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雪域传情之无尘

第十三章 皇甫家族

雪域传情之无尘 竺凝心 3062 2019-03-08 12:30:00

  不出意外的,无尘顺利飞升上仙。毕竟银河子给他加了多道防护,也在一旁看护许久。

  白桃归来时,脸色黯然,显然没有找到雪一一。得知无尘顺利飞升,心情好转了一些。

  再得知无尘要跟着皇甫倪前往尘世历练,自己也到了蜕变期,实在无法陪伴,只能给他打点行李,各种嘱咐“尘儿,你历练太少,不知人间的险恶,凡事听着皇甫真人安排,不要妄动,也不要轻信于人。明白吗?”

  无尘点点头“尘儿知道,就是无法亲眼见证姑姑蜕变成仙,甚是遗憾。”

  白桃欣慰的摸摸他“不用担心我,你师祖在呢。倒是你啊,第一次外出历练,多多照顾自己,凡事留个心眼,别被人骗了。”

  “尘儿又不傻,不会轻易相信他人的。”银河子无奈的翻了白眼。这孩子看起来不爱说话,比谁都知道的多,心里的界限比任何人都明显。

  “那就最好。”白桃无线感慨,无尘这性格冷冷淡淡,也不知道随了谁?看着和哥哥五分相似的面孔,白桃不由得有些伤感。思索半天,终下定决心道“尘儿,待你历练归来。姑姑若能成功蜕化成仙,就带你去姑姑家,拜见姑姑的父母亲,可好?”

  无尘毫不在意的点点头。当然也不知道这一去,对他的打击何其之大!

  将无尘送到皇甫真人处,白桃依依不舍的离开。刚出院落,就看见云帆候着她,好奇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云帆开心的回过头,“你这不是要蜕变成仙了吗?可谓学院第一人,我来瞻仰一番。”

  白桃皱着眉“有什么好瞻仰的?倒是你,百年到期不离开学院吗?”

  “当然不走,留在这多好玩。我现在就等着见证妖变仙的过程,一般人哪有这机会。”云帆油嘴滑舌,看着白桃,酝酿了好半天,接着拿出一个玉盒子,别扭道“诺,这蜕变过程肯定很痛苦。这里面有我千辛万苦才搞到的血灵丹,你承受不住的时候服下去,肯定能减少一些痛苦。自古以来,妖变仙成功几率太低,你可别撑不过去。我以后找谁,找谁打架去。”

  虽然银河子给白桃准备了不少资源,但是相处百年,白桃还是很感谢云帆。也知道云帆对自己有意思,但是她哪里有心情忙自己事,正要推脱,就看见云帆直接塞在她手上,显然很了解她的脾气,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远远传来一声“等你有机会再还我!”

  白桃只好拿着玉盒转身离去。

  在她走后,旁观的皇甫倪好奇的问向无尘“你这白桃姑姑表面看起来妖艳火辣,没想到性格却冷冰冰的。”

  “姑姑是很温暖的女人。”无尘回了一句。

  “那是对你。好了,你东西准备齐全了吗?”皇甫倪难得反正的脸上出现一抹柔和“这次呢,我们去尘世需要去寻找一些有仙缘的人修法。你呢,要协助我去观察这些人的秉性是否适合留在四通学院,明白吗?”

  “那是自然。”

  “好,那我们走吧!”皇甫倪满意的点点头“对了,咱们的落脚处就在京城皇甫家,那里是我的后代。”

  京城,皇甫家

  一向悠然自在的将军,皇甫阳此时激动地看着手中的信,站起身,对着身边的儿子皇甫名吩咐道“快,吩咐下去,府上所有事物换洗一遍,张灯结彩,铺上红毯。将后院全部收拾干净整洁,快去!”

  “啊,爹,这何人要来?”皇甫名甚是好奇。硕大的脑袋就往皇甫阳身边凑。

  一脚踹开自家儿子,皇甫阳老当益壮,骂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去收拾,对了让刚儿和青云也赶紧回家。”

  皇甫名一脸委屈,摸着自己屁股,不死心又凑上去“爹啊,到底谁要来啊?”又被踹了一脚,看着自家老爷子凶恶的嘴脸,懦弱的憋了回去“刚儿在兵部,倒是很快能归来。就是青云应该跑去苏州了。”

  “他跑去苏州做什么?”老爷子一脸怒容“是不是又和一群狐朋狗友去花天酒地去了,你怎么当爹的?怎么教育的?”

  “我哪管得住他啊。”再说要不是您老护犊子,我至于管不了吗?当然也只敢在心里反驳。

  “管不住,要你这爹有何用?还不快去,让他滚回来!整天不干正事。”皇甫老爷子骂骂咧咧,转头又开始傻笑。然后再一转头,踹开凑上来的大脑袋,“快点干活去,看什么看?”

