这么热,半路上衣服干了一半,回去的时候,清荷一脸茫然,直到周允宸命令她去准备热水给谭兰欣沐浴,才恍然大悟般跑出去。

  放下谭兰欣的时候,她转身就要进去,周允宸突然拉回她,骤然的吻,让谭兰欣有些呼吸不畅,脸色涨红,推开周允宸,马上转身进了里间,如果不是晚一会儿要去陪太后吃饭,还要想办法支走他。

  两人分别洗漱好,已经该出发了,谭兰欣喝下放了糖的姜茶,还是被辣的小脸皱着,甚至觉得没药好喝。周允宸在门口等着,看她出来,微微一笑,谭兰欣有些不自然的回应一个微笑。

  他们去的算早的,只有周允霖刘芝兰、周允祥孟月在。周允霖看到周允宸,笑着来见礼,他大婚的时候,周允宸去了,也没有久待,谭兰欣却是第一次见刘芝兰。不过因为以前的事,兄弟二人似乎没有那么亲密了,至少谭兰欣发现,他二人的目光都变了,周允宸变得疏离,周允霖更多的是欲言又止的无奈。

  周允祥只是见了礼,就又坐下玩了,周允宸也懒得跟他说话。刚才孟月转身的时候,还是偷偷瞄了一眼,在目光和谭兰欣相遇的时候,马上低下了头。上次见过之后,谭兰欣觉得孟月有些变了,愈加沉默寡言,而且一个王妃变得看谁都畏畏缩缩的,身体上没有多大变化,精神还是不怎么样,看样子她还是过得不好。

  谭兰欣转眼看向旁边的周允宸,他竟然低头侧目看过来了,谭兰欣迅速低下头。此时听到一阵笑闹声,谭兰欣先分辨出了谭玉琳的声音,还有周晗咯咯的笑声,接着是周允翊陪着张熙,看来谭玉琳是风生水起,这么快就立住了脚,而且还帮张熙照顾孩子,那要多大的信任,才能放心让一个妾室帮着带孩子。

  在谭兰欣若有所思的时候,手被周允宸握住了。

  谭玉琳过来打招呼了,谭兰欣还是那种客气温婉的样子,谭玉琳举止间透着似有似无的优越感,还有对周允宸似有似无的媚态。

  说话的时候,剩下的人一起来了,看样子是快到的时候遇见了,也是表面看着其乐融融。不一会儿,太后来了,所有人都安静的按尊卑站了位,齐齐的行礼。礼毕,太后和蔼的笑着,让大家入座,然后摆手招呼周晗过去,周晗迈着不稳的步子过去,猛地扑倒在太后怀里,张熙紧张的站起来,脸上还是笑容,一边责备年幼的孩子,一边请太后小心。

  “晗儿聪慧,长得跟允翊小时候一模一样,真是让人喜欢。”太后对周晗的喜欢是真的,谭兰欣看得出来,所有人都笑着迎合太后,但是也深知太后对怀王府的偏爱。太后也是一个尊长尊嫡的人。

  “你们一个个的,也都成家立业了,子嗣问题一定要上心,你看允翊已经两个儿子了,允宸呢,虽然现在有一个女儿,嫡子还是早些要的好。”太后抱着怀里咿咿呀呀的周晗,打趣说。

  “有劳皇祖母挂心,孙儿定然不负所望。”周允宸说着,看一眼谭兰欣,谭兰欣马上低头端茶盏,掩饰自己的羞涩。周棣不在果然不一样,都是孙子辈的,太后不好和做媳们的开玩笑,却会和她的孙子们逗趣。

  不一会儿就把在座的都说了一边,气氛活跃了起来,就显得只是吃饭喝酒无趣,一个个要猜谜对诗词,输的不仅要喝酒,还要演个节目。

  太后应允助酒兴,周允宸却是不让谭兰欣饮酒,怕她又犯了痴病。谭兰欣自己也知道,偷偷看他,让清荷只斟茶。

  太后起头,不假思索的说:“方方正正,如是纵横,芸芸众生,生之根本。”太后说完,后面要从周允翊开始接,周允翊一笑,看向张熙,张熙抬头微笑答:“回皇祖母,可是一个田字?”

  太后笑着点头,一边指着周允翊,虽然周允翊美妾众多,却是极宠张熙,张熙自然不会难为自己丈夫,随口说了一个灯谜,周允翊笑着秒解,却是让众人说他二人故意为之,接着周允宸也是丝毫不难为谭兰欣,直接说了西蜀流行的对酒词,不仅是谭兰欣一怔,别人也是一时不解。

  都知道谭兰欣和亲以来,不受周允宸喜爱,特别是从李嘉生产以后,外面多多少少都是谭兰欣被幽闭的流言,不过李嘉早产一事,并没有传出,流言说的是李嘉产女得宠,谭兰欣嫉妒失心。

  但是现在看来,周允宸的态度晦涩不明。谭兰欣还是大大方方的接了,周允宸一笑,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谭兰欣注意力都无法集中,一圈过去,众人又要男女分开玩,不然这样丈夫护着妻子,妻子顺着丈夫,没办法玩的尽兴。

  谭兰欣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熙已经出了题,碍于谭兰欣不是大周人,张熙的题显得有些难了,而一边的周允宸肯定是知道的,却无视谭兰欣拉他的袖子求助。

  虽然是玩乐助兴,接不上还是要罚的,众人此时又是不解,周允宸这忽冷忽热的态度,让人摸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