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瑾尊言令

第十五 你这么做,为了什么?

瑾尊言令 韩怂怂 2032 2019-03-15 09:45:11

  小榕到井言家已经是五点多了,井言看着小榕拎了两大袋东西走了进来。

  “你累不累呀,先进来吧,我把这些收拾收拾。”井言说完,就接过小榕手里的东西。

  “那我把酒都拿出来吧!”小榕说道。

  忙了一会儿,井言在桌子摆了上两三个菜,摆着几瓶子的酒。

  “想不到,你还现在会做菜呀!出息了!”小榕有些惊喜地说道。

  “哈哈哈,你还是先尝一尝吧!”井言有些心虚的说道,毕竟是第一次做。

  只见小榕大胆的拿着筷子,尝了一口便吐出来了,“还行吧,就是我吃不惯,我点几个菜去吧!”说着就默默地走开了。

  “有那么难吃吗?”井言说着便尝了一口,的确不是人吃的,迅速地把菜倒掉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有人敲门,小榕迎了上去,把菜拿了进来,夹了一口,细细品尝着,“这才是人吃的吗!”

  井言瞪了她一眼,坐在了她对面。

  “来来来,我给你倒上。”小榕说道,说着拿着井言的酒杯,倒着酒。

  两个人好久没想这样在一起痛快的喝酒了,边喝边聊着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好几瓶下去了。

  小榕又给井言倒了一杯,双手捧着井言的脸,表情有些认真地说道,“井言,你看着我,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井言微愣住,在井言印象中,小榕自信,勇敢,开朗,以前遇见不开心的事喝酒也没见过小榕这样失意过。

  井言挣开了小榕的双手,说道,“好人,超级好,你发生什么事了,公司怎么了,还是和周北?”井言拿起自己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口。

  “都不怎么样,你知道吗?我现在公司的地方怎么得来的吗?”小榕问道。

  井言从小榕进门,就感觉不对劲,前段时间她和周北一直在查神秘人X的下落,没怎么去询问她,后来就知道她知道了地址,举行了开业典礼,试探地问道,“你怎么了?”

  “是商怀瑾!是不是挺可笑的!”小榕回忆道,轻笑着,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无能了。

  那天,她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和租赁人相约见面的地方。

  离很远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榕摘下墨镜仔细看了看,小声嘟囔着,地方没错呀?他怎么在这?

  小榕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走了过去,坐在了韩逸嘉的对面。

  “你怎么在这?怎么不跟着商怀瑾呢?”小榕问道。

  “尹小姐是在关心我的行踪吗?”韩逸嘉说道。

  “关心?呵,可笑!你到底为什么在这!”小榕接着问道。

  “看来尹小姐还是个准时的人!”韩逸嘉看了看手表,说道。

  “你在等我?”小榕有些难以相信的说道,虽说都在一个地方相遇,顶多想到了是碰巧,可这小子居然说在等我?难道?小榕不敢想下去了。

  “你不是在找租赁人吗?”韩逸嘉问道。

  “你是?”小榕试探道,翻了一个白眼,打死也不敢相信居然真的是他。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韩逸嘉喝了一口茶,说道。

  “呵,真没想到是你,你会这么好心?”小榕想到戴老板的事就生气,本来可以好好签合同的,硬生生被他们城傲给搅黄了。

  “准确的说,不是我,是我的老板,商怀瑾,他知道尹小姐最近在找公司地址不容易,想帮你一把?”韩逸嘉一五一十地解释道。

  “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小榕小声嘟囔着,手使劲地搅动着桌子上的咖啡。

  “你说什么?”韩逸嘉问道。

  “我说,那真的谢谢你伟大的商怀瑾,商总了。要不是你们,我也不会这样!”说着小榕拿着包就走了。

  “你可要想清楚,这个价钱在全B市找不到第二家!”韩逸嘉在小榕背后喊道。

  “那后来呢?”井言好奇的问道,心里在打鼓,是不是应该把那件有关X事情告诉小榕呢。

  “我看那个商怀瑾,分明就是打我一巴掌,还给我一个甜枣!”小榕生气地说道。

  “我真的是跑遍了B市所以的地方,真的没有比这个还低的,当时有一点儿后悔,可后来韩逸嘉又找我来了。”小榕说道。

  “你就签了?”井言问道。

  “嗯,那能怎么办,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就给签了,到现在我都记得,他那得意的表情呢!”小榕气鼓鼓的说道,又喝了一杯酒。

  “我看那个商怀瑾真不是什么好人,想这样就让我记住这个人情!”小榕有些委屈的说着。

  井言听着她的话,慢慢陷入的沉思,商怀瑾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吗?

  “你说,商怀瑾先是把我的合同搅黄了,后来又给我找了新的地方,他图什么呀?”小榕说道。

  “可能看你是个人才吧!”井言说道。

  “你知道吗?我听说商怀瑾后来也没有买那块地,真的搞不懂!”小榕接着喝了一口酒说道。

  “喔,是吗?可能那块地有问题呢?”井言说道,他真的没买那块地!

  “问题!?”小榕重复着,能有什么问题呢?没有细想,脑子里都是商怀瑾那个可恶的嘴脸。

  “你知道吗?自从我和他们签了合同,我就感觉我的尊严呀,在他们面前什么都不是了!”小榕说道。

  “别这么说,刚刚不是还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吗?”井言安慰道。

  “那能一样吗?你知道开业典礼吗?”小榕接着说道。

  “是你邀请商怀瑾去的?”井言问道,那是见到他还有些纳闷,现在听小榕这么说,她什么都知道了。

  “是呀!毕竟他现在也算是我的合作人了吧!”小榕委屈巴巴地说道。

  “也许,商怀瑾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呢?”井言试探道。

  “咦?你怎么和周北说同样的话,怎么可能?戴老师的事还没解决清楚呢?”小榕指着井言迷迷糊糊地说道。

  “你都不知道那个狗腿子韩逸嘉那张嘴脸,得意死了!”小榕接着说道。

  “好好好,不说商怀瑾了,说说周北吧!你们怎么了?”井言好奇的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