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自定纪年

第二章:救赎?

自定纪年 小魂月最 2779 2019-03-07 19:38:59

  “跟我来吧。”女生重复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可别忘了,刚刚救了你的人,是谁。呐,周煜?”

  她知道我?

  周煜看着她,尽管看不清……女生却看清了他的惊讶。嘴角微微上扬,“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既然你没有相信我的意思,那我觉得,我应该让你自生自灭为好。”

  “等等!”看她要转身走掉,周煜急忙喊道。“我……我跟你走。”

  “这就对了。来吧。”

  周煜跟在她后面,走出了巷子,来到一处有运动设施的空地,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好在没到晚高峰,这里又是郊区,还没有人到这里来活动。

  周煜近距离终于看清了女孩的脸,清秀可人。不算非常美丽,但也是受众的类型。她身上的校服是黑蔷薇贵族女校的,比普通高中色彩单调的校服要华丽不少。

  “伤口有点深呢,忍着点。”女孩熟练地拿出药棉和药水,稍微沾湿后拿起,触碰他的伤口。

  “呃。”周煜咬了咬下唇,脸色有些发白。但身体只是微微一颤,没有过大反应。隐忍着让她把药涂完。

  “真坚强呢。”女孩没有情绪地赞赏。她拿起绷带,修剪过后和着药棉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什么?”周煜感到疑惑。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冯可可。正如你听到的那样,没有必要对我的名字感到惊讶。你应该关心的是,为什么你会被我所救。”

  女孩收好药品,看着他校服上的血渍。“你有一个不幸的家庭。因为你的父亲沉迷酗酒和赌博,从我家借了不少高利贷。你的母亲从来没有管过你的死活。而你的姐姐周悦,是最不幸的人呢。”

  “姐姐?你知道她?她现在在哪里!?”周煜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拽住了她的领口。她先是一愣,然后非常生气地推开了他,“放开!粗鲁的家伙。”

  “抱……抱歉……”周煜冷静下来道歉。毕竟周悦在失踪以前对自己很好。她常常利用暑期时间打工挣钱,获得的存款总是偷偷藏起来不被父亲发现,到了开学便给他交学费,买文具,平时还会给他买零食玩具,新年的新衣服都是她购置的。在他的眼里,周悦是他唯一的家人,直到现在,她依然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

  看着他诚恳的态度,冯可可整理了一下衣领,斜了他一眼,端坐。“那天下午,她和我在一起。那时候这种怪物,也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些恶心的东西,才刚刚出现。我没能力保护好她,她拼尽全力保护了我,自己却被怪物吞食了……她临死之前最担心的,是你。她唯一的弟弟周煜……”

  听到姐姐挂念的人是自己,周煜的心头一颤。眼神中带着些许水光,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但更多的,是愤恨……

  “那些怪物在哪……我要杀了它们,绝对要杀了它们!!!”

  他突然的一声怒吼把冯可可吓了一跳。但她却能感同身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那些怪物,是人类欲望的化身。就像你刚刚看到的,那女孩的欲望是无尽地吞食。吞食感情,再演变成吞食肉体。你没发现她和螳螂有些相似吗?”

  “这么说来,确实。”周煜渐渐冷静下来。冯可可看着他的侧脸,他和周悦,确实相似。“人类的欲望如果成为一己之私的妄想,就会具象化。而到那时,就已经被欲望占据全部思考,变成真正的怪物了。”

  晚秋的枯叶随着微凉的晚风沙沙落地。周煜视线模糊,却依稀看到不远处街边酒馆赌馆极彩色的霓虹灯,以及这条街隐隐散发的,人类愚蠢腐烂欲望的味道。他想起了自己破败不堪的家庭,那个完全不管姐姐和自己死活的地方……他攥紧了拳头。“我一定要为姐姐报仇。”

  “真是活力满满呢。”冯可可难得的露出了微笑。她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至少……周悦没有保护错人。”

