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萤火虫,还记得夏夜吗

第九章 给你的礼物

萤火虫,还记得夏夜吗 深渊里的光 1568 2019-03-13 13:50:26

  时间就这样静静的过去了。初一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现在是初二。

  自从段亦洁和闻究才之间有了之前的事情后。他们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

  虽然闻究才自那以后,在初一的生活中依旧时不时的捉弄段亦洁。

  比如,在段亦洁睡觉的时候,会故意拽段亦洁的头发。再段亦洁走神的时候会故意在课堂上发出较大的动静,来吸引段亦洁的注意。也会在老师叫人上去做题时,推荐段亦洁。有时还会故意用她的身高问题调侃她......

  但更多的时候是他们两个的相视一笑,无论是段亦洁还是闻究才都习惯了当老师讲什么有趣的事情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看向彼此。就好像彼此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这是独属于他两之间的默契。

  许是他们做的隐秘,同学之间也没有什么评论。除了他们二人之间的那一次早上,闻究才桌咚段亦洁之外。却也因为时间过得久了,大家也都遗忘了这一段历史。

  这天,闻究才走到段亦洁桌子边上,对段亦洁说“给,这是给你的礼物。”

  “啊?为什么?这是什么?”段亦洁疑惑道。

  “笨蛋,你的生日礼物啊,生日快乐。”闻究才笑着说。

  段亦洁更疑惑了,我的生日礼物,可是他是怎样知道我生日的日期的?

  想到这,段亦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

  “你忘了,那次自我介绍的时候,你为了凑字数,把自己的生日加进去了啊。”闻究才一边说着,一边想去弹段亦洁的脑袋。

  深知闻究才套路的段亦洁在他举手后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急忙把头转向一边。

  闻究才的打算落空,倒也没没失望,毕竟假期里还是得逞了几次的。

  原来在初一的寒假时,闻究才偶遇过段亦洁,知道了段亦洁的家庭住址。

  每当闻究才想到段亦洁可爱的样子的时候,就偷偷的去找她。毕竟何缠闻究才还是缠的挺紧的。

  在那几次闻究才找段亦洁的时候,会弹她的脑袋,在那几次里闻究才基本都得手了。

  闻究才好似就是想看到段亦洁被自己弄得很生气,但是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他觉得那时的段亦洁像极了一只炸毛的小猫咪。并且每次闻究才都会这样想。

  段亦洁打开礼物盒,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QQ号:268×××××14。

  他给我的礼物是他的QQ号,可是给我QQ号也没用啊,因为我......于是段亦洁对闻究才说,“你给我这个干嘛,我没有手机哎。”

  “没有手机?没有手机也不要紧,等你有手机的时候,再加我好了,但是这样,这张纸条可不能弄丢了哦,不然,嘿嘿嘿......”闻究才说着就把手也举了起来。象征的在段亦洁脑袋上比划了下。

  “知道了,知道了。”段亦洁答道。

  就知道欺负我,段亦洁想着。真是讨厌,欺负我很好玩啊,怎么不去欺负你家何芜呢?就知道欺负我。段亦洁又想到了何芜,心里的甜蜜顿时消失无踪。

  其实,闻究才不知道的是每当闻究才对段亦洁温柔也好,调皮也好,欺负她也好,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段亦洁的心,只是段亦洁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就会告诫自己何芜的存在,所以段亦洁为闻究才忍下多少心酸,闻究才丝毫不知。

  想到何芜,段亦洁就想起了假期偶遇闻究才,当时他是一个人,那当时何芜呢?

  于是就问闻究才“假期里见到你的时候,你女朋友呢?”

  “女朋友?什么女朋友啊?”闻究才疑惑道。“就是那个在开学时床进来的女生啊,那次你将我拦下道歉的时候,她还来找你呢。”段亦洁答道。

  “哦,你说何芜啊,她那天有事,没和我在一块,还有,你从哪听来的,她是我女朋友啊?”闻究才说着。

  “她自己说的啊,难道不是吗?”段亦洁疑惑道。

  哦,她自己说的啊,不过也对,何芜自小就讲她是我的女朋友,我的未婚妻,我的妻子。闻究才自小和何芜一起长大,也就默认了何芜的说法,并且自己也认为自己将会娶了何芜。但是,为什么在段亦洁的面前,我反而不想承认了呢?闻究才想着。

  “不是啊,我两八字还没一撇呢。”闻究才略有些心虚的说。“哦。”段亦洁答道。

  段亦洁和闻究才接触时间虽然短暂,但是段亦洁心细,看到闻究才回答自己时的表情就知道,此时的他是有些心虚的,只是为什么呢?

  而这一切,闻究才并不知道,闻究才还以为段亦洁相信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