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也不懂情

三十一(二) 忆往昔 空把春华误

天也不懂情 苏琴书苑 1882 2019-05-16 09:49:01

  三十一(二)忆往昔空把春华误

  谢桂丽自从那次以后,内心深处再难以平静,天天魂不守舍,盼着万府上托媒前来说亲,可是她整整等了半年之久,也没有万府的任何消息,距离的阻隔使得藏在深闺里的谢桂丽,渐渐失去了信心。

  八个月之后的一天下午,谢桂丽正在绣一只手绢上的蝴蝶,婉儿突然风风火火从外面跑进来,“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十万火急的说:“小姐不好了,我刚刚老爷那里听说有人来说亲了!”婉儿上气不接下气,也许是一路上奔跑得累了,也许心里着急。

  “真的?婉儿,你是说万府派人来说亲了?”谢桂丽将手中的针线扔在一边,激动地望着婉儿,心想总算等来了这一天。

  “小姐,你先坐下,等婉儿慢慢告诉你。”婉儿先给谢桂丽倒了一杯茶,自己也倒一杯喝了几口。

  “小姐,我刚才听老爷说,前来说亲的不是万府,而是轩安城宣凉府上的人。”

  “啊!”婉儿的一袭话仿佛从晴空划过的一声惊雷,谢桂丽只觉得胸口处被重重撞击了一下,顷刻间便喘不过气来,直直地倒了下去。

  从此以后,谢桂丽彻底没了希望,每天忧心忡忡,对月发愁,谢桂丽的母亲刘芸香,看着闺女这个样子,心急如焚,赶来劝慰。

  “丽儿,想那万振兴已有了妻室,你再喜欢他,都只能做二房的妻妾,你是大户的闺秀,是千金小姐,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万振兴就这样委屈自己一辈子。”

  “娘,只要能跟万振兴在一起,就算做二房里的妻妾,那又怎样。”

  谢桂丽苦苦哀求着母亲,希望她同意自己的想法,可是不管谢桂丽怎么哀求,刘芸香都不同意,并决定在同年腊月里给他们完婚。

  到了那天,谢桂丽只哭得天昏地暗,一连两天都粒米未尽。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万振兴与谢桂丽心有灵犀,当天迎亲队伍经过距离谢府一百多里远时,一个年轻人突然路旁闯了出来,拦在了迎亲队伍前。

  “谁?护好轿!小心埋伏!”走在最前面的仪仗队,警惕喊着。

  “臭小子!你拦要干什么?还不快点闪开!”

  “各位朋友,请稍微停留好吗?”万振兴跪在众人跟前,双手合十,目光惨淡,神情凄苦,哀求着。

  “你疯了吗?为什么要停下来,再不闪开,休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迎亲的人大声吼着,后面的队伍也跟着乱了起来,一时间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故意要扰乱大家,只是我知道,今天你们娇子里坐着的人,是我的一个故友,我只想请你们停留一会儿,让看看她一眼,跟她说最后一家话,道个别而已。”

  “怎么啦?前面的队伍怎么停了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说着娇子已经停了下来,谢桂丽在娇子里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前面的是话声,这声音好熟悉。莫不是他来了?此时此刻,他来这里干什么?

  “婉儿,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想出去一下。”谢桂丽急切的在喊着,掀开轿帘向外张望。

  “丽儿,真是你吗?”

  万振兴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就奔到了谢桂丽轿旁,扶着轿沿,拼命呼喊。

  “振兴哥哥!你、、、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

  “好!我带你去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从此浪迹天涯!”

  万振兴一把将轿帘扯开,拉着谢桂丽就往路旁的山沟里滚去。

  “不好了!有人劫轿了!新娘跑了!”喜娘失声大喊起来。一时间迎亲人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往这边看过来。

  “快追啊!”众人眼见万振兴手脚麻利,身手不凡,不敢怠慢,连忙抄起家伙往山沟追去。万振兴虽然有几分武艺,打怎奈寡不敌众,谢桂丽又手无缚鸡之力,而且两天都没有吃过东西,此时刻的她只觉得浑身软似一团棉花,哪里跑得动。万振兴及谢桂丽没跑多远就已被众人追倒在地。

  “打死他这臭小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劫走新娘,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顷刻之间棍棒如同雨点般落在万振兴身上,头上,霎时,万振兴已被众人打的血肉模糊,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住手!不要再打了!放他走!留给他一条活路吧!我不逃了,我跟你们回去!”谢桂丽挣脱喜娘的手,几近疯狂地朝万振兴身上扑去,想要将自己的身躯护住他。

  “赶快保护好新娘子!”喜娘惊呼出声。

  众人见状立即将扑在万振兴身上的谢桂丽拉了回来。

  “振兴!你快逃啊!不要管我!天涯海角,我的心都跟你在一起的!”

  “丽儿!我不!我就是死了,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万振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朝谢桂丽走来,浑然顾不上浑身的血。

  “振兴!快走!你若是真心喜欢我,请为我好好活下去!记住了吗?”

  “走!少跟他啰嗦了!”众人不由分说将谢桂丽扶上了轿,抬起轿子飞快的往山那边而去。

  “老爷,夜深了,露重,回去吧!”身后一个关切的声音将万振兴惊醒,他忙收住思绪,一抬头,猛然发觉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满脸庞。

  “老爷,在想心事呢!回家吧!那些过往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别冻了身子。薄琴姑娘经过一天的诊治,好多了。”林秀儿走近万振兴,将一件貂皮大衣给他披上,然后挽住万振兴的手,俩人慢慢往山下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