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元元红

第六十章

元元红 Galahd 2038 2019-05-16 06:53:06

  夜深了,有的人早早入眠,有的人却还在仔细思考着着害人的诡计。

  七宏闭着眼睛,靠坐在梨花木的主位上。昏暗的烛光透过布帘,在他的脸上投下了阴影。

  一旁,师怀正恭敬的立在一旁,仔细的向七宏汇报着,今日在酒楼遇见七令的情况。

  “今日,我听从主人的吩咐与七皇子接触,看见七皇子和王上最近认得相思公主,一同进了酒楼。”

  “嗤,什么相思公主,不过是父王卖给国师的一个面子罢了。”七宏不屑的嗤笑:“这么久都没有册封她的旨意下来,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没什么好在意的。”

  “主人,那七皇子待相思公主有些许不同。”

  “哦?”七宏来了兴致。

  “七皇子带着相思公主,去了他常用的那个包厢。后来芙蓉郡主也来了,发生了些矛盾,七皇子便让相思公主先进了包厢,将芙蓉郡主拒之门外。”

  “有意思。”七宏睁开眼睛,想到玉芙蓉对七令情根深种的模样,眼里满是玩味,心生一计:

  “这芙蓉郡主怎么说也算是我的妹妹,在妹妹心情不好的时候,带她打猎散心,是当哥哥的责任。”

  “自然如此。”师怀认同。

  “那我派你去试探七令的事,他什么反应?”

  “七皇子的态度不善……总之还是请主子多加小心。”

  “哈哈哈哈哈。”七宏哈哈大笑起来。

  “只怕不只是不善吧。”能将七令逼到青山,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七宏对七令的了解。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至善至恶,在七令的眼里,不论何事都有是非对错之分。

  他和七闵都不应该生在皇家,他们俩,一个适合当捕快或浪迹江湖;一个适合从商,揽尽天下钱财。

  可惜运气差了点,生错了地方。

  “总之望主子珍重。”师怀不放心的再次提醒。

  “知道了。”七宏不在意的应付道。

  师怀见七宏不在意的模样,虽着急却无可奈何,只得在心里默默思考着在七宏身边,多加暗卫的事情。

  “好了你先退下吧,吩咐柳一注意芙蓉郡主那里的情况。我需要偶遇一下,我那个表妹了。”七宏说着,又重新靠会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师怀鞠了一躬,后退几步直到门前,这才直起身子,转身离去。

  七宏和师怀在这算计着七令。

  七令这时亦没有入睡。

  令府

  七令坐在亭中,望着皎洁的月亮,梳理着各中关系。

  今日师怀来试探他,便代表了七宏的态度。

  而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怕是已经上了七宏要尽早除去的名单。

  但他本来就是七宏的眼中钉,肉中刺。不过是在七宏要对付的人中,排序前一点,差别不大。

  七令摸着自己腰间的玉佩,思绪万千。

  对付七宏这一事,就够让他头疼上很久。而今天相思的态度,就更像是往他伤口上撒盐。

  如附骨之疽,叫人割舍不下,又受尽酸楚。

  怕是相思要躲上他好一阵子了,自相思出了青山来到这帝都后,他们就没见上过几次面。

  难得的几次,仔细想来,也没多么愉快。

  这可不是七令想要的结果。

  七令皱着眉,眼神飘向远方,不由得叹了口气。

  “想不到你也会为情所困啊。”有人在七令身后,悠哉悠哉的说道。

  七令不用回头,都知道来人肯定是他那个视钱如命的五哥。

  “你怎么来了?”七令避而不谈为情所困这个话题。

  可是七令不谈,七闵却十分想要知道。

  “我今天在路上遇见翠羽这个小姑奶奶了,见她气鼓鼓的,一问才知道,原来她那个好姐姐相思,被一个叫七令的混蛋小子拐走了。”

  七闵说到这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本来想着来讨杯酒,只是看你这眉头紧锁的模样,不用问也知道,不是为情所困又能是什么。”

  七令不说话了,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笑嘻嘻的七闵。

  七闵背后一冷,忙收起了笑意:“诶诶诶,别这样看我,怪冷的。”说着,打了个寒颤。

  “你是来看我热闹的?”七令朝七闵抛去一个危险的眼神。

  “我哪敢啊。”七闵打开扇子扇了扇额角的冷汗,真是吓死个人。

  这失恋的男人啊,就像一个刺猬,逮谁扎谁。

  七闵想着,偷偷撇了七令一眼。

  不对,像豪猪

  一只帅气的豪猪。

  想着,七闵差点被自己的脑补逗的笑出声来,还好他忍住了。

  他努力控制着上扬的嘴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认真一点,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听说你见到师怀了?”

  “看来你的眼线布的蛮密的,这你都知道。”七令不置可否。

  “哪里哪里,这做生意的嘛,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往来,何况你们去的,还是帝都数一数二的酒楼。”七闵认真不了多久,又嬉皮笑脸起来。

  “今天芙蓉郡主在福满堂打伤小二,冲冠一怒为蓝颜的事情,早早就传开了,现在想来明天,那些个世族大家都会知道了。”

  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吧唧嘴,感叹道:“都说这红颜祸水,没成想到你这就变成蓝颜祸水了。”

  “你是来和我聊师怀的,还是来打趣我的?前者,我就请你月下一叙,后者,我就只能请你月下一舞了。”

  “啊?舞什么。”

  “舞剑。”七令说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七闵:“我们一起。”

  那阴森森的样子哪里像是邀他舞剑,分明是想要他的命!

  “哈哈,不合适不合适,我这只带了扇子,没带剑。”七闵尬笑,连连摆手。

  “没关系,我这有剑。”七令难得的善!解!人!意!

  七闵一下子严肃着脸,一撩袍,大步走到七令身旁坐下:“我们还是来聊聊师怀。”

  七令挑眉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七闵,也不意外。顺从的看着他,到想知道整天里不着调的七闵,能说出什么花样。

  七闵这次倒像是认真了,他神情严肃的看向七令,直奔主题的指出:“我觉得,七宏虽要对付你,但他第一个动手的对象,会是玉芙蓉和相思之中的一个。”

  有点意思。

  七令也收回了原来的漫不经心,开始认真听七闵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