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泉中有影ing

第十一章 总裁恋爱了!

泉中有影ing 羊羊宅在家 3805 2019-03-15 11:03:46

  最近,关于总裁恋爱了,这条消息在安氏内部传的沸沸扬扬。

  无论是公司人事前台,茶水间,还是办公室,大家都乐此不疲的讨论着。

  “听说,前几天,总裁一到下班时间,就一个人开车出去了!”

  “他不是和赵小姐订婚了吗,肯定是和她约会去了!”

  “才不是,我听秘书室的人说,订婚宴那天,等到晚上,赵小姐都没出现!”

  听到这话,大家都惊讶不已,感叹,“总裁这么优秀的人,居然被人放了鸽子,还是在订婚宴上!”

  看到大家惊讶的表情,爆出内幕的女孩莫名有些得意,她继续说,语气中带着点神秘,“所以,我敢肯定,总裁一定是有别的女人了!”

  “听说,总裁办公室里,天天都有人送花过去!”另一人插嘴道。

  “天呐,太浪漫了!”

  “那你们说,总裁会不会为了这个女人,跟赵家悔婚?”

  “这可难说,毕竟总裁看起来那么冷酷!”

  茶水间里,女孩们兴致高昂地讨论着,她们情绪激动,说起这些八卦,那比什么都上心。

  “你不是跟秘书室熟吗?去找总裁秘书杨姐打探打探!”

  “对对对!看看对方长什么样子!”

  ……

  此时顶楼的杨姐,正手忙脚乱,忙碌不堪。

  她的办公室跟总裁的办公室是连起来。她的在外面,总裁的在里间。

  本来在总裁身边做事,就需要提起十二分精神,高效率的工作。可最近几天,不少人明里暗里的借着工作,来打探总裁的私生活。

  能调给总裁做秘书,她觉得很荣幸,大家也都羡慕不已。毕竟,能这么近距离接触总裁,是多少职员的梦想。要知道,总裁在安氏,可是明星般的存在。

  可实际工作才发现,总裁对这个岗位的要求有多高。

  她倒是每天能见到总裁了,可她根本就没时间看他。她天天忙的天昏地暗,经常加班。唯一有点安慰的是,工资加了一倍。

  对于她们的打探,天知道,总裁为什么要早下班。天知道,总裁为什么突然喜欢上了鲜花。

  她不是总裁肚子里的蛔虫,她怎么知道!

  她感觉,要是再有人来问,就算是她性格再好,也要炸了。

  她看看紧闭的总裁办公室大门,苦笑。这流言的主人公,倒是过得一如既往,风平浪静,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曾航就是这个时候来到了‘安氏’,他一进安以泉的办公室,就似笑非笑地对他说:“听说,你恋爱了?”

  安以泉看着电脑上的文件,没有搭理他。

  曾航皱眉,这家伙居然没有反驳,看来是真的了,他继续问:“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

  这句话让安以泉的脸沉下来,他瞪了一眼曾航,冷声说:“你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就为了说这些?”

  曾航没在意他冷淡的语气,他都习惯了。

  他眉头紧锁,想了一会,说:“阿泉,我觉得你这个事情,有点麻烦!你可不能这么轻易行动!”

  安以泉听了,嘲讽道:“哦?之前不是你辛苦跑来告诉我的?还特地周到的附上了鉴定报告!”

  曾航笑了,他双手插入休闲裤兜,随意的坐在会客沙发上,“我那不也是关心你嘛!再说,前段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发现一件这么有趣的事情,当然要好好利用!”

  他接着说:“可我后来回去仔细一想,这件事情麻烦大了!”

  说着,他稍稍坐正了些,掰起修长的手指给安以泉举例。

  “且不说你刚刚订婚,这件事情要让八卦媒体知道,直接影响你的声誉!好,就算你不在乎名声,那跟赵家的订婚肯定得吹!那影响的是你跟详恒地产的合作!”

  “就算这些你都不在乎了!那你爷爷那关,恐怕也过不了!”

  安以泉当然知道这些问题,他继续看着电脑文件,平静地说:“这些事情,我自有分寸!”

  曾航了然,安以泉处理这些事情,比自己要有经验的多。

  他顿了顿,不怕死的添了句,“你说说你,在外风流也不知道节制,整出这么大个儿子,不知道安全措施有多重要呀!”

  一份文件精准地向曾航砸过来,被他巧妙的避开。

  曾航整整并未弄乱的衣服,清了清嗓子,正经地说:“我今天来,有件正事!”

  安以泉阴沉着脸,没有搭理他,任曾航坐在沙发上自说自话。

  “曾木头要见你,都在医院装病一个月了!”

  安以泉听到这话,一愣,对于曾航的这个妹妹,曾若雪,他不说喜欢,至少不是讨厌的存在。

  他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她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订婚!”曾航无奈地说。

  安以泉想起最后一次见她,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他知道她喜欢自己,可她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小他11岁,不太亲近的妹妹!

  安以泉说:“那我不去,不是更好一些!”

  曾航叹了口气,说:“我开始也这么想,可现在看看她的样子,倒像是真得相思病了!你去见见她,好话歹话,至少说清楚!”

  安以泉平静地看着文件,像是没听到曾航的话。

  过了一会,他抬手看看手表,打电话让罗文将半个小时后的会议推到了下午,起身对曾航说:“那走吧!”

  安以泉这次的爽快,倒是出乎曾航的意料,他知道他向来不喜欢这种麻烦事。

  他走过去打算给安以泉一个熊抱,感动地说:“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当然,得到了安以泉冷漠地两个字。

  “滚开!”

