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初恋——丁香花开

第三十八章 难舍难分

初恋——丁香花开 包弱弱 1326 2019-03-14 17:02:43

  十点了,他要送我回宿舍,我要送他回宾馆,我赢了,他让我送他了,宾馆就在植物所的旁边,很近,我磨磨蹭蹭的走的很慢,希望时间走的慢一些,白杨也就只好慢下来,他的步伐笔挺,因为腿长,步子也大,为了配合我,走着小碎步,稍微有些滑稽,我的手跨在他的臂弯里,我大概长个了,挎着他也不觉得够不着了

   “白杨,你说我是不是长个了?”

  “你刚发现,我早知道了,你也是个奇葩,二十多了还长个,估计你现在有167了。”

  “这么精确,是不是我和'邓俏俏一样高了?”

  我怎么冒出邓俏俏了,这多煞风景,白杨好像没太注意,他说:“我做了3年的辅导员,哪个同学我还不是了如指掌,你们旁边宿舍的姚红,恋爱不顺,抑郁了,还是我找的姚红一直暗恋的那个中学同学,经我一点拨,哪个经管院的男孩直接向姚红表白了,姚红也不抑郁了,皆大欢喜!”

  “还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我可是班长啊!”

  “你现在才知道自己是班长啊,你每天恨不得把书吃了,哪顾上这些事。”

  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惭愧,我无理也要辩三分,“这说明我们配合默契,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你也别好奇了,这样的事多了,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宾馆到了。”

  “到了?”

  “到了!”

  “那再见!”我说,白杨往电梯方向走,竟然没回头,眼看电梯门关了,我冲过去一脚踏在电梯门上,电梯门又开了,“我再送送你!”白杨皱眉说,“你这是要送上门了?”

  “我这不是怕你西出阳关无故人嘛!”我感觉自己有些厚颜无耻。

  进了房间,我突然有些紧张了,因为房间不大,这么狭小的空间只剩下两个情意绵绵的孤男寡女了。房间里的灯也是昏黄,有气无力的。

  “紫丁!”

  “哦,什么?”

  “今天跑了一天,你先去冲个澡吧,就穿我的睡衣吧。”

  白杨所谓的睡衣是一个长的体恤和沙滩裤。我拿了衣服就冲进了卫生间,他就在外面,这个澡洗的我更燥热了,我极快的冲完,他的体恤很长,衣服上还有淡淡的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不管了,反正我是自己把自己送上门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白杨看我出来了,掀开被子说:“你先休息,我去洗洗。”

  躺在洁白的床上,我放空自己,我突然想到了***,有那么英勇吗?

  睁开眼,床上还是我一个,看手机已经7点了,看衣服完好无损,这时白杨从卫生间出来,脸上还有水珠,他凑过来亲了我一下,嘴里是柠檬味的牙膏。

  我回忆一下,昨天晚上,我这是一觉睡到天亮了,平安无事。看见我思索的表情,白杨说:“你昨晚上睡的像个小猪,我是君子只动口没动手,不过现在你想动手我奉陪。”白杨说着就倒在了床上,我赶紧爬起来,却被他一下子按倒在他怀里,他说:“别动,你陪我躺五分钟。”真的是五分钟,五分钟后白杨说,你的衣服挂在卫生间,去换了吧,我们下去吃早点,然后去爬香山。昨天我穿的是一套速干的半袖和7分裤,昨晚我睡着后白杨给我洗了。

  白杨走后我和蔷薇姐姐聊过天,我在聊天中,告诉自己和白杨又住了一晚的事,我问蔷薇姐姐,为什么什么也没发生,我都把自己送上门了,他竟然无动于衷,平时他像饿狼一样,老想吃了我。

  姐姐问我: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舍不得分开,想把自己送给他,因为我也没什么好送他的。

  姐姐说:也许他知道你的意思,你这个礼物他觉得珍贵,不想轻易拆开。

  姐姐说的也许对,因为我的心思总也瞒不过他,看来礼物被原封退还了。可是我的脖子上有草莓印,他真的是只动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