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梦缠欢,爱上逃跑小野蛮

第18章 终究,你还是辜负了我

一梦缠欢,爱上逃跑小野蛮 糯娜 2331 2019-03-15 11:30:00

  第二天,叶欢儿起了个早床,给权慕寒留了张纸条后走了。

  权慕寒醒来别提怒气有多大,居然就这么走了,难道就不该给自己解释一下吗?一个月,还有半个月,半个月之后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封逸宇在这个世界上将不复存在。

  权慕寒心情差到了极致,穿戴好后,电话响了,“喂!”

  “咦,声音还是那么冷,你这个样子,那个女的敢跟你哦。哈哈,我今天回国,晚上为我接风哈,玫瑰酒吧不见不散哈,哥几个都去的哈,这一次哥们儿给个面子,都三年没见了,一定要来哦,放心,单独包厢,不会有人打扰的。”欧阳泓柯在电话那边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知道权慕寒不太喜欢酒吧那种地方。

  晚上,权慕寒到包厢的时候,李易珩、欧阳泓柯已经到了。

  “就等你了,老兄。真够给面儿的,不愧是好兄弟。”欧阳泓柯拍拍权慕寒的肩膀。

  不一会儿,苏沐雪也来了,欧阳泓柯赶紧迎了上去,“哈哈,女神来了,越来越漂亮了。”

  “泓柯哥哥说笑了。”苏沐雪走到权慕寒旁边优雅的坐了下来。

  “女神和我们权少,女的美丽大方,男的帅气多金,还真是天生一对。女神这是终于追上权少了?”欧阳泓柯你真嘴欠。

  “闭嘴。”权慕寒一声冷呵。

  苏沐雪本来微微上扬的嘴唇僵住了,欧阳泓柯也不知所以,气氛顿时好尬哦。

  “泓柯,别乱点鸳鸯,我们权少已经有小娇妻了,哈哈。”李易珩赶紧化解一下这个尴尬的局面。

  “什么?权少,你这就不友好了哈,有小娇妻了都不告诉哥们一声。怎么不见你带上嫂子呢?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欧阳泓柯幽怨道。

  “哈哈,嫂子那么漂亮,带来不让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吓跑了。这下好了,你有机会对你女神下手了。”李易珩调侃道。

  欧阳泓柯偷偷撇了一眼女神,苏沐雪脸黑了一大半。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今天晚上不醉不归,干。”欧阳泓柯举起了酒杯。

  权慕寒因为心情不好,又想起那些照片,还有叶欢儿的不解释,他真的好气好气。他也想好好放纵一回自己,也许喝醉了醒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封逸宇为叶欢儿请的世界顶级脑科医生皮特斯基已经到A市了,这是叶欢儿早起匆匆离开的原因,之所以没告诉权慕寒,是不想让他担心。

  她想:忘记了小时候的事,又忘记绑架自己的人,既然接二连三的发生失忆的事,说不定自己真的有什么不治之症,她真的很怕死。但是,如果真有什么隐患的绝症,她更不想连累权慕寒。他那么优秀的男人,一定要有一个能陪他一辈子的人。

  做完一系列检查以后,皮特斯基说:“欢儿小姐,应该是小时候受过重大刺激,那时候的承受能力有限,所以才会选择忘记。”

  “那我上次被绑架,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他们的样子?如果这也是刺激的话,我应该连整件事情都忘记的啊。”叶欢儿疑惑。

  “哦,通过检查数据来看,你的体内有一种近期才摄入的不明药物,我想应该与此药有关。”

  “有什么办法能恢复之前的记忆吗?”封逸宇担忧地问。

  “这个我得再观察一段时间,我会定期为欢儿小姐做检查,好好研究研究。相信以我的能力,一年内一定会让欢儿小姐恢复记忆的。”

  “皮特医生,我没有什么隐患的不治之症吧?那个药会要我的命吗?”叶欢儿忐忑不安。她不想和权慕寒分开,她想跟他过一辈子。

  “呵呵,放心吧,只是失忆,不会危及到生命的。据我观察,那药的研制还没完全成功,所以在你体内的药性在慢慢减小,也许当你遇见他们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来的。”

  “不会死,那就好!”叶欢儿松了口气。

  叶欢儿跟皮特医生和封逸宇道别后回学校上课了。这几天宁小小又不知道跑哪去逍遥了,八成又出国看哪个外国小哥哥的演唱会了,毕竟她的梦想就是嫁给外国小鲜肉。不一会儿,宁小小果然发消息来了,“欢儿,我去看我家老公了,过几天见,给你带好吃的回来,不要太想我哦!”

  叶欢儿上课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想着快点见到权慕寒,把这些事都告诉他。给他发了消息:今天晚上我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哦,记得在家里等我哦!

  可是没有等到回信,估计是在忙吧。

  晚上最后一节课上完后,叶欢儿以风一样的速度跑出校门,打车去了青墨亭。

  从学校到青墨亭有一段距离,叶欢儿在车上的一个多小时,叶欢儿即激动不已。她想如果权慕寒知道封逸宇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他会是什么表情呢?知道自己能陪他一辈子会不会和她一样激动?

  叶欢儿到达别墅后,打开门静悄悄的,叶欢儿打开灯没有看到权慕寒,又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个消息,依旧没有回。应该是还在忙吧。

  叶欢儿在沙发上无聊的盯着手机。突然想起来,他忙这么晚应该还没有吃饭吧,于是跑进厨房哼着歌,开心地做起饭来。

  可是等饭菜都热了好几遍了,权慕寒也没有回来。都十二点了,叶欢儿不禁有点不安,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于是给权慕寒打了电话,打了很多次都是关机。

  叶欢儿夺门而出,去了天御集团,可是这个点都已经下班了。天御集团一个人都没有。

  叶欢儿无助的走在街上,任风吹打自己的脸庞,难道他不要自己了吗?

  “叮”,叶欢儿手机想了,他回消息了,叶欢儿破天荒的拿出手机,可是映入眼帘的是权慕寒裸着上身和别的女人暧昧的图片。

  那个女人居然是苏沐雪,那不是自己追了多年的女神吗?为什么会这样?

  叶欢儿瘫坐在了地上,心一阵阵疼,任眼泪放肆的流。上天也许感受到了叶欢儿的悲哀,也开始流下同情的泪。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叮”,手机又响了,“离开他吧,我跟他已经在一起五年了,他跟你只是玩玩而已,你就别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小野草始终是小野草。而且我自己怀孕了,我们就要结婚了。识趣点,你别在对寒抱有任何幻想。”

  还有一段暧昧的录音:“小妖精,你今晚真迷人。”那是权慕寒的声音,叶欢儿在熟悉不过。

  叶欢儿只感觉五雷轰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真以为他甜言蜜语的欺骗是一生无悔的承诺。如果此刻能失忆多好,如果能忘记权慕寒多好。

  “终究,你还是辜负了我。”叶欢儿踏着有气无力的步子自嘲道。爱情,不过半个月,就把自己伤成了这个样子。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像一副丢了灵魂的躯壳,不知道自己将要走到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