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25.生活如此多娇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30 2019-05-26 21:00:00

  莫昌建的举动,又让村民们感到惶恐了。

  其实,在莫昌建说出事情真相的时候,就已经有许多村民们都动摇了,再加上徐仁义的话,村民们其实都已经知道,大抵是大家伙儿误会了村长一家了。

  可是事情搞得这么大,大家又怎么拉的下脸来呢?

  “大将军,使不得!”徐仁义惶恐地说道。

  “这件事确实是朝廷思虑不周了,因此,朝廷也真心想为想起们解决这一难题。这就是我今日给大伙儿的第二个交代。”

  莫昌建深吸一口气,“往后,由威虎营以正当价格,收购阳海村中所有水果!”

  最终,这一场集会,在全村村民半带着震惊的惊喜中结束。

  集会结束后,徐红安才从一旁的民屋中走出来。

  虽然只是短短三日不见,但是莫之初却觉得徐村长这三日来,莫名苍老了许多。

  徐红安走到莫昌建面前,深深一揖:“多谢大将军!”

  莫昌建赶紧托住他:“昌建所为不及村长万分之一,村长何以言谢?”

  徐红安并没有回莫昌建的话,只是半百的老人,红红的眼眶在诉说着一切的心酸和满足。

  集会结束后,不知为何,徐仁义却一直站在一旁未曾离去。

  此时见徐红安来了,徐仁义皱着眉头走了上去。

  他深深地看了徐红安一眼,半晌,恭敬地跪在地上:“是我先前不知村长大义,误会了村长,还望村长莫怪!”

  徐红安赶紧搀起了这个年轻人:“你没有做错,要怪只怪我早前没有和乡亲们说清楚。”

  两人平静地交谈着,解开了那些一直藏在心里的误会。

  莫昌建见两人误会解除了,也很是高兴,便上前笑笑说道:“二位能解开误会是最好了,徐村长,关于协议之事,我想咱们往后还有许多事情可以谈。”

  没想到徐红安却摇了摇头:“经过这一次,老头子也知道了,村子里总是辈有才人出,老头子也该退位了。”

  徐仁义有些紧张:“村长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还在责怪仁义?”

  徐红安摇摇头,和蔼地笑着:“老头子老了,仁义呀,老夫看来,你就很适合来做这个村长。”

  徐仁义显然没想到,徐红安会说出这样的话,下意识就拒绝道:

  “不!村长,您为村子付出了这么多,我早先还误会您……”

  “孩子,老夫是见你有这才能,才想让你接手村长之位的。你有一颗热忱之心,老夫很高兴。老夫也年事已高,是时候将村子交给下一代了。”

  徐红安说着,就看向莫昌建:“往后的事宜,还请大将军和这孩子谈吧。”

  莫昌建看着徐红安良久,才回道:“如此,便听村长的了。”

  最终,这件突发之事便在莫昌建和徐仁义的诸多次协商中,顺利解决了。

  这天午后,莫之初被红婆请到了家里做客。

  莫之初在厨房里吃着红婆做的小点心。

  这些点心和之前莫之初在宫里吃到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带着浓浓的阳海村的气息,莫之初很喜欢。

  见孩子吃得开心,红婆和蔼地摸摸莫之初毛茸茸的脑袋:“这次也要多谢小公子了。”

  莫之初不好意思地笑笑:“红婆奶奶客气了~初儿什么都没做。”

  “咱们夫妻俩的故事,是你告诉大将军的吧?若不是这样,想来大将军也是不会相信咱们的吧。”

  如是说着,红婆又似想起些什么来,问道:“不过,小公子为何当初那么相信奶奶呢?万一乡亲们说的是真的呢?”

  莫之初喝了口水,转而说道:“因为若是村长爷爷真想搜刮民脂,怎么会对村子里的一草一木那么了解呢?

  奶奶还记得吗?我来的那一日路上,奶奶和爹爹说了好多村子里的事儿呢。

  还有村长爷爷,光是听爹爹说的,便知道那桃树是谁家的了,若不是真的很爱这个村子,一定不会了解地这样清楚吧?”

  说罢,莫之初又伸手抓了一块小点心。

  红婆神色复杂地看了莫之初半晌,才笑笑说了一句:“是啊……”

  这日一回到威虎营,莫昌建就把沈宏伯叫进了自己的营房,一副誓死要问出是谁给他出了点子的样子。

  可是沈宏伯一直到最后都坚持,是他自己想的法子。

  也是,其实也是没有人教他怎么做。

  只不过是赵默恰到好处地在他面前提了一句,怎么最近京中的东西价钱这么高,也不知道别的地方都是些什么价钱。

  仅此而已。

  ……

  阳海村一事之后,莫之初时常发现,自家老父亲总用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眼神打量着她,看得她头皮发麻。

  这一天,莫之初扎马步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老父亲的眼神,径直身子往后一倒,一屁股坐在了营地上。

  莫昌建吓了一跳,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却只看到莫之初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他。

  莫昌建立刻摆正脸色:“莫之初!你就是这样扎马步的?!”

  莫之初气鼓鼓地说道:“您一直盯着我看,这马步我扎不下去!”

  “嘶……”莫昌建被噎得倒吸一口气:“扎不下去就直说!还怪在我头上了!”

  莫之初眼神委委屈屈:“那您最近总是盯着我看做什么……凶神恶煞的……”

  被女儿形容为凶神恶煞的老父亲,不知道一颗破碎的心该从哪儿捡起。

  莫昌建上前把女儿从地上拉起来,帮她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问道:“收购水果一事,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莫之初毫不犹豫:“不是!”

  “嗯?”

  “您看,我说是吧,您又不信,我现在说不是了,您还不信,爹爹,您就说,您想听什么答案,我说给您听!”

  “……”

  得,威武的荣威大将军被气走了,往后大半个月都没来过兵器场。

  留下莫之初,在兵器场和一众师兄,相处万分融洽。

  吃着赵默准备的饭菜,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完了跟着沈宏伯练练武,享受享受来自武教头的表扬,顺便看看师兄们被武教头训。

  生活如此多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