  周煜想起了和周悦以前的种种经历……她的一颦一笑在他脑海里依然清晰。有她在身边的时光,永远不会让他感到压抑。她是他生命中的引路人,他夏日里最回味的那一抹柠檬的清香。但这一切,已经变得酸涩……融化在记忆深处,令他愉悦,也,令他愁苦不堪。

  “我回来了。”周煜的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味。换句话说,这个“家”,他不屑回。因为一打开门,凌乱的客厅,泛黄的墙壁,散落一地的酒瓶,鱼皮花生……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过了。周煜一开始还会收拾一下,但久而久之,他明白了。他收拾的再干净,那个混蛋男人依然会令这一切变回原样。就像他十几年前跪在这地上对母亲苦苦哀求,发誓说的那些鬼话一样,不知悔改。浓浓的酒精气息扑面而来,但他已经习惯了。他脱下鞋,走进客厅。不过今天看来运气还算不错,那个男人没有去那条街赌钱。而是不知道喝了多少廉价白兰地,倒在狼藉的地板上呼呼大睡。周煜本想和平时一样无视着走进房间,把房门关起来,享受清静。但他可能是被刚刚的开门声吵醒了,有点跌跌撞撞地踢翻地上的空瓶,站了起来。

  “你回来啦……”含糊不清的语气,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他伸手按下电灯开关,“怎么连灯都不开啊。”

  周煜沉默不语,站在原地。凌厉的双眼打量着面前这个狼狈不堪的男人:下巴和脸部因为很久没有修剪而长出的毛毛躁躁的胡子,头发像拖把头一样披散在肩上,双目空洞,皮肤泛黄……好在衣服周煜每天都有洗,不然他就完全是个流浪汉了。

  “欸,你的脸……”他注意到了周煜脸上的药棉,和衣服上的斑斑血迹,“打架啦?”

  周煜微微一惊。这是他第一次关心他的状况。他点头,但摸摸脸上的药棉,补充道,“没事,小问题。”

  “那就好……”那男人打了个酒嗝。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随后说出了一句浇灭了周煜所有热情的话来:“那个,儿子啊……爸最近手头有点紧。赌场那边的筹码面额提高了,你看能不能……”

  看着他伸来的手,周煜的心情立刻跌落谷底。冰冷的心与愤怒的火焰交织,使他有点暴躁。他抬起头冲这个男人吼道:“你还知道你是我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努力习惯适应这种莫名其妙的生活,因为我不觉得你有一天会知道悔改,而现在我更加相信就是了。这么多年来你除了跟我讨要去挥霍的钱财,你还跟我说过些什么话?包括对姐姐,对妈,你也是这样的不是吗?姐姐失踪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不是照样拿着妈和姐姐钱在外边快活逍遥,你什么时候知道你是我爸!?啊!?”

  周煜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本就不稳的身子往后一仰倒在了沙发上。他虽然有点神志不清,但他看到了,看的很清楚:周煜现在极度愤怒。他的呼吸急促,眼神凌厉,颈部因为怒火冲冠而充血。他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不是哪样?你想搬出那一套十几年前对妈说的那些鬼话来骗我吗?”周煜对他这个所谓的父亲失望透顶,“你只顾你自己快活,从来不管家庭。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话了,从现在开始。”周煜把手伸进校服裤袋里,拿出几张一百元扔给他。“也请你记好了,我不是提款机。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愿意明天就把它们挥霍一空那也随你。反正接下来的日子我不会给你一分钱,哪怕你饿死在家里,我也不想管。”

  “周煜!周……”

  “砰!!”

  回应他的,只有房门关上的响声。杂乱的客厅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一种过分的……死寂。这是周煜第一次对他情绪失控。他看着沙发上被他刚刚扔下的几百块,那应该是他这几天打工的收入吧。

  周煜……我不是不关心周悦啊……

  我只是怕说出真相,让你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