  刚出办公室,曾航走在安以泉的前方。他背对着门口,对着安以泉,暧昧的问:“你不会真的跟那个女人谈恋爱了吧……”

  话还没说完,他就跟正刚往杨姐桌上放花的苏小影撞个满怀。

  苏小影抱着花,被这么一撞,眼看就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她眼睛一闭,护着宝贵的花,死死不松手。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苏小影睁开眼,她被一个男人侧身抱在了怀里。

  又是他!

  强健有力的臂弯扶住了她的腰。苏小影能感觉到那只手臂透过衣服传过来的热度。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她感觉脸快要烧起来了。她慌乱地站直了身体,退后了好几步,才站稳!

  这一幕让办公桌前的杨秘书看呆了,这是什么俗套偶像剧的情节。

  曾航见她站稳,收回手,问:“苏小姐,你没事吧?”

  苏小影满脸通红,感觉心跳的厉害。她低着头,小声地说了声谢谢。她将花放置在桌上,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甚至一点都没有看到,站在后边的安以泉,途中还差点撞上了楼道口的玻璃门。

  曾航两手一摊,露出无辜的表情,转头对安以泉说:“我有那么可怕吗?你的女人是不是看上我了?”

  他转念一想,又对安以泉道:“不对呀,她怎么会在这里?”

  安以泉没有搭理他,他皱着眉,眼睛紧紧盯着苏小影离去的方向,脸色阴沉的可怕。

  这个女人……

  她该不会,这么多年都愚蠢的以为,那天晚上的男人是曾航吧!

  想到这,他阴沉的脸变得更加可怕,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刚刚的那一幕,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一股异常的愤怒涌上心头。

  呃,他说错话了?曾航看着前面疾走,异常生气的安以泉,不知道他怎么就触到他的逆鳞了!

  出了安氏,安以泉开车,一言不发的走了!曾航的车跟在后面,对着他喊:

  “阿泉,医院往这边!”

  可安以泉早已不见了踪影,留下曾航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安以泉坐在车里,一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车窗上。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样可能!

  十年前,她是夜总会安排给曾航的。那天晚上,很有可能,她根本就以为他是曾航!

  安以泉驱车来到了苏小影住的那栋小楼附近,心里的愤怒终于平息了许多。

  他知道苏小影还没下班,可不知怎的,就开车来到了这里。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那么生气,这种情绪像是控制不住。他在车里呆了一会,想想自己,觉得有些可笑。

  他摇摇头,准备开车赶往医院。路过之前那个广场,安以泉却意外的发现,苏笑坐在广场之前那个位置,正在看书。

  安以泉皱眉,今天是周五,他怎么上午就在这?

  他来到苏笑身边上坐下,“你怎么不去上课!”

  苏笑抬头见来的人是他,并不搭理他,继续看着书本。

  安以泉见他不回答,继续道:“我可还是你的补习老师!你不怕我告诉你妈妈?”

  苏笑听了,终于有了反应。他生气的对安以泉说:“你骗人!”

  “我怎么骗你了?”

  “你答应我晚上教我奥数题,可这几天你都没来!”苏笑嘟嘴,不满地道。

  安以泉听了,算是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了,他说:“我是答应过你,可我没说,教到什么时候!”

  “你!”苏笑生气的说着,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

  这个叔叔,从来不知道让着小孩子。

  “现在该我问你了,你为什么不去上课?”安以泉问。

  “学校今天不上课,组织学生秋游!”苏笑不情愿地回答说。

  “那你怎么不参加?”安以泉继续问。

  “无聊!不想去!”苏笑不在意的说。

  安以泉依旧皱眉,“这是集体活动,你为什么不想去?”他看见石桌上摆放的便当,问:“你妈妈不知道?”

  苏笑点头,显然不想再说这件事,他问安以泉,“你前几天为什么没来?”

  “你为什么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你这是逃课!”安以泉没有理会他的转移话题,冷着脸继续问,语气加重了些。

  许是他的语气真的有些吓到苏笑,苏笑脸上有些怯意,他回答说:

  “我比较喜欢写作业!”

  安以泉皱眉,没有再问。他翻翻苏笑正在看的书,是一本中文版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他的语气稍缓和了些,问:“看得懂吗?”

  苏笑点头,他仰着头看着安以泉,问:“冰块脸叔叔,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可以!”

  “为什么你知道我跟妈妈是谁,却从来不告诉我,你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安以泉沉默了。

  他没有回答,站起来对苏笑说,语气从未有过的温和,“叔叔带你去吃中饭,去不去?”

  苏笑想了想,点点头,“那你不能告诉妈妈,我今天没去秋游!”

  “好!”安以泉答应。

  “但是你得告诉我实话,是不是真的不想去?”安以泉接着说。

  苏笑回答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秋游就是去爬爬山,没什么意思!”

  “那另一个呢?”安以泉问。

  “另一个是,这么无聊的活动还要每人补见200元,我替妈妈省钱呢!”

  “那你怎么跟妈妈和老师说的?”

  “那还不简单,跟妈妈说今天去秋游,学校出钱组织的,跟老师说,今天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打吊针!”苏笑轻松地说着!

  “你妈妈知道你一直这么会撒谎吗?”安以泉刮刮他的小鼻子,问。

  苏笑双手搓搓脸,抬头看着安以泉,脸上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两只大大的眼睛,显得水气汪汪,语气可怜兮兮,说:“我的妈妈相信,他的儿子永远都不会对她撒谎的!”

  安以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