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初恋——丁香花开

第二十二张 恋爱

初恋——丁香花开 包弱弱 2030 2019-03-03 17:33:09

  一个星期,这个星期过得真漫长,从不知失眠的我失眠了一个星期,蓝一说我憔悴的弱不禁风,白百合也发现了一些端倪,问我怎么了,我说感冒了。脖子上的项链我早就取下来了,否则,早被白百合打的招供了。

  周五的下午接到通知,晚上八点要开班会,那就能见到白杨老师了,我不知怎么面对,想着晚上的班会就不要参加了,于是请了个病假,躲在宿舍装病。九点多,白百合来了,她以为我病情加重了,班会一结束就跑来看我,她和我坐在床上聊天,我的手机收到简讯:“病的怎么样,我在楼下,上去可以吗?”,我一看是白杨老师发的,白百合还在,我赶紧回简讯:“我没事!”

  “那我上去了。”

  “不要,我下去!”,白百合问我怎么一下子满头大汗,其实是我紧张的,和白百合的聊天也心不在焉的,白百合让我躺到被窝里,又给我晾了一杯水,让我喝了几片药,十点多才走的,白百合一走,我就爬起来,蓝衣问我怎么了,我也没回答就跑下楼了,可是白百合还没走,她和秦子阳在她的车前面和肖宵在说话,我躲在一楼的卫生间,这个肖宵是不是来看我的,我这个病假请的,动静这么大,果然,白百合的车一走,我的手机就响了,肖宵的,“喂!听说你病了,要不要我去安慰安慰你。”,我赶紧压低声音“多谢关心,我已经睡了!”

  “那我明天来看你,难受得厉害就给我打电话。”

  “好好!”

  我又等了五分钟才从楼里出来,可是白杨老师还在吗,在哪里啊?

  我在门口东张西望,“向前200米,右拐,树林。”是白杨老师的微信,我按照指示来到树林,白杨老师站在树影里,他一下子把我拉到他怀里,摸摸我的头,“没发烧,怎么样了,感冒的厉害吗?”

  “没事了,喝了药就好了。”我可没好意思说是装病。

  白杨老师拉着我的手往树林深处走,他一下抱紧我,然后就吻我,吻得很霸道,他说:“你知道这一个星期我有多想你吗!”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怎么了,紫丁?”

  “你说给我打电话,一直没打,我以为…”

  “以为什么,是邓俏俏病了,胃穿孔,我在医院陪了几天。”

  “你有点越俎代庖了吧?”

  “她离婚了,所以心情不好,一直喝酒,而在塞北也没有亲人所以我就照顾了几天,你生气了吗?”

  我沉默了,看来我的爱情要昙花一现了,我感觉特别委屈,眼泪也不受控制了。

  “紫丁你哭了,对不起!”

  白杨老师抱紧我,为我擦去眼泪。

  “你要和我分手吗?邓俏俏好像还爱着你,你就和她复合吧,我退出。”

  我说的毅然决然,可我的心在滴血。

  “傻瓜,你的小脑袋都在瞎想什么,这就是你掉眼泪的原因吗,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和她是过去式了,只剩下同学的情意,如果你在意,同学的情意也可以没有。”

  “不用不用!”我心里其实真希望他们能成陌路。

  “紫丁,你想我了吗?”白杨老师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赶紧点点头,又低下了头,我的脸滚烫的。

  “紫丁,你的脸是不是发烫了?”白杨老师摸着我的脸说,我更不好意思了。白杨老师把我拦在怀里说:“我也特别想你,想了就告诉我,知道你想我,我非常开心。”我们在学校树林深处席地而坐,白杨老师说地上地上太凉,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我拒绝了。

  已经是夏天了,周围弥漫着刺梅的香气,很厚重。

  白杨老师说:“我还是喜欢丁香花的味道,淡淡的,沁人心扉,尤其是紫丁香,每一次看到都想停留,都想拥有。”

  白杨老师说完就一直看着我,“我这是在表白,你怎么没反应,紫丁?你不就是那一株让我心颤的紫丁香。”

  “我吗?紫丁香那么高贵,一丝不染,我没法比。”我说。

  “你比她不差分毫哦!”

  “如果我是那株紫丁香,你还有别的颜色的丁香吗?”

  “没有,就这一株。”

  “那上次诗歌比赛上我读的你的《丁香花开》不也是你的丁香树吗?”

  “那是我写的诗,而你是我心里的丁香树”

  “你可以为我写首诗吗?白杨老师。”

  “可以,只是你要一直这样叫我的名字吗?”

  “那我想一想,想好了再告诉你。”

  “要不你也像韩剧里的叫我欧巴吧,或者叫我亲爱的,好不好?”

  “不好,我就叫你树先生吧”

  “树先生,从四个字变成三个字也不错了,只是我们成了两棵树了,阿紫,是我对你的昵称啊!”

  “阿紫,我受用了,不过,你还是叫我紫丁吧,你要是在同学们面前叫出来我就晕了,《天龙八部》里的阿紫,我喜欢,可我不想成为悲剧,所以,只能在特别重要的时刻,特别重要的决定的时候才可以这么叫,记住了吗?现在我们该回去了。”

  竟然凌晨一点了,“紫丁,你们宿舍早关门了,去我宿舍对付一下可以吗?还是我们就这样坐到天亮?”

  去白杨老师的宿舍,孤男寡女,我真有点紧张,既然爱他,又有何妨,我站起来“走吧,树先生,你的宿舍”

  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了,只听见我们的脚步声,白杨老师给我拿出一把新牙刷,我简单的洗漱了,宿舍只有一张单人床,“你在床上睡,我睡沙发。”

  “好的,”我赶紧上了床,盖上毛巾被,白杨老师在沙发上放好枕头,关了灯,可是有外面的路灯,屋里并不黑,白杨老师来到床边,俯下身来。

  他过来轻轻的吻了我一下,“晚安,可是你的眼睛怎么挣得这么大?紫丁。”我赶紧闭上眼睛。

  白杨老师躺到了沙发上,我一动不敢动,就怕床上出了动静,我感觉四肢都僵硬了,白杨老师已经发出鼾声,我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