  小心翼翼的叠好信纸,放进怀中,打算去佛堂上个香。

  半路遇上了一路急匆匆赶来的夫人,“老爷,你这是做什么?”

  皇甫老爷子憋了好久,终于找到可以说这话的人。急忙将丫鬟全部赶了出去,拉着夫人进了佛堂,“来,先跪下来,给祖宗上香,我再告诉你。”

  待二人行完礼,皇甫阳压制不住兴奋的拿出信,“夫人,你快看!我们皇甫家的仙人要归来了。”

  “啊,这不是传说吗?”皇甫老夫人好奇的看向信,“你该不是被骗了吧。”

  “怎么会?这信从天而降到我怀里的。而且你看最下方这个标识,就是皇甫家的标识。还有啊,我早给你说过,皇甫家有仙人是真的,你看最上方的那个牌位没,就是他,皇甫倪,算是我的二爷。就是他回来,说要住些许日子。”皇甫阳显然兴奋过度“哎呀,之前祖训就说过,百年再见仙人,你看,这不刚好也到时间了。等二爷归来,说不定给点好处,你就恢复年轻了。再看上哪个孩子,这就是成仙啊。明白了吗?”

  “天啊,竟然是真的!那我们这肯定要好好招待啊。”老夫人反应过来“当时皇兄就给我说过皇甫家有仙人,我一直觉得骗人的呢。”

  “嘘,保密。这件事啊,就你我知道。不能传出去,晓得不?”

  “知道,我有分寸。对了,趁这机会,将在外的孩子都找回来。”老夫人兴奋的起身“我啊,再去挑一些上好的布料,将住处布置的舒服一些。”

  “嗯,可以。对了,仙人喜欢清淡,不要太艳丽的颜色,主要干净舒服,还有,多弄些花之类的。”皇甫阳吩咐道。

  兵部,校场上,一个赤裸着上身,下身黑色劲装的男子舞动着手中的红缨枪,威风凛凛,引得一片叫好。

  皇甫刚,爷爷父亲皆是将军,身为皇甫家的长子,自然是继承了这一点,年方二十便已是兵部的将士,阳刚帅气,穿上衣服遮住身上的腹肌,看着自家派来的阿才问道“怎么了?我爹让你给我带什么话?”

  阿才苍白着脸,看着皇甫刚,抬头低头好半天,突然豁出去了,抬头看着皇甫刚,大吼道“告诉那个小兔崽子,赶紧回家,晚了老子打他屁股。”说完,整个校场一片寂静,阿才后怕的低着头“皇甫大人,叫我这么做的。让您赶紧回去。”显然皇甫名将从自家老子那受到的气撒在了自家儿子身上。

  非常了解自家父亲的皇甫刚,扶着额头,僵硬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哈哈哈,皇甫,你爹还是那么厉害啊。”一旁一直目睹的白衣男子,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拍着皇甫刚肩膀一直抖动“估计,青云比你更惨啊。”

  “好了。南宫,我先走了。你这个尚书,该回去好好办公了。”说完转身离去。

  苏州,湖中央的一艘花船上,一个年轻俊美的公子哥,清秀的脸庞一片红晕,显然喝了不少酒,此时毫无形象的躺在船头,头枕在一个美丽的女子腿上。相对应的船里一片欢声笑语,光影交错。突然船身一阵摇晃,只听见一声尖叫。所有人听着声音赶了出去。就只剩下女子一脸惊骇坐在地上,指着船头地方“皇甫公子,刚才被人劫走了。”

  原本着急的几个公子哥,一脸恍然“哦,没事。应该是被绑回家了。来来,接着喝酒。”

  趴在侍卫身上醉醺醺的皇甫青云,迷迷瞪瞪睁开眼“老爷子,又,又有什么事?”

  “不知。”

  “哦,那你等会换马车的时候,别忘了在客栈里带上我的那些宝贝。”吩咐完接着睡。

  与此同时,在京城大门处,所有人聚集在哪路两边,注视着正中间正在过检查的二人。不能怪所有人好奇,实在是,一大一小两男子太过惹人瞩目。

  皇甫倪阳刚威武,看起来三四十岁,一身白衣金边的道袍,看起来就是修道之人。在他身边的十几岁的少年,俊美飘逸,也是一身白衣,干净清秀的脸蛋一片肃穆,却无损他的魅力,一身道袍更像个神仙。也是道路两边轰动的原因所在,吸引了无数大妈少女的心。

  皇甫倪好笑的看着这一幕,传音道“是否适应?”

  “还好。”无尘浑不在意,毕竟在四通学院也经常这待遇。

  “那就行,正好。咱们先在京城转转,你多看看多观察这尘世。过几日再去皇甫家。”最后一句话说的无限感慨,好久没有回来了,物是人非,近乡情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