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回眸一笑奸情起

第二章一怒冲发为护妹

回眸一笑奸情起 顾忘离 1604 2019-03-15 11:48:49

  而此时赤焰皇宫中最大的御花园内,不时的会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几个小公主在扑蝴蝶。

  一个小小的胖胖身子躲在树后,她眨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然后偷偷的望着那些扑蝴蝶的公主,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对一切都感到新奇似的。她那如泉水般纯净的眼睛是那样天真、那样纯洁地望着这整个的世界,哪怕有什么肮脏的东西,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她一定也不曾看见。

  她咬了一下小小的嘴唇,然后小心的走了过去,一小步一小步的走。

  “快看,是小胖子。”那些公主一见她,开始大喊了起来。”

  “你们胡说,我母后说我这是长得福气。”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怯儒、推拒的神色。

  南宫月身体纤巧挺拔,就像早春的小树,看着她圆滚滚的身子,嘲笑道:“这长得也太福气了,简直是丑八怪。”在她眼里她又矮又胖,浑身的肉像发起的白面团儿,看着她,她眼里闪婚过浓浓的嫌弃。

  这时代以瘦为美,就算是些小萝莉们,在大人的言传身教下,也知道要保持纤柔的体态,少有像浅夏这般,吃得像年画里的福娃一样的。

  “我要长成你这样就不敢出门了。”

  “听过吗?她母后好像要死了。”

  “以后就是个没娘的孩子了。”

  这些讽刺冷漠的话语撞击着她稚嫩的小心灵,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终于,一股泪水簌簌地溢出了她的眼睛:“你们胡说,我母后不会死。”

  “你母后马上就死了。”说话姑娘有着一张小小的脸。如含苞待放的桃花,精致美丽。但说出来的话却恶毒如猛兽一样。

  这些犀利话语,像楔子一样牢牢地打进了她的脑海中,一种新的无法形容的意识,像海心的潮水一样,从她心中卷过,叫嚣着,幼小的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觉得心里极其难受,她再也忍受不住了,转身飞快地跑,由于跑的太急,没注意脚下的小石头,她就这样脚滑了!砰的一声,她摔在了地上,身后还有那些孩子的笑声。

  “呜……”她难过的哭了起来,她不是胖子,也不是没娘的孩子,她不是啊。

  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放在她的头发上。

  她抬起小脸,黑葡萄似的一对眸子凝结着泪水,看着面前这个清俊淡漠的少年委屈道:皇兄……“

  南宫西凉看着她眼圈红红的眼里闪过心疼,将她从地上抱起来,蹲下来用袖子替她擦去了脸上的尘土,再拍了拍她的衣服,拉过了她的小手,看着她手上细嫩皮肤上红色的血痕,目光一凛,他的一双眼睛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看着周围的人,阴云遮住了他的眼睛,像是要爆发了。不过望着她的时候,眸子里已经隐藏起来了寒光。

  南宫西凉温柔的替她擦拭着眼泪“夏夏,告诉皇兄,发生什么事了?”他的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宠溺。

  “我……看到她们玩,也想和她们一起玩。”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道:“可她们骂我,说我胖,说母后要死了……”她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一下子抱住了南宫西凉,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怀中哽咽道:“皇兄,我不要母后死。”

  看到她伤心哭着,南宫西凉心里感觉到一阵剧痛像刀子捅穿他的胸膛,使他的每一根细微的神经都为之颤动。南宫西凉将她拉开,擦拭她的眼泪,用温柔的语气安慰道:“夏夏,母后不会死的。”

  “母后真的不会死吗?”她乌黑的大眼睛盯着南宫西凉,眼珠儿乌黑有光,水波盈盈,如潭水一样清澈见底,这样干净的眸子,这样不谙世事的夏夏,让他心中苦涩,他怎能忍心告诉她残酷的事实,想到这里,他嘴唇干涩开口道:“夏夏,母后不会死的。”他看着她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深的海洋。突然想到什么?他看着她目光温柔哄道:“夏夏,呆在这里等等皇兄好吗?”

  她看着他以为他要丢下她离开,拉住他的袖子,眼里有着不安:“皇兄。”

  他看着她眼睛柔和而温暖抚摸着她的头宠溺说道:“夏夏乖,就在这里等我,皇兄不会离开你,只是皇兄要处理些事……”他的目光冰冷,扫过周围的人,最后停在南宫月身上,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倒是一副好容貌,不过看着她眼里的不屑高傲,即使昂贵的衣物,穿在她身上也透漏着一种廉价风,果真和她母妃一样上不了台面,想起许丽欺负他的母后,在想起她的女儿欺负夏夏,他的眼里有着冷冽。

  南宫月和他的目光对上,内心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的眼神是那样冷淡,清冷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抿着唇看着她们:“刚才是谁骂她的?”俊美的还带着些许稚嫩但却有着不属于常人的成熟。

  刚才骂她的那些公主被他脸上的阴沉吓住了,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南宫月盯着他,细长的眼睛里闪过浓浓的不屑和嘲讽:“我骂的,怎么呢?本来就又丑又胖,命还大,把自己母后都要克死了,还不让人说了吗?”

  南宫西凉听着南宫月的话,视线像是结了一层冰一样,眸底尽是阴冷看着她:“你有种在说一遍?”

  “说就说……”南宫月看着他散发寒气的眸子,强忍住害怕,咬紧牙关说道:“她就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啪!”清脆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南宫月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她满脸排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盯着这个打她的人,眸子里闪过不可遏制的怒火:“南宫西凉,你居然敢打我?”怒火燃烧着她的心,她的喉咙,她的全身。

  “打你又怎么样?”南宫西凉清冷的眸子盯着她不含一丝感情,语气如寒冬腊月一样冷嘲讽看着她:“我是赤焰国的太子,我的母后是皇后,夏夏是赤焰国的长公主,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母妃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只发情的野鸡睡了几天龙床,还真以为自己能成凤凰不成了,野鸡就是野鸡,骨子里带着那种自以为是的气息永远都改不了。”南宫西凉看着她娇丽的脸已经充满怒火,嘴角一勾开口道:“别过于把自己当回事,真以为你母妃上了龙床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不知道几斤几两了。”

  “南宫西凉…”南宫月气急败坏,脸色白一阵红一阵,愤怒吼着。心中燃烧着最为猛烈的憎恨,愤怒达到了顶点,如疯如狂,突然看到站在那里的浅夏,眼里闪过恶毒,趁着南宫西凉不注意那瞬间,冲向浅夏拿起随身携带的鞭子朝着浅夏打去。

  就在要打在浅夏那一瞬间,突然一个人影迅速而出,扣住南宫月的手腕夺去了她的鞭子,低沉开口道:“公主何苦跟一个小孩过不去?”

  南宫月本熊熊怒火,刚想开口大骂,听着这清润的声音,不由得抬头看着面前这个俊美带男子,脸上一红。

  看着她娇羞的容颜,楚临风眼里没有任何波动,放下了她的手腕,看着已经被吓得跌倒地上的小娃娃,将她抱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捏了捏她脸蛋的肉清润的声音响起:“小胖妞,你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