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22.那你说该怎么办?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50 2019-05-25 09:00:00

  莫之初刚这样想着,就看见徐仁义从主屋里走了出来。

  莫昌建跟着他,认真地说道:“徐兄弟的意思,我都明白了,只是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徐兄弟若是信得过我,不如给我三日时间,我定给村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如何?”

  徐仁义定定地看着莫昌建,半晌笑着拍拍莫昌建的肩膀:“咱们自然是相信大将军的。那好!便依大将军所说,三日!三日后静待将军的好消息!”

  说着,徐仁义转身便要走。

  经过厨房时,徐仁义看了一眼站在厨房门口的红婆,狠狠地瞪了红婆一眼,冷哼一声走了。

  红婆紧张地走到莫昌建身边:“将军,我家老头子可怎么办哪?”

  莫昌建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放心,徐村长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莫昌建一脸沉重地走回主屋,红婆也不去打扰他,叹了口气,走回到厨房去了。

  莫之初看看红婆落魄的背影,又看看自家老父亲为难的样子,赶紧迈着小短腿往主屋去了。

  莫之初爬到老父亲腿上,眨巴着大眼睛问道:“爹爹,那个乡亲说什么了?”

  莫昌建看了莫之初一眼,沉默不语。

  莫之初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转而又去看看站在一边的沈宏伯,只见沈宏伯也是一脸痛心又沉痛的样子。

  “是不是那个乡亲说,红婆在他们生活困难的时候,占着村里最赚钱的几个摊子不放,还在这种时候,涨了价钱,中饱私囊?”莫之初朗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

  莫之初看了看此时门外还能看到的火光,“他们前面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是啊,我没想到,这村长夫妻看着挺和善的,竟是这样的人。”莫昌建有些气愤。

  沈宏伯听了莫昌建的话,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张张嘴,又闭上了。

  “可是,事情若是不是那个乡亲说的那样呢?”

  莫昌建扭头打量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没好气地问道:“你又知道什么了?”

  莫之初嘿嘿一笑:“自然是您不知道的了~”

  莫昌建看着她有些嘚瑟的样子,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你早前说有话说,就是这件事?”

  莫之初点点头,说道:“那个乡亲说的也是实话,可是他说的都只是表象。”

  “哦?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之初当即把方才从红婆那儿听到的话告诉了莫昌建,莫昌建听了之后却是陷入了沉默中。

  “要我说啊,这件事两方都没错,真正有错的,是朝廷……啊!”

  莫之初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又被赏了颗栗子,继而就听到莫昌建说:“你还真当童言无忌呢!说话也没个数!”

  莫之初抱着脑袋,一脸委屈:“本来就是嘛!朝廷要征地,要给百姓换个住所也不先考察考察,随便整个犄角旮旯就把老百姓扔过去了。这件事多亏了有徐村长,要不然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儿呢!

  朝廷只要一张圣旨的事儿,就不管百姓的生活了。这些年要不是徐村长暗中补贴,这些百姓们可怎么生活?现在村长也补贴不起了,矛盾爆发了吧……”

  莫昌建听着莫之初的抱怨,不得不说,话糙理不糙。

  当年朝廷看中了阳海山的地理位置,便一张圣旨就把村民们赶下了山,但是朝廷从来没想过,那个地方适不适合百姓生活,百姓们搬离之后又要怎么办。

  眼下这件事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可是又该怎么办呢?

  莫昌建看着一旁噘着嘴的莫之初,鬼使神差地就问了句:“既然你看得这么透彻,那你说说该怎么办?”

  莫之初听了老父亲的话,傲娇地转头冷哼一声:“哼!世界上没有童言无忌,我要说话有个数!”

  莫昌建一听,愣了一下,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臭丫头原来还是个记仇的呢?

  “是爹爹话说过了,那你说说该怎么办?”

  莫之初抬眼看看认错态度诚恳的老父亲,又把眼神收回来,抱着自己的肉胳膊说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什么意思?”

  这话问得莫之初一愣,半晌挠着头说:“我再想想……”

  莫昌建看着莫之初一脸纠结的样子,觉得自己也是挺奇怪的。

  这种事儿,问一个孩子能问出什么结果来?

  没过一会儿,徐红安就被送回来了。

  莫昌建上前安慰了他一番,还表示这件事他一定会管的,和徐红安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带着莫之初和沈宏伯回威虎营了。

  这件事还真不是像村民所说的,光是惩罚一对村长夫妻就能解决的。

  他方才也问了,村口摊子上的东西,确实比外面便宜了很多,这一点就足以看出,红婆所言不假。

  但是如果只是补贴银子这么简单,朝廷总不能一直养着一整个阳海村吧?

  说到底,阳海村交通不便还是问题的根源。看样子,得想想办法了……

  这一晚,莫昌建回到将军府后,一直思考到深夜。

  而威虎营,莫之初营房里的蜡烛,也是亮到了深夜。

  赵默自己去练习青阳功法回来时,便看到莫之初房里的蜡烛还亮着。

  赵默悄悄地去准备了些宵夜回来,敲响了莫之初营房的门。

  没想到今天莫之初居然没有问来人是谁,直接就说了句:“进来!”

  闻言,赵默便端着夜宵,推门进去了。

  只见莫之初正埋头在桌前,看着一张地形图,连头都不抬一下。

  “初儿?”

  莫之初仿佛闻到了什么好吃的味道,这才抬起头来,发现了站在一边的赵默。

  “哇!有吃的!”

  莫之初一挥手,就在桌上空出了一角,让赵默把东西放下。

  今晚事情发生地突然,都不说她今晚吃的好不好,因为有事缠绕,晚膳时她都有些积食。

  眼下到了深夜,倒是饿了。没想到正饿的时候,就有赵默这么贴心的小伙伴,送吃的来了。

  赵默看看莫之初食指大动的样子,觉得奇怪:“怎么?初儿今日没有用晚膳吗?”

  莫之初一边吃一边摇摇头:“吃了吃了。不过晚膳时发生了一些事儿,没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