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兮之何意

孩子?

兮之何意 沈玉霓 2270 2019-03-15 05:55:00

  “你们这下手也太狠了。”林殊霖扶起易言之就往办公室走,不过赵瑾玉把他拦在外面了。

  “呵,他比我伤的重,我没有对他手下留情,不知道她知道了会不会生气。”易言之起身苦笑看着林殊霖说。

  林殊霖嫌弃的扶着易言之道:“活该,你简直就是疯子。”

  “你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是不知道的。”易言之笑的一脸幸福的对林殊霖说,就像再说为自己女人打架多光荣一样。

  赵瑾玉上下打量了一下易言之,说:“你打算这样见她吗?具体的说她醒来最不想见的就是你了吧?”

  “就算她不想见到我,我也要在她身边。”易言之眼神冷冷的直视赵瑾玉笑着说:“我不会再一次让她离开我了,就算她一直不理我,我也要黏在她身边。而你,还是不要再觊觎我的女人了。”

  赵瑾玉早就知道自己和她没可能了,可是被易言之这混蛋说出来还真的是不爽,正想给他一拳的,历倪就打开门说:“青儿醒了。”

  沈青虽然醒来了,可是却还是不太清醒,托尼再次给沈青把了一下脉,确认沈青没事了。托尼一转身就看见易言之他们进来,易言之刚想过去看看沈青,可是托尼一把将他拉了出去。

  托尼严肃的看着易言之:“言之,我有话要问你,你要老实说。”

  “你说。”

  托尼深吸一口气,看着易言之说:“沈小姐和你的关系我也是听你爸妈说过的,不过我不赞成你娶她。”

  易言之眼神坚决的看着托尼激动地说:“托尼,不论是谁都阻止不了我要娶她。”

  托尼安抚易言之让他冷静,才开口慢慢对他说:”你听我说,我刚才给她把脉发现她身体很虚,肯定是生孩子落下的毛病,不然一个正常女人的身体不会那么亏空。她的身体比普通女性流产三次以上还要虚你,别看他外表看不出什么,其实内子里已经快掏空了。”

  “她只在27岁那年流产过一次,没有生过孩子,那时候医生都说身体没什么的。后来我们都有给她好好的将养,不可能这样呀?”易言之回想。

  “那你确定她这几年没有流产或者生过孩子吗?”托尼冷冷的说道。

  易言之这下不确定了,因为这些年他都有派人跟踪沈青,但是沈青还是有时间会突然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所以他还得好好查查:“流产?生孩子?我会让人去查的,你看能不能给她调理一下。”

  托尼摇摇头看着易言之,无奈的说:“可以调,但是就算最好的状态,也比普通人会身体差一些。”

  “那好,我会和她说的,也会想办法让她配合你的,你务必要给我把她调理到最好。”易言之此时的心里是复杂的,尤其是知道沈青有可能和别的人有了孩子,或者失去过孩子。让他更加自责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看住她,连这几年她经历过什么都不知道。

  易言之掏出手机就播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易总有事吗?”

  易言之浑身散发出冷气,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势。“给我仔细查沈青这七年内都在哪些地方出现过,还有查一下她带过城市医院记录。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查的彻彻底底。”

  “好的,我会尽力的。”

  易言之想起什么对电话里又说:“对了,你查一下她母亲,也许她母亲会知道写什么。”

  “好的。”

  电话挂了,易言之突然有种无力感,为什么那七年里不早一点想通呢?那样他一定不要她成现在这样。

  “你的伤还是上些药吧。”托尼看着易言之浑身是伤,脸上都找不到一块好地方了。

  易言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到了什么笑着说。“药给我,我自己会上的,你先回去吧。”

  托尼看着易言之的背影叹息道:“真是和他爸一样的死心眼呀。”

  易言之进去就看见沈青要站起来,而沈青也向门口看,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却是两相无言。

  就在易言之出去的时候,赵瑾玉已经把刚才外面发生的都给她说了。她此时真的是没有力气再去搭理他们了,她好累。

  沈青回头对赵瑾玉说:“哥,今天去你家打扰一晚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赵瑾玉没说话,直接把沈青打横抱起,从易言之身边走过。

  易言之没有阻拦他们,因为只要他们出去,哪怕不在自己的视线,可是也有人做他的眼睛。对于沈青,易言之一直认为她是这世上最难的合作伙伴,可是他就是非她不可了。

  车上赵瑾玉看着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沈青,道:“虽然他恨卑鄙,可是你们真的就要这样耗一辈子吗?”

  “为什么你要来劝我不是去劝他,要是他不这么坚持我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沈青看着窗外没有看赵瑾玉,赵瑾玉也就不知道沈青的情绪。

  “你也看见了,至从你们见面之后,这五六年你身边的顺利与安全都是他的杰作,他.......”

  “他就是个疯子。”沈青话了多少有些对易言之的不满。

  赵瑾玉笑了笑:“你们都是疯子。他守了你整个青春,在他知道你结婚了还一直守着你,他知道你不幸福就想带走你,他做错了一件事,你却用自己去伤他。”赵瑾玉转头看沈青,又继续说:“你呢?知道他爱你,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明知道孩子是他的你生下来了。你们两个都没错,只是你不愿给别人机会。你矛盾你们的关系,可是就像他说的,他爱了你十几年,算算是在你们相识他就爱上你了,他没错,只是他太相信了你的智商,导致你最后所嫁非人,还把那敷衍的婚姻当了真。”

  不论是时间还是这些年的事情,沈青早就不再那么坚定地坚持了。只是女人呀,总是在不该坚持的时候死死硬撑。她还记得刚见到易言之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干净的男孩,因为他没有嫌弃大大咧咧的沈青。相处久了他也没有嫌弃沈青的身世,他说喜欢和她做朋友,他说他把她当哥们儿。

  沈青也年轻过,有过青涩的念头,易言之高中的时候不论是身高还是面貌都张开了,还被学校评为校草。其实沈青也是凡夫俗子,每天和校草走在一起怎会没有怦然心动呢?可是久了她就认为这只是友谊,她不该有那么邪恶的想法,不能玷污了这么青春洋溢的关系。

  后来她把易言之对她的所有的好都归为哥们儿,哪怕很多同学都说他们是恋爱,她也心平气和的说他们只是哥们儿。她不知道易言之听见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特别后悔对她说‘我把你当最好的哥们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