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初恋——丁香花开

第十四章 滑冰又摔倒了

初恋——丁香花开 包弱弱 2315 2019-03-03 17:23:37

  鄂尔多斯市的一个小煤矿发生透水事故,矿工死亡7人,刚开始矿主瞒报,后来矿主失踪了,媒体在追踪着事态的发展,有网友人肉搜索出唐瑶竟然是失踪矿主的女儿,唐瑶从此再没来学校,我们问白子轩唐瑶的情况,白子轩说,她们家彻底破产了,唐瑶退学了。

  在所有的科目中,我的英语是最差的,我每天玩命的背英语,准备考级,我相信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只要你付出努力,总会有回报,有时你在低谷久久走不出去,可能上天也会打盹儿,只要他睁开眼,就一定会把阳光洒在你身上的,所以我笑对人生。肖宵也在学外语,考雅思,准备去美国读研究生,肖宵在补习学校报了班,但是学费是五位数,我只能仰望,但他是我的英语老师,我们经常在一起学习外语,有时他和我一起去塞北大学的外语系旁听。

  塞北的冬天来临了,我喜欢塞北这座城市,因为它四季分明,冷就是冷,热就是热,爱憎分明,这和我的性格是一样的,我的滑冰技术也提升了不少,我已经能够在冰场上游刃有余的滑行了。

  周六的下午,学校的滑冰场,太阳懒洋洋的照着冰面,白百合拉着秦子阳的手,头上戴了一顶白色狐狸皮的帽子,耳朵下方耷拉着两个白色的圆球,随着身体的摆动也跳跃着,红色短款的羽绒服,黑色短裙,他们两个在整个冰场很耀眼。我正在欣赏他们,我的手被人拉起来,“不滑你看什么呢?”

  我被白杨老师拉着手滑起了冰,白杨老师穿着一件过膝盖的蓝色棉袄,黑色针织的帽子,脖子上围着一个黑红相间的围脖,白杨老师滑冰的技术娴熟、动作飘逸,我们绕着冰场的最大圈儿,追上白百合他们,并且超过了他们,我感觉自己是在冰场舞动的精灵,停止的时候,我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停在了白杨老师的怀里,我往外一躲,失去重心,我和白杨老师都摔在了冰上,这时白百合也过来了,拉起了我,白杨老师问我摔疼没,我说没事,白杨老师接着说,“怎么一和你滑冰,我的技术就失了水准,非得摔跤呢?”

  他特别严肃的看着我,我的心跳加速,脸也是红的,好在是冬天,脸红别人会以为是冻的。可我不知如何回答,急忙瞎说:“小女子深表歉意,得罪之处敬请海涵”,可我刚说完,自己就笑了,白杨老师也笑了,“期待你下次得罪!”

  这还是平时不苟言笑的白杨老师吗?他竟然笑的灿若桃花,这样好像不是形容男生的,可我当时就是这个感觉。

  滑完冰我们去吃的火锅,白杨老师说他和两个同学准备成立种植公司,主要是大棚育苗育种,

  “白杨老师,等你的公司成立了,我就去你那里上班吧,和我的专业正对口。”

  “那就一言为定了,紫丁。”

  我们问起唐瑶的情况,白杨老师也一无所知,只是知道他父亲投案自首了。

  吃完饭,刚刚八点多,我就去教室学习了,因为这个时间图书馆没有地方了,我们三年级已经没有固定的教室了,但原来的教室还是作物一班的教室,就是成了下届作物一般的固定教室了,可是我们也经常在这个教室里学习,习惯难改啊,我从后门进去,坐在最后一排,打开书开始学习,扑通一声,肖宵坐在了我旁边的椅子上,嗅了嗅,

  “老实交代,今天是不是吃火锅了?”

  “你是狗鼻子吗?这么灵。”

  “下午去滑冰了,和白杨老师还有白百合、秦子阳,然后吃的火锅。”

  “谁请的客?”

  “白百合”

  “白百合,她竟然敢落下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肖宵开始发微信,一定是给白百合发的,一会儿肖宵递给我一个纸条,“白百合请我们去喝咖啡,走吧!”

  我想拒绝,肖宵已经站在我身边,来到学校的东门,白百合、秦子阳、李圣依已经在等我们了,我说走吧,白百合说等一会儿,“来了。”我一看是白杨老师,名典咖啡离学校不太远,我们是走过去的。

  咖啡店里环绕着优美的钢琴声,是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在弹,灯光昏黄,因为我们都吃过饭了,只有肖宵点了一份套餐,我们没有喝咖啡,而是要了两壶奶茶,茶壶特别的景致,有点像青花瓷,茶杯很小,两口就能喝掉一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有些拘谨,我们是坐在大厅里,每一个桌子也是隔开的,或男或女,窃窃私语,人们好像都绅士了,白杨老师坐在我的对面,我偷窥他,他的眼睛也朦胧了,环境真是造就人啊。白百合又点了一瓶洋酒,秦子阳陪着肖宵喝,因为白杨老师这两天受风长了风疹不能喝酒,结果两个人喝高兴了,又喝了一瓶,两人都有了醉意,脸也红了,走路也晃起来。结账时花了两千多元,白百合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官二代也是富二代啊。回学校的路上,我们豪放起来,大声的唱着凤凰传奇的“自由飞翔”,连一直眉头紧锁的李圣依也开怀起来,看着李圣依也大声的唱着,我和白百合相视一笑,我们为这个朋友难得一笑而笑

  “哎呀!”兴奋过度,我的脚踩在一个树坑里,崴了,我坐在地上,大家都围过来,白杨老师用手摸摸我的脚踝说:“无大碍,抹点红花油就行了。”

  我站起来想自己走走,可脚不听使唤,白杨老师蹲下来说:“我背你吧?”

  “不用不用!”我拼命摇头,肖宵和秦子阳也说背我,白杨老师说:“你们两个自己能走回去就不错了,白百合李圣依你们负责他们俩,紫丁我负责。”

  我乖乖的让白杨老师背起来,他的头发上残存着洗发水的味道,也掺杂着一种男人的味道,他的背很宽广也很温暖,我有些迷离,好像是在梦境里。

  “白杨老师,你要是太累就放下我。”

  “紫丁,你太轻了,是不是八十多斤?”

  “是的。”

  “早上还锻炼吗,冬天的集训开始了吗?”

  “我已经从校队退出了,我在准备英语的专业考试。”

  “不在校队了,也要坚持锻炼,早上继续跑步吧!”

  我点了点头,不知白杨老师看到了没,总之,崴的脚好了以后,我就开始晨跑了,北方的天亮得越来越晚,早上六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就到学校操场跑步了,操场的人不多,操场边的路灯透过树影,冷冷的照下来,虽然树叶都落了,可是树影婆娑,灯光还是一片昏黄,一个冬天我都坚持跑下来了,因为我在操场上看到了白杨老师的身影,我们还经常照面,有时还能在一起跑一会儿步,我想这才是我坚持下来的理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