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初恋——丁香花开

第四十七章 蔷薇是个男的

初恋——丁香花开 包弱弱 2533 2019-03-15 17:00:37

  他推开车门,走向大巴车,他的背影笔直而冷峻,白百合的车子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那个刚才火热的人差点就吃掉人的节奏,转身就换了一张面孔,我整理一下,下车目送他的车远去。

  白百合说:“这个人只在你面前柔情似水,给别人的永远是一副欠揍的面瘫脸,那些女生还就偏偏喜欢,觉得他酷酷的,其实他心里只装下一个你。”

  “你觉得他心里只有我?”

  “怎么,你怀疑?他平时接到你的电话,立刻一脸温柔,甚至提到你的名字,他的脸都是柔和的,就是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神情,平时再冷静的人陷入爱情里也是个呆子,白杨是个痴情的人。”

  “可是他有曾经啊!我其实介意!”

  “紫丁,珍惜当下吧,你介意不介意它都存在,何必庸人自扰之!我们去吃早饭吧,然后去看看李圣依!”

  李圣依的儿子已经满月了,胖乎乎的,可爱极了!一个新的生命就这样到来了,多神奇!李圣依的身上散发出母性的光辉,她的步伐走的快了些,我们大部分人还前途未卜,未来堪忧,她完成了结婚生子,据说工作也确定了,曾经她那么痴情留恋那片橄榄绿,现在的她会把那段记忆藏起还是遗忘?白百合中午想让大家聚一聚,我拒绝了,“白百合,我们见一面就行了,我要准备明天的考试,等下次大家再好好聚。”

  “明天送你考试行吗?”

  “明天你送我去火车站吧,早上还是在秦子扬的温柔乡里多睡一会吧!”

  “好吧,明天联系!”

  我回到了熟悉的宿舍,躺在床上,久违的温情扑面而来,那时我们宿舍充满了欢声笑语,热热闹闹的,现在这么冷冷清清,晚上蓝一回到了宿舍,她知道我回来,特意来陪我的,因为明天的考试,我们没敢放开了聊,但看得出来,她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晚上,白杨微信上发过来:“梧桐相待老,愿同尘与灰。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祝成功!”

  我的心被温暖着,当思念成为一个习惯,爱他就成为执念。

  早上,蓝一把我送到考场,要说知心,我和蓝一不是,我们就是平平淡淡的同学情谊,却也真挚。考试整整三个小时多,精疲力尽啊,不过终于结束了,中午我约了肖宵,就我们俩个人,肖宵六月份就出国了,他等不到我们毕业典礼,他是先去上两个月的语言,再读研究生。走出考场,肖宵迎面而来,瘦高的身躯,笔挺的藏青色休闲西装,西服没有系扣子,里面是一件黑色的提花的亚麻衬衣,暗黄色的皮鞋,我突然觉得他挺有男子汉气概了,原来一直觉得他很小,其实是我自己的心里暗示,主观的武断蒙蔽了双眼,他早已经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男孩,给人一种成熟,一种稳重,还有一种阳光,他帅气的笑脸让人觉得很放松,他浑厚的声音很动听,“你是在后悔错过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吗?”肖宵一张嘴,我们好像就回到了过去两小无猜的岁月

  “小男孩长大了!挺让人遐想的。”

  “你呀,错过了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好在是白杨,否则我是不会放弃的。”

  “肖宵,我真的想说声对不起,也想谢谢你。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其实我不想和你成为朋友啊,既然你想,那我就是你能依靠的朋友吧。”

  “你的雅思考的不错,得到奖学金了吧,你家的条件也不稀罕奖学金吧!”

  “但是这是一种荣耀啊,我可以炫耀一下。”

  “肖宵,你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有,就在眼前!”

  “别开玩笑啦!”

  “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准备找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

  自从我和白杨恋爱后,我和肖宵的关系如梗在喉,特别不自然,看到他和我开玩笑,仿佛回到了过去,我如释重负。

  “紫丁,我知道你在意我,自从你和白杨谈恋爱,你就小心翼翼的,怕伤害我,我失恋了,这伤你是治不好的,你放心吧,伤口都是能愈合的,只是你在我心口留的伤疤是去不掉了。”

  “你的伤口总会有给你抚平的人,去国外的人,都说有一个临界期,远离家乡亲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说着陌生的语言,会在一段时间感觉崩溃了,你崩溃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

  “想安慰我吗?”

  “想看你笑话。”

  “你就是个小人!紫丁,你放心吧,我就是那沙漠里的仙人掌,怎么恶劣的条件都能活,给点雨露就灿烂,倒是你,长在大西北却像一棵竹子,宁折不弯,以后别太倔强,别太坚强,你男朋友的肩膀是要靠的,你靠过去他可能更喜欢。”

  “你这个家伙,说的我都想哭了!”从饭店出来,我们就分开了,没有悲伤,很从容,因为我们未来的道路不相同,我们就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给白杨打电话,告诉他我请肖宵吃饭了,白杨的语气有点酸,“我还没和你吃饭呢,被他捷足先登了!你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你有什么精神损失?”

  “女朋友和男友情敌吃饭,我不紧张吗,提心吊胆,况且还是个小鲜肉,我记得某人曾说心怡小鲜肉,某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了吗?”

  “跳了!”

  “你不能敷衍我一下吗!”

  “我不会说谎话,心脏不跳我还能给你打电话吗?不过现在心跳有些过速。”

  “怎么了?”

  “因为接到某人的电话呗!”

  “我怎么感觉这么幸福呢!吃奶油蛋糕了吗!这么甜!”

  想起奶油蛋糕,我一下子脸就红了,虽然他看不到。

  “某个人是不是害羞了?”

  “反正你也看不到!”

  “等见面,我就收双倍利息了,让你先得意着!”

  “双倍太低了,我给你准备n倍的利息,你可记好结息日,过时不候!”

  “你这连威胁都学会了,我期待已久的日子,早就刻在心底,如果能白驹过隙,我希望明天就是,早已迫不及待哩。”

  “明天我就回到帝都了,我们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早上八点半,我走在植物所的林荫小道上,两天的时间,来回千里,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留恋,都是这个程序吗!现在离开这里我也会舍不得,就是因为熟悉了。我正心猿意马,迎面走来一个人“耿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我是你的学生紫丁。”

  “紫丁,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我来植物所开会,我现在在浙江农大当老师,你在这里读书吗?”

  “我考上这里的研究生了,耿老师,你当年在我们那里支教,后来你给我介绍了一个资助人,你还记得吗?”

  “你是说我那个中学的舍友吗?”

  “舍友,和你一个宿舍的,那他是个男生吗?”

  “他当然是个男生,他好像是怕你多想,以一个姐姐的身份资助你了,他当时也是个穷学生,为了帮助你好像和女朋友也分手了。”

  “耿老师,你能把蔷薇姐姐的电话告诉我吗?”

  “蔷薇姐姐,难到他一直都用这个身份吗?你们现在还联系吗?”

  “联系,网络。”

  “既然他一直都用姐姐的身份,肯定有他的原因,我先问问他的意见,再告诉你好吗?”

  “那就谢谢耿老师了,老师我请你吃饭吧!”

  “这次会议没有时间了,等下次吧!”

  我和耿老师互留了联系方式,就告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